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兽与魔-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九章 兽与魔

    我针对胡子现在的反应,突然联想起一件事,但不容多想,被车速这么一带,我又把注意力放在前方。   要看 书  ·1ka书nshu·

    我们的摩托,迅速的接近了面包车。此时的方皓钰,他又盯着车后方玻璃上的碎洞,往外观察着。

    他看到我俩,尤其看到摩托车这么不要命的冲来后,他一时间露出被震慑的表情。

    但很快的,他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坏笑。

    我很讨厌方皓钰的笑,往简单了说,他笑的太缺德,太丧尽天良了。

    方皓钰还扭头对司机交代几句。我不知道面包车司机是谁,长什么样,但他不笨,立刻尽可量的让面包车左摇右摇起来。

    这里的路面本来就窄,司机再这么一晃,面包车几乎贴着路两侧来回的游荡。

    胡子本想借着车速,把面包车超过,但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我们强行超车的话,无疑是双手把小命送上。

    我对胡子嘱咐,让他悠着点。

    胡子喔喔、啊啊的,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我的话。

    就这样,面包车和摩托又一先一后的冲出去一段距离后,方皓钰笑嘻嘻的对着我俩做鬼脸。

    我也真佩服方皓钰的脸,原本那么俊俏,但做起鬼脸后,又那么丑和恶心。

    我看在眼里,心里暗暗来了脾气,但又无计可施。

    胡子不一样,他突然又给摩托加速,这也绝对快到了摩托的极限了,尤其马达声都有股子撕心裂肺的劲头了,另外摩托车上也冒出一股股的白烟来。

    胡子不管这些,还对准面包车的后车,直线冲了上去。壹  看书     ·1ka nshu·

    我怀疑胡子是不是脑袋穿刺了?他这么做,说白了就是追尾,而且我们是摩托,一旦追尾,受伤和危险的,绝对是我俩。

    方皓钰也被胡子这举动弄得一愣,他的鬼脸还僵住了一番,但很快他又拿出嘲讽的架势,对着胡子竖了竖大拇指。

    我想把胡子拦住,一边对他喊着提醒,一边使劲从后面拽他。

    但这都没啥效果,胡子拿捏尺度,突然间,他超大声的喔喔几声,还立刻有了一个动作。

    难以相信,在如此高速之下,胡子竟然身体一弓,蹲在了摩托车上。

    他双手还扶着车把,这让摩托并没摔倒。胡子盯着面包车,嘴角一咧,拿出狞笑的架势。

    随后他猛地往前一扑。

    这绝对很有视觉上的冲击力,我眼睁睁看着,他跟个大号的炮弹一样,先是撞到面包车的后车玻璃上,之后伴随砰的一声响,他半截身体竟然撞碎玻璃,钻到面包车里去了。

    我稍微愣了愣神,这时摩托车有些踉跄了。想想也是,没了胡子,这摩托无疑等于没了司机。

    我要是再不做点什么,这摩托很可能会侧翻,而我在这种速度下,很可能会摔得稀烂。

    我吓得脑袋里都嗡嗡作响了,这一刻,我绝对是被逼出来的。

    我往前弓着身体,也特意伸直了手臂。

    我勉勉强强拽住了摩托的车把手,而且尽可量的掰正方向,让摩托能直线的继续行驶。

    但我现在的姿势很别扭,没办法再控制摩托的油门和刹车了。

    这摩托跟个喝多了的醉汉一样,它一路离了歪斜的往前又跑了几十米。

    我承认自己真的尽力了,最后我眼睁睁看着摩托甩了下去,而我在落地的一瞬间,也急忙缩了下双腿。

    我双腿并没被压倒,但被惯性一带,我跟个土豆一样,在地上滚了无数圈。

    等最终停下来时,我面冲下的趴在地上。我闻着地面上的土腥味,心头的恶心感更浓了。

    我挣扎的用出最后一丝力气。我使劲翻了个身。

    等脸朝上后,我终于能顺畅的大喘气了。

    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受。我整个心一揪一揪的,就好像心尖被几根针刺到了一样,另外我脑袋昏昏沉沉,还直打转,就好像重感冒发烧到四十度的样子。

    我缓了一小会,而且也不知道我的一小会儿,实际上到底是过了多久。

    随后我侧头看着远处,那辆面包车也停了,就在前方的路边。

    我猜胡子正跟方皓钰那些人做殊死搏斗呢。

    我不想撇下兄弟,更不想让他单独作战。我对自己说,挺住!而且绝对是被焦急的心情影响的,我果断的将手上的戒指狠狠砸向脑门。

    我的潘多拉魔盒就这么被打开了,突然间,我脑袋里热乎乎的。

    而更郁闷的是,我现在都快散架子了,却有种要跳舞的冲动。

    我被这股子冲动一带,竟费尽全力的爬了起来,而且还原地跳了起来。

    我形容不好那种滋味,反正我很难受,很疼……所以我一边哈哈的疯笑着,一边眼泪汪汪的。

    这么持续了十几秒钟的,我能控制住自己了。

    我呲牙咧嘴着,但没再耽误,我向面包车那边冲了过去。

    其实用冲这个字,也有点不适合,我跑的歪歪斜斜的。

    等离近后,我这么一观察,又有些不太相信。

    胡子站在面包车的车顶上,此时的他,双腿弄出一个弓步,另外他挺着胸膛,正挥舞着双臂,对着胸膛来回的砸着。

    我看到这一幕,打心里更加确定一件事。我心说野狗帮的那些科研人员,他们简直是缺德带冒烟的。

    他们给胡子移植的脑电波时,说的很好听,这是一个地下拳王的“格斗记忆”,但实际上呢?这根本就是猩猩的脑电波吧?

    不然胡子怎么会喔喔、啊啊的?怎么会跟猩猩一样,站在面包车顶做这种动作呢?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而这时,方皓钰和另一个人正站在面包车的不远处,他俩紧紧靠在一起,那人还特意护着方皓钰,他俩的表情也很丰富。

    较真的说,这人也是个老熟人,我没记错的话,他叫小肥,是三足金蟾最得力的手下,而且小肥最大的特征是有一双大粗腿。

    方皓钰和小肥当然也留意到我的出现了,小肥又来回打量着我和胡子。

    我和胡子都乔装了,所以小肥认不出我俩来,但很快的,小肥拿出一副狠样,独自往前走了几步。

    胡子被小肥的举动影响到了,他突然停下砸胸的动作,还拿出一副猿猴才有的表情,盯着小肥看着。

    我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诡异,就说胡子,我都搞不懂他到底是敌是友了。

    我心说这下可好,我们在场的一共就四个人,现在却分成了三伙。

    方皓钰很滑头很坏,他观察着,打心里有个主意。他指着我,对胡子喊道,“猩爷,揍他!记住了,把他揍死了,老子给你买一大捆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