第三十二章 斯文的老熟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二章 斯文的老熟人

    我琢磨起来,也就没急着跟鸭子回话。一看书  w ww·1kanshu·

    鸭子等了一会,又忍不住追问,“咱们的四个人都围在泰姬宫外面呢,接下来是等?还是也去里面打听下消息?”

    我让鸭子来个二对二的原则,两个人去里面,两个人继续守在外面。

    我和胡子也不再耽误,这就往泰姬宫赶去。

    这泰姬宫的规模倒是很大,而且是一个独立的四层小楼,挨着一个小区。

    我俩先跟鸭子汇合,鸭子很会找地方,他正躲在泰姬宫正门附近的一个小广场内。

    这小广场还有个小亭子,这大半夜的,鸭子坐在亭子内,也不怎么显眼。

    鸭子看到我俩后,他还特意举了举双手。他左手拿着一个对讲机,右手拿着类似对讲机的一个设备。

    我发现这帮线人用的家伙事又升级了,至少我和胡子看着这设备,都有些眼生。

    鸭子解释,说这是接收器,刚刚潜入泰姬宫的两个线人,都带着小型监听器呢。

    他又一掏兜,拿出一枚戒指。

    我和胡子手上也都带着戒指,但我俩的戒指,是开启潘多拉魔盒的钥匙,而鸭子手里的戒指,功能相对简单,就是小型的监听器,外加还有扩音的功能。

    鸭子当场对我俩示范一番,尤其这枚戒指上的假钻还是能拧能调节的,随着角度的不一样,它监听和扩音的方向也会变。

    胡子先啧啧几声,说科技真是个学问,这戒指很牛掰。

    我赞同的点点头。我们仨也没再选地方,就以这个亭子为根据地,我们一起听着接收器里传来的声音。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

    潜入的那两个线人,很给力,手上戴着监听戒指,耳中塞着黄豆粒耳机,他俩冒充洗澡的客人,很快接近了三足金蟾。

    按他俩汇报的,三足金蟾和刚子很有闲情逸致,正一起泡澡呢。

    他俩还调整着监听戒指的角度,最后我们通过接收器,能隐隐听到三足金蟾和刚子的对话。

    刚子拿出一副打溜须的架势,对三足金蟾一口一个蟾爷的称呼着,他还嘿嘿坏笑着,让蟾爷好好泡一泡,一会他会找几个新入行的小妹,让蟾爷尝尝鲜。

    而那个蟾爷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劲儿没过呢,他倒是特爱吐槽。

    按三足金蟾说的,这就是哈市最好的洗浴中心?看样子也不过如此嘛,而且还不如江州那些不入流的澡堂子呢。

    三足金蟾也反复嘱咐刚子,一会一定用心挑,别最后选的小妹跟村姑似的,那还怎么让他这个蟾爷施展?

    刚子连连说是,三足金蟾最后又问刚子,“能弄到‘威哥’不?给我准备两粒。”

    我听到这,说实话,打心里很失望,因为这都不是啥重要消息。而胡子听到威哥的字眼后,他倒是嘘了一声。

    他还特意抖了几下腿,跳了一段舞。

    他这举动把我和鸭子都弄得一愣。胡子又解释几句,说三足金蟾老了,跟那个尼古拉斯舞哥一样,明显那根棒子都快萎靡了,还琢磨什么男女之间的事?

    我和鸭子只是笑笑,而且被胡子偶尔这么一打岔,我们也没觉得太枯燥。

    等到了三点左右,我看着时间,又听着接收器里传来那些片刀队成员之间的无聊对话,我都几乎快放弃了。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让那两个线人撤出来,然后跟他们结账。

    这时有个出租车从远处出现了,它直奔泰姬宫门口。

    凌晨三点,这个时间段,几乎没人能来洗澡。我对这个出租车又起了疑心。

    正巧鸭子的摩托车后备箱里有小型望远镜,而且摩托就停在亭子外。

    我把望远镜取了过来,还借着它观望。

    这出租车停到正门,很快从里面走下一个人。

    我对这人有印象,他微胖,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但操蛋的是,一时间我又记不住他是谁。

    胡子趁空也把望远镜接过去,他也看了看。

    但等他看的时候,只能望到这人的背影了。

    我皱着眉头想着,而且我也让鸭子给潜入的线人下命令,让他们抽出一个人,专门盯着新来洗澡的这个胖子。

    很快的,潜入的线人汇报,说这胖子竟然跟三足金蟾汇合了,还一起进了一个包房,另外也有片刀队的成员守在包房门口,不让外人接近,所以这么一来,我们没法监听到包房内的谈话内容了。

    胡子对这胖子有点想法,他还跟我念叨几句。而我很郁闷,无论怎么想,也记不起这胖子是谁。

    没多久,潜入线人汇报,说那胖子从包房内走出来了,而且看样子,这胖子一脸挂着喜逐颜开的表情。

    胡子听到这,跟我吐槽一句,说这胖子这么开心,难不成也分到了方皓钰的宝藏?

    我被方皓钰的字眼一刺激,脑袋里嗡了一声。

    我对胡子说,“黄医生!没错,就是他!”

    胡子稍微一愣,随后他又拿出诧异样,反问我,“管方皓钰的那个医生?”

    我点点头。

    我承认,到目前为止,我脑子里乱套了,这一晚上,又是三足金蟾又是黄医生的,他们这些互相间本来没有联系的人,竟然陆续出现了。

    我不知道他们在之前到底认不认识?而且他们到底打着什么算盘?但有一点我能肯定,这些人肯定跟方皓钰的宝藏有关联。

    有一个潜入的线人依旧跟踪黄医生,他又跟我们汇报,说黄医生正在穿衣服,似乎要离开。

    我对黄医生的兴趣很大,我想找机会跟黄医生好好聊聊,甚至问问话。

    我借着望远镜,打量整个泰姬宫的门口。

    正好还有一辆出租车守在那里。

    我让鸭子继续躲在亭子里监听,而我又跟胡子一起,向这出租车赶去。

    现在这时间,出租司机也有些打蔫,他原本正无聊的坐在车内,听着广播呢。

    我和胡子直接钻到出租车内,我坐在后车座,胡子坐到了副驾驶。

    我俩的到来,也让司机有些懵,因为我俩不是从泰姬宫里走出来的。

    他盯着我俩,似乎想问什么,但又犹豫着,没开口。

    我从兜里拿出一张票子,拍在空车牌的下面,我还跟司机说,“赶时间,去市医院!”

    司机盯着那个票子,尤其我提到了市医院的字眼,他以为我俩真有啥急事呢,他没再瞎合计。

    他快速的把车开出去,但我打心里品着,等离开泰姬宫没多远呢。我又喊了声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