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赃物-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3章 赃物

    我和胡子都被这出租车司机弄得很敏感,我更是问了句,“老哥,咋了?”

    出租车司机嘿嘿坏笑起来,一边开车一边说,“一看两位兄弟就外来的,这大半夜的,是想出去解闷操妞吧?跟你说,东方庭院那里住着好几个市里的领导呢,一到夜里,那里很不热闹,不如这样,我带你俩去个地方,那里也叫沈越市的红灯区哦。”

    我这下明白这哥们的小猫腻了,像这种夜班司机,他们跟有些不正经的地方都有约定,他们给这些地方拉货,从中吃回扣啥的。

    我摇摇头,拒绝他的“好意”。胡子更是能整,跟司机说,“我说哥啊,我去东方庭院找情妇去,你懂个啥?”

    司机拿出不相信的眼神瞥着胡子,那意思,就你这外形还当小白脸呢?

    胡子被这眼神弄急眼了,还一瞪眼珠子问,“怎么个意思?看我不配么?”

    司机不想跟我俩斗嘴,口不对心的连连赞了胡子一番。

    这大夜里的,路上没啥车,出租车一路顺风的来到东方庭院门口,赶巧的是,这时还有个消防车正往小区里开呢。

    出租车司机看的一愣,念叨说,“这里发生啥了?”

    我懒着跟这八卦男多废话,给了钱,跟胡子下车往里跑。

    我并不知道副局家的具体地址,但消防车最终停在哪里,他家就指定在哪。

    最后我俩不仅看到了消防车,有一个单元门下还停着一辆警车和两辆私家车,胡子眼睛贼,立刻认出来了,说那两辆车就是从北湖开走那两辆。

    我俩没离得太近,隔远观望。那里也确实很热闹,着火的是四楼的一家,火势现在还没被彻底控制住,从窗户里呼呼往外直冒黑烟,它头顶的那个住户也被波及到了,墙体外黑乎乎一片。

    楼下的消防队员,一往里冲。我俩旁边也有零零散散看热闹的居民。

    我就近凑到一个小伙身旁,拿出聊闲嗑的架势问,“这火啥时候烧起来的?”

    他回答,“半个多钟头前吧。”随后他又看着我说,“你是哪栋楼的?”

    我不敢冒然瞎回答,不然别被他识破了,那就没法好好套话了。我谎称自己和表哥走亲戚,刚来这小区没多久。

    这小伙释然,他望着副局家,啧啧几声说可惜。

    我又问,“可惜个什么?”他说,“这副局家里的宝贝不少,这么一烧,岂不是破大财了?”不过他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念叨句,其实也没啥,“罗副局这几年官运亨通,不差这点家底。”

    胡子趁空接话,跟小伙继续胡扯。我倒是被小伙一提醒,外加联系之前的事,想到一个可能。

    难不成副局家也被盗了?这贼为了破坏犯罪现场,索性烧了一把大火?

    我承认,这个想法有些大胆,甚至目前也没啥可靠消息支持它。

    这时候停在副局家楼下的警车有动静,从里面下来一个老头,他穿着睡衣,但也披着一件警服,他情绪波动很大,大声嚷嚷着,这就想往楼上去。

    但聂麻子也从警车下来了,使劲拉着这老头,还嘀嘀咕咕说着话。

    我们身旁这小伙又隔远指着那老头,说这就是罗副局了。

    我心说这老家伙为啥这么在乎楼上呢?我也特想听听聂麻子跟罗副局说啥了,就想凑过去试着偷听。我对胡子使个眼色,那意思你别管我,跟这小伙继续聊。

    胡子回了个眼神,又把烟拿出来,递给小伙说,“来来,哥们,整一根”

    我这时已经动身了,而且稍微绕了个远,让尽量隐蔽些。

    前半程还好一些,没人注意到我,等离副局和聂麻子没多远时,聂麻子突然扭头往我这边看来。

    他原本就是随意看了看,但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怕他把我认出来。正巧我旁边还站着一个看热闹的女子。我一下躲到她身后面了。

    这一下太突然,我还没把握的太好,跟她离的很近。这女子敏感上了,回头看我。

    我怕她大吵大嚷的,急忙揉脑袋,嘴上还说,“他奶奶的,脑瓜子为啥这么晕呢。”我又一叹气说,“本想看看热闹,看来我不适合太半夜的爬起来。”

    女子盯着我,没说啥,她特意往旁边躲了躲。这时聂麻子也回过头去了,更不再跟副局说啥了。

    我没再往前凑,毕竟没啥目的了。

    我又溜溜达达走回来,跟胡子和那小伙凑在一起。

    看这架势,消防队和警方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我知道,今晚不适合打听消息了。

    我跟胡子悄声说,“先撤吧。”我的意思,等明天我还想调查啥,到时再过来。

    胡子跟那小伙也没套出啥话来,可以说,这次来,我没啥收获。

    我俩出了东方庭院,又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我是不想再回北湖那蹲守地方了,直接跟出租司机说,去君怡宾馆。

    出租司机冷不丁不认识这地方,估计跟这宾馆不咋对外营业有关系。我就又说了宾馆附近一个标志性的建筑。

    这司机也不善于健谈,就闷头开着,我和胡子也想歇一歇,就各自往窗外望着。但不久后,胡子喂了一声,还让司机停车。

    司机拿出一副纳闷的样子,我也不解的看着胡子。胡子指着计价器,问司机,“兄弟,解释一下吧,咋突然多了三块钱?”

