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目标是他-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五章 目标是他

    我又往黄医生面前凑了凑,而且蹲在他面前,我点了根烟。一 看书   ·1kanshu·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其实抽烟只是其次,更主要的,是我想冷冷的盯着他。

    我这人,天生不够那么冷血,所以我怕干巴巴这么盯着,我自己会不习惯,所以借着吸烟,也能让自己别多想。

    黄医生跟我对视了一小会儿,他心里压力原本就不小,这一次再被我这么凶兽一般的一盯,他有些扛不住了。

    他脑门呼呼往外冒汗,甚至他都不敢跟我正视了。

    我问他,“知道片刀队么?”随后我又故意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说,“对哈,你刚跟片刀队的老大瑶姐见面,你怎么能不知道这个团伙呢?”

    黄医生似乎有什么想法。他猛抬头,支支吾吾的说,“你、你怎么知道?”

    我不理他,甚至冷笑起来,又问,“跟我说说,你对片刀队是什么印象?”

    黄医生卡壳了,没急着回答我。

    胡子拿出催促的样子,对着黄医生的脑袋狠狠推了一下,还喝道,“你个老家伙,问你话呢,你快点回答,不然……”

    胡子把手掌举起来,做成一个刀状,他又对着黄医生的胸口,比划的切了一下。

    黄医生难受的扭了扭身体,这么一来,他也不敢沉默了。他巴拉巴拉说了一顿。

    我能品出来,他说的很中性,对片刀队既没称赞也没褒贬。我暗道一句,真是个老滑头,他在没摸清我俩底细前,倒也不敢得罪片刀队。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

    我等他彻底说完后,我又补充几句,那意思,外人看来,片刀队成员都是十多岁的少年,他们钻法律的空子,可以犯罪和砍人,但外人真都是傻子,他们也不细想想,十多岁的孩子而已,无论从力量和经验来看,都不成熟,就他们这样的,能好好的砍人么?

    黄医生一定事先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他突然一愣。

    我继续说,“其实瑶姐这个片刀队,还有四个狠角儿的存在,这四人都是老家伙,但很熟悉刀,由他们出面,去撂倒一个人的话,简直是小儿科,问题是他们总不能因此被抓吧?所以瑶姐才想到了少年,让那些不懂世事的少年去顶罪。至于这四人,其中的两个……”

    说到这,我看了看胡子,又看了看自己。

    黄医生诧异的越发明显,但很快的,他表情一变。

    他拿出一副既崩溃又疯狂的架势,他晃悠着身体,拿出使劲往我面前凑的架势,他还大喊说,“艹的,她真就是个瑶子、婊子!她不地道,利用完我后,又出不起钱,想用这法子让我消失是不是?”

    我发现一个人在疯狂时,确实有些蛮劲。黄医生在这种挣扎下,绑在双手双脚的布条处传来嗤嗤的响声,它们有被撕裂的架势。

    我急忙狠狠推了一下,让黄医生又狠狠的靠回沙发内,至于胡子,他凑到黄医生的身后,还一伸手,用小臂勒住黄医生的脖子。

    胡子还提醒黄医生,“爷们,最好冷静和老实一些,不然,我会让你再嗨一嗨。”

    黄医生哇、哇的乱叫起来。其实他也好像说着什么,问题是我听不太清。

    我本来不想对他动武,但有时候,不用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对准他的脸,狠狠抽了一个嘴巴。

    那一声响很大,黄医生右脸颊也立刻红了一片。

    黄医生似乎不知道疼,他还要喊着。我不给他乱嘀咕的机会,又举起巴掌,狠狠扇了过去。

    前前后后的,我总共抽了他三次。

    黄医生最后老实了,也拿出蔫头巴脑的架势。

    我其实也没好过到哪去,因为我发现这爷们的脸皮挺厚,这并不夸张,是实实在在的厚,尤其我扇完他,我的手掌都隐隐有点疼。

    我特意把手背过去,还偷偷来回捏了几下。

    我给他几秒钟,让他能缓一缓。之后我说,“老哥,你太小瞧瑶姐了。瑶姐这人办事最靠谱和地道,但话说回来,她也恨不仁不义之人,最怕遇到不仁不义之辈。所以,咱们言归正传,你别管那么多,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而且只要你没做背信弃义的事,也只要如实回答,你就保准没事,懂么?”

    黄医生有些木纳,这跟他目前的精神状态有关,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我让他详细说一说,瑶姐都交代他什么事了,而且他到底是怎么做的。

    黄医生拿出一副思考的架势,胡子看到这,腾出一只手,对着黄医生的耳肚用力捏了上去。

    别看耳肚不是什么太敏感的部位,但这么一捏也很疼。

    黄医生忍不住一呲牙,胡子提醒说,“快点说,想个屁啊!”

    黄医生一句接着一句的念叨起来。

    按他说的,他用了两天时间,把精神病院有几个关键地方的门禁卡和门钥匙都弄到了,而且是偷偷配的。

    我听到这,打心里直犯懵。我心说他配钥匙做什么?尤其还是精神病院的钥匙。

    而自然而然的,我想到了方皓钰。我因此心头一紧,也敢肯定,黄医生这举动,一定跟方皓钰本人有什么联系。

    黄医生又往下说,他在今晚十点,准时去了凯伦咖啡,还把钥匙给了癞子。

    胡子突然念叨句,“癞子?”

    这引起黄医生的诧异,而我细品着癞子这俩字。我倒是有点耳熟,好像刚子跟我提到过。

    我和胡子都不知道这癞子是做什么的。我为了不让黄医生多想和起疑,我突然插话,提醒他说,“这里面有问题,而且瑶姐刚刚听到消息,你配钥匙这事,被外人知道了。”

    黄医生喊了句不可能,他还补充说,他身为精神院的工作人员,配个钥匙和门禁卡而已,很方便也很容易,他怎么可能把这事说给其他人听呢?

    我和胡子没接话,而且我俩都陷入到沉思当中。

    黄医生看我俩如此态度不明,他反倒有点慌了。他又自行想了一番,突然间,他哦了一声,又强调说,“一定是癞子,别看瑶姐说他是得力的手下,但这少年太张扬,也太爱享受,知道么?我跟他在凯伦见面时,他点了咖啡是illy,那玩意一杯就五六百,所以一定是他,就他这性子,最容易当叛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