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淬火-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七章 淬火

    居中的那个少年,也是他,刚刚很张扬的挥舞着片刀。     一看书  w ww·1 kanshu·当听到我这么一喊名字时,他最先有了反应。

    他眯着眼睛,盯着我说,“你娘的,你谁啊?怎么认识我的?”

    我其实就是想确认一下,既然他已经承认身份了,我也没啥可说的了。

    胡子倒是战意十足,他也有些等不及了。他摆手示意,让我退后,而他又主动往前迈了一步。

    他这举动,也刺激了癞子。

    癞子年纪不大,满脑子想的还是那么简单。他跟两个同伴说,“对方想跟咱们单挑,你俩退下,看我砍了他!”

    那俩同伴也都是小跟班,他们一边喊着癞哥威武,癞哥加油这类的,一边往后退了两步。

    胡子很看不惯片刀队的这一套,他唾了一口,对着癞子打手势说,“小畜生,来来,给爷滚过来,既然你爹妈不教你好好做人,我这个当爷的,总不能一直袖手旁观吧?”

    癞子脾气很大,这一刻他还彻底怒了。他爹长妈短的骂着,而且他也反复强调,那意思,今天小爷就拿你开刀,一定把你砍死,大不了蹲几年牢子,等出来后,我他娘的还是一条好汉。

    光凭他说的这句话,就让我极其厌恶这个癞子。胡子更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冷哼一声。

    癞子最后抡了抡片刀,向胡子猛冲过来。

    我对癞子倒是没啥可惧的,反倒是他手中的片刀,在如此跑动下,又忽隐忽现的闪烁着光芒,我怕胡子一时大意,别真被砍上啥的。壹看书 w ww·1ka看nshu看·cc

    但我没对胡子提醒,因为怕影响胡子。

    胡子一直没啥举动,只是默默等着。这么一眨眼,癞子离胡子不远了,甚至不超过两米的距离。

    癞子把片刀抡了起来,看得出来,他压根没留后手,这一刀用了实打实的劲儿。

    至于胡子,他拿捏尺度,突然行动了。

    胡子长得原本就壮实,这一刻,他弓起身子,这么一显,让他看起来跟个大号的土豆一样。

    胡子猛地往前一窜,这期间他还有微微小跳的动作。

    癞子没太多的打斗经验,他原本的一刀,是基于胡子不乱动的基本上抡出去的,但胡子现在又是缩身体又是往前靠的。

    癞子这一刀无形中等于没啥威力了。他不得不中途硬生生的调整,想改变这一刀的轨迹。

    但他这么一耽误时间,坏菜了。

    胡子借机“偷偷摸摸”的凑到癞子身前。他又借着惯性,猛地踹出一脚。

    这一脚正奔着癞子的右膝盖。

    面上看,这一脚威力并不大,其实我看的整个心都一紧。

    我知道,这一脚看似笨拙,也不像电视里武打明星演的那样花哨,但胡子几乎把整个身体能动用的力量,甚至包括体重,都作用在这一脚上了。我也冷不丁想到了牛顿,而且牛三定律绝对能把胡子这一脚的威力,完美解释出来。

    随后伴随砰的一声闷响。癞子整个右腿,突然出现了一个夸张的弯曲。

    癞子也别说舞刀了,此刻的他,整个脸都扭曲着,而且身体一失衡,他整个人扑通一声,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胡子嘿嘿笑着,但这笑声中,没有丝毫的感情。

    胡子盯着癞子的那个片刀,这把刀现在已经被癞子脱手了,摔倒了不远的地上。

    胡子并没急着捡刀,反倒又把目光盯回到癞子身上。

    他一伸左手,抓住了癞子的头发。

    胡子一用劲,癞子被迫的扬起了头,让整个脸面对着胡子。

    胡子骂了句,“什么东西!”随后他又握起右拳,让整个腰板都用劲儿。

    这一拳,被胡子实打实的砸在癞子的下巴上。

    其实这一拳,看似简单,但威力一样巨大。

    我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这响声中,也掺杂着咔的一声。

    癞子不仅是下巴被打歪了,整个人也硬生生被打的往上窜起来一大截,最后癞子跟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

    至于胡子,他的拳头是死磕了对方的下巴,这也有种硬碰硬的感觉。

    这让胡子的拳头也很疼。他忍不住的直甩手,试图让自己好过一些。

    癞子的两个同伴,看到这一幕后,全都愣了。

    其中一个胖子,还跟同伴说,“坏了,癞哥被打死了!”

    另一个同伴没回答,估计打心里来了个默认。

    而我趁空打量着癞子。我倒没那么悲观,心说这癞子现在断了一条腿,下巴弄不好脱臼了,这只算是受了重伤,而且疼的昏迷了,离死嘛,还远着呢。

    胡子心里的怒火并没完全卸去呢,他揉着拳头,盯着那俩片刀队成员说,“你们俩,别他娘的愣着,滚过来,爷爷也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这俩少年不仅没往前冲,其中一人还偷偷往后退了半步。

    俩人看着胡子的脸上,也都挂着一脸的惧意。

    胡子等待的同时,又往旁边走了几步。他把癞子用的那个片刀捡了起来。

    他举着片刀,随意的挥舞了两下,而且也用大拇指,使劲搓了搓刀身。

    胡子之前当过扒子,他其实不仅会偷盗,也有一定的眼力和工科方面的知识。

    胡子突然虚了一声,还对我喊道,“兄弟,你看看这把刀。”

    我一边提防着那俩少年,也提放着那个一直停着未动的面包车,一边向胡子靠去。

    等接过这把片刀后,我发现这片刀看起来是有点土里土气,但拿到手里时,它并没那么沉,但挥舞时,也绝对够得上力道。

    我啧啧称奇,也打心里琢磨着,这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

    胡子早就心里有数了,这时没等我问,他倒是直说起来。

    他告诉我,甚至这话声音不小,也间接想让那俩片刀队成员听到。

    按胡子的意思,这刀的原材料,其实是汽车报废的弹簧钢板。

    这弹簧板一般都是都是65mn材质的,被卸下来后,先校正形状,做一次正火,等弄出刀的形状后,再进行覆土烧刃,也就是用土,包裹住刀胎,只露出刀刃部分,进行淬火工艺。这样可以让刃与刀身的硬度不同,刃的硬度要比其刀身高很多,一把刀成型以后,具备了很好的柔韧性的同时还能保持较高的刀刃硬度,这样即可以增加使用寿命,又具有出色的使用性能。

    我默默听着,而那俩片刀队成员又有个小动作,他们互相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