    司机连说不可能,还说这计价器是统一的,它跳不跳钱、怎么跳钱,我一个开出租车管不了。

    随后司机脸还沉了下来,拿出讽刺样子说,“两位不是嫌坐出租贵,故意挑毛病吧?”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我相信胡子不是无事生非的主儿。

    胡子哼一声,指着司机踩油门那脚,又说,“你把它抬起来,让我看看,你那点把戏我能不知道?油门附近有啥说法吧?你偷偷踩一下,这计价器就跳字吧?”

    司机脸上出现稍纵即逝的诧异。我这下明白了,合着我俩坐黑车了。

    我和胡子让司机停车,我俩又都下车了,这司机还挺狠,追下来想要钱。不过我俩脸一绷,他掂量一番后,嘀嘀咕咕的又上车走人了。

    胡子连骂晦气,我四下看了看,知道这里离君怡宾馆不远了,只差两条街。

    我跟胡子说,“得了,走回去吧。”

    我俩这一路走的挺闷,我想着事呢,但我发现胡子也拿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以为他有点开窍了呢,就问他,“想什么呢,跟我说说。”

    胡子唉声叹气,回答说,“你还记得那三个光着上身大牌的妞没?有一个年级大归大,但胸发育的不错,我挺怀念,早知道当时多看几眼了。”

    我心说得了,就这种话题,我哥俩尿不到一壶去。

    等又转过一个街头,我都能远远看到君怡宾馆了,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醉汉。

    他邋里邋遢的,一脸连毛胡子,鼻子红红的,被路灯一晃,上面都是包。我估计这也是因为他喝酒喝出来的。

    他走的离了歪斜。我和胡子尽量避开这人,不然我怕他突然上来难受劲,别吐我们一声。而且真遇到这种情况了,我们骂这酒蒙子吧,他都喝多了也听不进去,要是削他一顿,也犯不上。

    这酒蒙子原本也倒没惹麻烦,但眼瞅着经过我们时,他腿一软,哎呦一声,踉踉跄跄往我怀里撞了过来。

    我实在躲避不及,被他扑了个正着。这把我气的。

    酒蒙子还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着我咦了一声,说他到家了,但这是谁,咋在他家呢?

    我一把将他推开,胡子更是冷着脸,一把捏住这酒蒙子的后勃颈,还暗暗发力。

    酒蒙子喊疼,胡子又问,“怎么着哥们,哪不舒服啊?”

    这酒蒙子估计是醒酒了,尤其看到我们两个面色不善的大老爷们后,他吓得急忙逃了。不过逃的路线也是左拐一下右拐一下的。

    我看着自己的上衣,心中直无奈。胡子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说小闷啊,你这衣服上一道道的是啥?是不是那酒蒙子流的哈喇子?

    我让他别他娘的说了,等回到君怡宾馆,我先去了厕所。

    我想把上衣脱下来,局部的洗一洗。但在脱这期间,我发现衣兜鼓囊囊的,似乎有啥东西。

    我印象中,这兜里并没放什么。我好奇之下,掏了掏。

    等拿出来一看,我愣住了。这是一个小黑布包,跟钱包大小差不多。

    我又捏一捏,这包里有一颗颗很硬的东西。

    我把布包打开了,把里面东西倒在手心上。这一刻,我愣住了。

    这一共是五颗亮晶晶的钻石。在市面上买一颗钻石,一克拉的都少见,而这几颗,足足有豆粒那么大,我估计少说得五克拉一个。

    胡子原本没进卫生间,但我这么久也没动静,他就打开门,往里探头看了一眼,还问我,“你真墨迹,洗的怎么样了?”

    当他看到我手里这些钻石后,那眼睛瞪得跟牛有一拼了。随后他狂喜的哈哈笑了,连说,“他娘的,这么多,还这么大个头,发财了。”

    他几乎一阵风的冲进来,一把抢过这些钻石,一会捏着这个看看,一会又举着那颗瞧瞧的。

    我倒没胡子那么贪财的样儿,我想的是,“这到底是从哪来的?”

    推荐票、推荐票,兄弟们,火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