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老宅逼问-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四章 老宅逼问

    我印象中,这栋楼是个危楼,整栋楼所剩无几的几户居民,也早就撤走了。    要看书 w ww·1kanshu·

    我下车后,扭头看了看,胡子的摩托刚刚经过一个拐弯,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

    我对他摆摆手,之后我绕到副驾驶位旁边。我一边开车门,一边扶着黄医生说,“老哥,到家了,来,我扶你上楼吧。”

    这黄医生随意的睁了睁眼睛,但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根本看不清什么。他也没啥警惕心,应了一声,就被我弄下车了。

    我扶着他,一起走到单元门内。

    整个楼道里的光线很暗,只有一个黄灯泡子照明。

    黄医生看着这环境,他咦了一声,念叨说,“这不是我家。”

    我本来还想继续诓他。我又好言好语的说,“怎么不是?老哥上楼。”

    但他猛地精神了,还盯着我,反问,“你要干嘛?”

    我打心里叹了口气,我心说人嘛,有时候得难得糊涂才行,而且既然诓不下去了,我也不再客气。

    我对着黄医生的脖颈,拿捏尺度的打了一拳。

    黄医生也不是武把子,更没啥这方面的防身经验,他闷哼一声,俩眼上翻。

    我盯着黄医生,也准备扶他一把,让他别摔到。

    没想到他脸突然一红,脖子还一抖一抖的。

    我冷不丁想到了硬气功,尤其之前老巴就有过类似的举动,但我也不笨,知道此抖非彼抖。

    我有个很不好的猜测,也亏得我及时一躲。

    黄医生咧开大嘴,哇哇的吐上了。壹  看书  w ww·1kanshu·而且他吐得东西,几乎全是酒。

    那股怪味把我熏得。我在旁品着,等黄医生吐得差不多了。尤其他又扭头看我时,我果断的再打一拳。

    黄医生这次胃里也空了,想吐也没东西了。他身体一软。

    我就势把他架住。我还扭头往单元门外看。

    这时那司机已经回到出租车上,这爷们倒是挺乖,对单元门里发生的事,选择不闻不问。

    他立刻开车走人,很快胡子独自跑了进来。

    我对胡子喂了一声,他凑过来,我俩一左一右的架着黄医生。

    胡子问我,“去哪?”

    我抬头对胡子示意一番。

    我俩又带着黄医生,一起往上走。原本我想的挺不错,心说我俩架着这胖子,他腿上只要再能用一点点劲,我俩就不累了。

    谁知道黄医生晕的跟死猪一样,双腿更是软的跟面条似的。

    我和胡子这么架着他,反倒特别累,最后胡子骂咧一句,他直接把黄医生背了起来。

    我们一直走到四楼,这期间我还品着,这里的楼梯都忽颤忽颤的,但好在我俩没遇到危险。

    另外四楼东屋的入户门是开着的。

    我先进里面看了看,原住户早就搬走了,而且整个屋内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厅里只剩下一个瘸了腿的沙发。

    我和胡子一起,把黄医生放在这沙发上。

    胡子稍微深呼吸几口,看得出来,刚刚背这胖子,胡子没少挨累。

    我撇下胡子和黄医生,又去这老宅的厨房转悠一番。

    这里有水龙头,角落里还有一个空了的矿泉水瓶。

    我把水瓶捡起来,对着水龙头,接了满满一下子水。

    我发现这里的水也很差,微微有股子屎臭味。

    我怀疑是不是供水管道出了啥问题,很可能管道漏了,整个管道内的水都被污水污染了啥的。

    但我又不是自来水公司的,懒着管这些小问题。

    我举着水瓶,等回到厅里时,我发现胡子把黄医生的外衣脱了,还把外衣撕成一条一条的,而且胡子用这种“绳子”,把黄医生的双手双脚都捆的结结实实。

    我又对着黄医生,把这一瓶“臭水”对准他迎头浇下。

    刚开始黄医生没反应,但渐渐地,他难受的哆嗦起来,最后他睁开眼睛时,还念叨说,“冻、冻死我了!”

    我跟胡子并排站在他面前,而且我俩都冷冷的看着这一幕。

    黄医生盯着我俩,突然间他反应过来了。他试着要站起来,问题是他被绑着呢。

    他挣扎几下后,急的扯嗓子大喊,“救命!来人啊!”

    胡子突然呵呵笑了,随后他也尖着嗓子喊救命,尤其胡子的嗓门,比黄医生还大。

    黄医生被胡子这举动一弄,他又不叫了。

    我跟黄医生说,“你大喊救命,有意思么?”

    黄医生明白点啥,他带着一股被吓到的样子,反问我俩,“你们什么人?”

    胡子一摸兜,拿出一个小充电器。

    我本来一愣,心说这货的兜里怎么带着这玩意?但又一琢磨,我懂了。

    胡子一定是在之前离开时,买了手机,这充电器也应该是跟手机一起得到的。

    胡子特意抻了抻跟充电器连带的胶皮线。他尖着嗓子问黄医生,“认识这个么?”

    黄医生点点头,回答说,“充电器!”

    胡子对这回答很不满意,他呸了一声,又解释说,“可别小瞧这玩意,知道么?这胶皮线带着弹性,我用它勒你,你绝对会史无前例的嗨一嗨。”

    黄医生脸色一变,而胡子又凑到黄医生的身后,把胶皮线对着黄医生的脖子绕了一圈。

    胡子吹了声哨,这一刻他还双手加劲。

    黄医生整个人都被连带的往后一绷,他的脸也红的吓人。

    他嘴里呃、呃着,甚至舌头还伸出来一小节,那上面都挂着很黏的哈喇子。

    要是一般人像胡子这么做,我或许会立刻拦着他,但我知道胡子有分寸,甚至我也敢肯定,胡子是想吓唬吓唬黄医生,也只有黄医生真的害怕了,我和胡子一会才能好好问话。

    我耐着性子等着。这么持续了十几秒钟,胡子猛地松手。

    黄医生猛咳一番,而且边咳他还边贪婪的呼吸着。

    我蹲在黄医生面前,还伸手对着他的眼框摸了摸,又摸了摸他的耳洞和咽喉部位。

    这都是让人很敏感的地方,黄医生拿出一副被吓到的恐惧样儿。

    他说话声调也有点走音了。他结结巴巴的问我,“你、你想做什么?别乱来,有事好商量,好商量……”

    我跟胡子互相看了看。

    胡子对我偷偷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咱们可以问话了。

    但我还不满足,而且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主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