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胡子的变身-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八章 胡子的变身

    胡子最后又啧啧几声,他念叨说,“至于这淬火方面的工艺嘛,也不知道瑶子这些人找的什么师傅,要是讲究点的,那就得油淬,但这个片刀队,看着穷了吧唧的,也不是大组织,弄不好没啥钱,很可能这些管制刀具,都是水淬的。一看书  w ww·1kanshu·”

    胡子又接过我手里的这把片刀,他当着那俩少年的面,一张嘴,对着片刀的刀背咬了起来。

    胡子这牙口,我心里有数,虽说不如改造前,但也是相当威猛。

    我听到啪的一声响,胡子又唾了一口。

    等再看这把刀,它刀身上有了个小缺口。

    两个少年完全被震慑住了,等胡子又冷冷的盯着他俩时,他俩彻底崩溃了。

    那个胖小子,忍不住的哇的哭了出来。这举动也把他的年纪,完全的暴露出来了。

    至于另一个少年,都有点腿抖了,他扭身就逃,跟个丧家犬一样。

    胡子喂喂几声,让那小子别逃,还说是个爷们的话,就赶紧回来打斗。

    胡子这番话,对逃跑的少年压根没用,反过来倒是那个面包车,它突然又启动了,像个离弦的箭一样,被开了出去。

    我和胡子这次来的目的,原本是不想让方皓钰被害,但现在我的目标变了,是不想让方皓钰逃走。

    我俩被这面包车的举动一影响,也压根没精力跟那俩少年墨迹了。

    胡子念叨句,“糟了!”

    我俩又急忙向摩托冲过去。

    等我俩刚刚坐好时,胡子就立刻让摩托跟个脱缰的野马一样,向前嗖的冲了出去。一 看书   要·1要kanshu·

    那面包车很疯狂,也不管路面怎么样,反正拿出最快的速度,向市区的方向冲去。

    我和胡子当然不给它机会,不然真到了市里,先不说方皓钰会找到什么帮手,就说这面包车横冲直撞的劲儿,保准会造成不小的破坏。

    我连连催促胡子,让他尽量提速。

    胡子绷着脸,他也真有点豁出去了,最后摩托都到一百二三十迈,整个摩托也都有些飘了。

    但在这种速度下,我俩不仅成功的尾随着这辆面包车,还有一点点逼近的意思。

    我特意微微侧着头,而且眯着眼睛往前看,因为风太大,我怕被迷了眼睛。

    我打量着整个面包车,想找到什么法子,能让这面包车抛锚。

    这期间躲在面包车内的方皓钰,也琢磨着什么坏点子呢。

    等摩托又离近一些后,突然间,面包车的后车玻璃,一下子碎了一个洞。

    那些玻璃碴子,被风一带,全乱飘起来,而且有不少玻璃碴子,都落在我和胡子身上了。

    我俩不在乎这些,也都望着那个碎洞。

    方皓钰一脸坏笑,顺着那个碎洞往外看了看。

    他打量着我俩,笑意更浓了。

    我其实早就猜到了,此时的方皓钰,早就恢复了,他压根没什么精神病了。

    他嘴里念叨几句,我听不清他说的什么,但很快的,方皓钰拿起一个可乐瓶。

    这可乐瓶是12l的那种,方皓钰迅速拧开瓶盖,又用大拇指堵住瓶口,他使劲的晃起瓶子。

    我看到这,想起以前的一个画面。我暗骂一句娘,又对胡子提醒,“小心!”

    但没等我再往下说呢,方皓钰又平举着可乐瓶,让瓶口冲向我们。

    他稍微松开了拇指,一股股可乐沫子,简直跟被灭火器喷出来的一样,它向我和胡子飘了过来。

    我和胡子这下可惨了,尤其此时的车速还如此快。

    胡子一边骂着狗艹的,一边一点点的给摩托降速。而我,这一刻特想躲在胡子的背后,但我不能。

    我把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另外我一直盯着前方的路况,一旦有啥岔子了,我好能给胡子发出警报。

    我俩这么死熬着,而方皓钰这个畜生,这还没完。

    他喷了一会可乐不说,还顺着碎洞,往外撇了一个东西。

    这东西的劲头儿很足,我看到这东西时,只知道它是一团黑影,并没看清具体是什么,而且它正奔向胡子的脸。

    我生怕胡子中招,扯嗓子提醒一句。

    关键时刻,胡子举手挡了一下。

    我听到咔的一声响,胡子又闷哼一声。

    摩托车速一点点的往下降,最后停了下来。

    我使劲抹了抹脸。此时的脸,黏糊糊的,尤其我嘴里也有股子甜味,这都拜“可乐”所赐。

    但我顾不上这些,我问胡子,“刚刚挡这一下子,有没有事?”

    胡子回答说没啥大碍,但随后他也强调,不知道咋搞的,他脑瓜子里突然热乎乎的。

    我回忆着之前的情况,心说他确实把那东西挡住了,并没伤到脑子,所以怎么会有现在这种情况呢?

    尤其我又打量着胡子的额头,那上面也没啥伤口。

    胡子趁空举了举手,也就是他挡东西的那个手。我俩都发现了,他带的那个戒指,最上面的那个假钻石,此时凹进去了。

    我俩当然明白这代表的是什么。

    我和胡子都有些发愣。胡子更是念叨句,“不是吧,这时候魔盒竟然被打开了?”

    我观察着胡子,甚至担心他会不会突然从摩托上跳下去,然后站在路上,一个人疯狂的手舞足蹈。

    但胡子一直没这方面的举动,这么缓了几秒钟,他还把头耷拉下来,乍一看,就好像他正昏昏欲睡着。

    我说不好心里的感觉,反正整个心都悬着。

    我轻轻推了胡子一把,还问他,“兄弟,你什么感觉?跟我说说!”

    胡子没理我。我正琢磨着,要不要把他从摩托上扶下来,而且胡子更要紧,我都没继续追方浩宇的心思了。

    没想到突然间,胡子猛地一抬头。

    此时的他,表情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他的目光很冷,而嘴巴呢,却古里古怪的动来动去,一会让左面扭,一会又往右边吹气的。

    我一时间看的有点呆。胡子压根不跟我说什么,他突然喔喔的叫了几声,随后他挂档起车一气呵成。

    我们的摩托,又窜了出去,而且车速简直是直线上升。

    我整个心都悬在嗓子眼了,尤其车速升的如此快,我冷不丁很不适应,脑袋里也嗡嗡的。

    但胡子压根没这方面的顾虑,他反倒还异常兴奋。

    他望着前方飞逝而过的路面,还继续喔喔着、高兴的哼叫起来……

    (昨天半夜上医院来了,胃出血……挂一天点滴,刚回来,马上传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