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仇-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章 仇

    胡子似乎对香蕉这个词很敏感,他整个人明显一顿,之后他扭头,拿出怪怪的表情看着我。   壹看  书  ·1kanshu·

    我心里叫糟,而且没等说什么呢,胡子猛地一个大跳。

    他的身体被改造过,我怀疑正常状态下的他,压根不知道他的身体的潜力有多大,有多恐怖,而现在,他被潘多拉小人影响着,自身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了。

    这一跳,要我说,放在奥运会上,那绝对是能得金牌的成绩。

    我看着胡子跟个飞起来的狗熊一样,我被震慑到了,也吓得急忙后退几步。

    我脑中的小人,此时也指导着我,让我有了防范意识。

    我弓着身子,拿出一只大螳螂的架势,另外我也时刻准备着,对胡子来一次绞刑。

    胡子最后落在离我两米开外的地方,但落地后,他并没急着扑过来。

    他半蹲在地上,瞪着大眼睛,歪着脑袋打量着我。

    我也没急着发起进攻。方皓钰看到这,他倒是急坏了。

    他几乎都快跳起来了,还对胡子大吼着说,“猩爷,你他娘的倒是上啊,记住了,香蕉,香蕉!老子能给你香蕉!”

    胡子很迅速的扭头看了看方皓钰,但等回过头看我时,他原本厌烦的表情一边,又拿出一副很热情的架势。

    直觉告诉我,胡子还是认识我的。我松了一大口气。

    胡子这时又拿出猩猩行走的姿势,他双手下垂,弓着双腿,一晃一晃的往我这边走来。

    我先是很敏感的观察着胡子,最后我彻底放下心,心说方皓钰这兔崽子,刚刚想阴老子?

    我指着方皓钰,跟胡子强调说,“兄弟,这兔崽子双手空空,知道为什么空么?他把香蕉都卖了,竟然没给你吃!”

    我承认,自己也对胡子一直强调香蕉,这有点不尊重胡子,毕竟他是人,不是猩猩,但话说回来,我这话一出口,也真有效果。要看 书 ·1书kanshu·

    胡子拿出琢磨的架势,这么停顿了几秒钟后,他爆发了。

    他夸张的咧嘴大嘴,尤其上下两排牙的牙花子,都露了出来。

    胡子猛地一转身,一边疯狂的捶着胸,一边向方皓钰冲了过去。

    方皓钰几乎跟兔子一样,吓得都快跳起来了。至于小肥,他真仗义,虽然挂着一脸打怵的表情,但他还是一咬牙,迎着胡子,冲了出去。

    小肥尽可量的缩着身体,双手还护在胸前,另外这一刻,他左腿用来支撑着身体的主要重量,反倒是抬起右腿,隔远就准备好,时刻要踢和踹胡子。

    有那么一瞬间,我还发现,小肥穿的裤子都紧绷绷起来。

    我因此有个评价,小肥的腿功,比我想的还要厉害,尤其这么肥的大腿,其内部的爆发力,又是何等的惊人。

    我有种想跟胡子并肩作战的冲动,但最终还是止住了这个想法。

    胡子倒是压根不在意,他一直砸着胸口,也完全没改变路线,就这么直接走了过去。

    在他跟小肥离近的一刹那,小肥连续踹出去三脚。这三脚分别对准胡子的额头、小腹和大腿内侧。

    可以说,这三脚是一次比一次狠,对准的部位,也是一次比一次敏感。

    换作一般人,肯定会毫无悬念的倒在这三脚之下,但胡子是个例外,又或者说,现在的他,简直是个另类。

    胡子硬生生扛着,也似乎丝毫没被影响到。

    最后胡子反击了,他反击的招数也很怪,完全的抡起拳头,对着小肥的身上狂打起来。这期间胡子也会踢几下腿。

    我看的目瞪口呆,因为小肥只是硬抗了几下,就完全熬不住了。

    他还拿出一副被打蒙了的架势,身体一软,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胡子就势往小肥身上一坐,他双手不停歇,继续轮着拳头。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胡子的打法,我想到两个词,王八拳和窝心踹!

    我也记起一句话,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格斗术和技巧都是白扯。这话在胡子和小肥的身上,完全得到了印证。

    方皓钰冷冷看着这一幕,而且看表情,他也都点目瞪口呆了。

    这兔崽子的思维就是比一般人敏捷,突然间,他又转移了注意力,把目光都放在我这边。

    他一摸后腰,拿出一把小弹簧刀来。

    方皓钰绕过胡子和小肥,向我冲了过来。

    他真的很拼,看那架势,巴不得一瞬间就来到我身旁呢。

    我明白他的小九九,他打不过胡子,而且他要是还想顺利逃脱的话,就得想办法弄个人质。

    他把人质的人选,放在我身上了。

    我心说自己看起来是没胡子凶悍,但被潘多拉小人护着,我也绝对没他想的那么废物。

    我没急着做出反应,反倒默默等着方皓钰。

    随着一步步的接近,方皓钰又挥舞起弹簧刀。

    我并没给方皓钰戳我的机会。突然间,我找准机会,对着方皓钰扑了过去。

    我是整个人的都飞了起来,双腿配合着,跟个钳子一样,狠狠的夹在方皓钰的腰间,另外我双手做成环状,紧紧扣在方皓钰的脖子上。

    这么一来,我整个人的重量,无疑都作用在方皓钰的身上了。

    方皓钰很不习惯和不适应的一踉跄,我借机又腰板一用劲。

    方皓钰在各种力道的作用下,他失去平衡,跟我一起往地上狠狠摔了过去。

    但我是一切有备而来,尤其是背部摔地,方皓钰则倒霉了,他的脑袋被我困得死死的,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脑袋先磕到地上。

    伴随咚的一声,方皓钰疼的都闷嚎了一嗓子。

    他这人也真挺倔强,都这德行了,他还拿出一副咬紧牙关的样子,想站起来。

    但我根本不给他机会。在他刚有这种动作时,我又调整姿势,这次我双手双脚都往方浩宇的脑袋上招呼。

    反正最后我跟个八爪鱼一样,用四肢把方皓钰的脑袋死死的困住了,尤其我的右腿的小腿,还死死卡在方皓钰的喉咙上。

    方皓钰难受的咕咕直叫唤,他还拿出一副凶得不行的目光,死死盯着我。

    我不理他,还很有节奏的,让自己身体和四肢都一抽一抽起来。

    在这种节奏下,方皓钰呼吸越发的困难。

    他最终昏了,而且在昏前的那一刻,他目光一亮,盯着我,含糊的念叨句,“原来是你!天杀的!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