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狭路-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一章 狭路

    我了解方皓钰,也深知他的狡猾。 壹看书 ·1kanshu·我并没放松警惕,怕这小子耍诈。

    我一直这么勒着他,直到他双眼上翻,整个身体发软。我这才松手松脚。

    方皓钰噗通一声,重重的落到地上,而且是面冲下。我则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跳起来。

    我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往旁观看了看。

    胡子那边的战斗也结束了。小肥很可怜,抱着脑袋,晕在地上,我猜测,他晕前那一刻,一定非常的痛苦。

    至于胡子,他站在小肥旁边,双脚来回的倒腾着,这么一晃一晃的跳着,而双手呢,有节奏的砸着胸口。

    这是典型的猩猩。

    我一时间心情复杂,又这么看着胡子。

    胡子很警惕和灵敏,突然间,他扭头往我这边看来。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么一耽误,胡子又嗖嗖的往我这边跑来。

    我整个心有点悬起来的架势,我因此还拿出防备样。

    但胡子并没攻击我,他站在我身前,瞪着一双溜圆的大眼珠子,他很好奇的看着我,但表情上偶尔也浮现出一丝友善和热情。

    很快,他围着我,一边走一边砸起胸口来。

    我感觉继续怪怪的,而且胡子看我不动弹,他也有不乐意了。他喔喔几声,大有催促我的意思。

    我前后联系了一番。胡子自打变身后,就一直没说过话。我猜他不是不想说,而是被这种猩猩的脑电波影响的,根本不会说话了。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

    我因此觉得,试着跟他沟通的话,这未必有啥效果。

    我不能总这么站着,而且我怕再这么下去,会引起胡子的反感。

    我四下看了看,心说反正大黑天的,周围没啥人看着,我也不怕丢人。

    我跟胡子一起,学着猩猩的样子,跟他一起绕着圈走起来。其实我这么做,就是想安抚现在的胡子。

    这样大约持续了几分钟吧,胡子的状态有些变化。

    他不那么爱砸胸口了,另外他结结巴巴的,从嘴里挤出三个字来,“真坑人!”

    我能理解胡子现在的心情,而且我又观察着他的表情,等确认胡子不会再有暴力倾向后,我对面包车指了指,让胡子先做到车内。

    胡子很配合,不过他往车内走的时候,双腿还是有些弯曲。

    我又趁空把小肥和方皓钰都弄到面包车内,而且也把他俩都牢牢的绑住了。

    我想着接下来要做什么。

    说实话,我没料到方皓钰会逃出来,所以之前的很多猜测,一下子全站不住脚了。

    我现在能肯定一点,三足金蟾是来帮方皓钰的,而且这次方皓钰的“越狱”,也绝对跟三足金蟾有直接关系。

    我知道方皓钰跟一般的精神病人不一样,他更是一个要犯。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我都不能放方皓钰走。

    所以我暂时把问题都抛开,心说当务之急,是把方皓钰送回去。

    我跟胡子这么简要说了几句。胡子说话不便,只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我还当起了司机。这面包车现在破破烂烂的,尤其后车玻璃几乎都碎完了,整个车厢内都直漏风,但我不在乎这些小事,等打火试了试后,我发现这车还能开。

    我让面包车掉了个头,又直接向精神病院的方向赶去。

    在路上,尤其没开出多远呢,我看到前方出现了三个人。

    这是三个少年,有两个人正踉踉跄跄的走着,另一个昏迷了,被同伴背着。

    他们仨不是片刀队的成员,还能是谁?而且在我印象里,这三个少年中,有一个事先逃走了,我心说这逃跑者倒是挺滑头,一定是趁我和胡子离开了,他又偷偷溜回来,跟同伴汇合了。

    而这一刻,他们看到面包车后,冷不丁都停了下来。

    我没耽误,直接开车迎了过去,而当那俩少年发现司机是我,胡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后,他俩慌了。

    这俩小子也真不够意思,也不管昏迷的癞子的死活了,他俩把癞子一撇,扭头又逃。

    我暗骂一句,心说这俩人真够笨的,他们两条腿,就算再倒腾,能跑得过面包车?

    我又踩了踩油门,给面包车提速。

    胡子原本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但他现在的思维也有点问题。

    突然间,他盯着那俩少年,猛地一呲牙,先是喔喔几声,随后又骂咧一句。

    胡子还把车门打开了,看架势要跳到车外面去。

    我担心在这么快的车速下,胡子这么一跳,别受啥重伤。我就赶紧又踩了一脚刹车。

    我还喂了一声,想拦住胡子,但我慢了半拍。

    伴随嗖的一声,胡子扑出去了。我也真服了他的身体,真够横的。

    他落地后,先是踉跄几步,之后又倒地滚了几圈,但这都不是事,他又迅速爬起来,对着逃跑的少年,撒欢的追起来。

    胡子追的很有速度,要我说,他都快跑出虚影了。

    我没法子,只好开着面包车,跟在胡子后面。

    那俩少年一边逃一边也回头看看身后方的情况,当他们发现胡子,尤其发现胡子这么威猛后,他们再次被吓到了。

    他俩先后不跑了,有个少年还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他对冲过来的胡子连连作揖,还叫胡子为爷爷。

    我心说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他一口一个爷的,先不说尊严,就凭他和胡子的岁数,这岂不是差辈了么?

    胡子倒是能控制住自己,他并没暴揍这俩少年,反倒趁着脸,冷冷打量着这俩人。

    这俩少年不知道胡子的情况,尤其此时胡子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毫无感情、野兽才有的凶光,他俩心理压力多大,还不约而同的吓到发抖了。

    我把面包车开到他们近处,等停好车后,我从车里跳了下来。

    我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他们到底跟瑶姐那帮人联系没?

    我直接问了一句。这俩少年都使劲摇头,其中一人还接话说,“瑶姐很狠,我们这次做事失败了,真要被她知道了,保准把我俩打个半死,所以我们别说联系瑶姐了,现在连回都不敢回去。”

    我心说这倒是好事。我没想太为难这俩少年。我指了指面包车,让他们乖乖的上车。

    但这俩少年的举动,竟然出乎我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