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冷教官-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36章 冷教官

    我一直对倩倩有个评价,她很靠谱,这也是我根据很多事判断的。

    但这一刻,我等了很关键的五分钟,她竟然没给我打电话。看着那六个把脸都快沉出水的特警,我意识到不妙了。

    我故意挤着笑,又看了他们一遍。之后我掏出手机,播了杨倩倩的电话。

    让我既诧异又不安的是,手机里传来提示音,杨倩倩竟然关机了。

    我急忙把电话挂了,但手机听筒的音量不小,那六个特警也好,胡子也罢,都听到了这提示音。

    凶汉特警又哼又呵几声,还拿出嘲讽的样子说,“你找的这个人,是不是也是个警察?但平时吹五诈六的,总跟你说,真摊上事了,找他就行?”

    我没回答。凶汉特警对其他特警使了眼色。

    这几人又把枪举起来,尤其有一把微冲,正好顶在我的胸口上。

    我琢磨着怎么办的好,这一刻我又想到老巴或铁驴了,我虽然不知道这俩人具体的电话号码,但我心说,只要把他俩搬出来,或许能有些效果。

    我试着跟凶汉特警沟通,问题是这帮缺德玩意,压根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尤其我刚一张嘴,他们就先后喝了句,让我闭嘴。

    也有特警去了面包车内,把那两个片刀队成员带了出来。

    这俩人原本被绑着手脚,嘴里塞了碎布,现在当特警把他们松绑,尤其把嘴里碎布也掏出来后。

    这俩少年看着我和胡子,竟然变了一个态度。

    我想起一句老话,嘴巴没毛,办事不牢。而这俩小崽子,这一刻就编起了瞎话。

    他们一口咬定,我和胡子是恶人,是匪徒,他们哥仨刚刚在路上走,而我俩看到他们仨后,就起了劫人劫财的注意,不仅把一个少年打晕了,还更是把他俩掳到车上来。

    我特想吐槽,心说这三个少年又不是富二代,我和胡子至于劫人么?但在这种特殊场合下,那六个特警没多走脑子,竟硬生生信了这两个少年。

    有两个特警拿出手铐子,要铐我和胡子。

    胡子的犟脾气犯了,拿出很抵抗的样子。他这么一“作”,立刻成为这六个特警心中的刺头。

    这六人把精力重点放在胡子身上,也有人用枪托,狠狠的对胡子的肚子来上一下子。

    要是一直这么下去,我持悲观态度,也觉得胡子十有会受重伤。

    但突然间,远处出现两束灯光。看架势是轿车出来的。

    这两束光引起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

    那六个特警交换了一下眼神。凶汉特警还念叨句,“咱们这次就出动两辆面包车,这灯光又是哪来的?”

    他们一定是多想了,也对这新来的轿车充满了敌意。

    他们中,有四个人看守着我、胡子和那俩片刀队成员,其他两名特警,这其中也包括那个凶汉,这俩人都横在路上,还把微冲举了起来。

    这俩人的架势,也早被轿车司机看在眼里。

    这轿车的灯光突然有了变化,原本是远光灯,现在成为一闪一闪得了,而且这种闪动还很有规矩,是两长两短。

    我冷不丁想起了电报,也想到了摩斯密码。

    我当然不懂这灯光内的玄机了,但这两个特警全把微冲放了下来,甚至他俩还立刻给轿车让路。

    我一愣神,心说这是搞什么?而这么一耽误,那轿车又离近了许多。

    我看出来了,这是一辆黑轿车,另外看它的车牌,我想到了斯文男。

    我心说他怎么来了?而再往深了一联系,我猜一定跟精神病院,尤其跟他爹有什么关系。

    但这都不是我在乎的,我心说斯文男认识我和胡子,看架势他也跟这些特警很熟,我何不让他出面说句话?

    我试着想挥挥手,操蛋的是,挨着我站着的特警,不给我机会。

    胡子不像我,他又强忍着,挨了两枪托。但他呲牙咧嘴的,也总算把手挥了起来。

    那辆黑轿车没什么反应,它也度不减的,跟我们来了个擦肩而过。

    在他经过时,那六个特警全行了个军礼。

    我整个心都沉着,也盯着这个轿车,看它越开越远。

    邪门的是,等它又开出去十几米远,突然间,车上传来很尖很响的刹车声。

    这轿车猛地停了下来,伴随的,它还激起老大一股烟。

    这轿车又倒起车来,而且度很快。

    我盯着它。它一直这么倒着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等彻底停下后,我看到这车的后车窗上,贴着一张模模糊糊的小孩子的脸。

    他正瞪着我们,不过很阴森,甚至只有模糊的脸框和五官,并没有更具体的长相了。

    我和胡子之前见过这种邪门的现象,我俩能把恐惧感强行压下来。而那六个特警,似乎早对这现象见怪不怪了。

    至于那俩片刀队的少年,他们真掉链子,都吓得有点哆嗦了不说,有一人还哭了起来。

    这才跟他接触多长时间,我就见他哭过两次了。

    我打心里对这少年的评价是,他从骨子里就是个娘炮。

    这一刻,我们所有人都盯着这黑轿车。

    黑轿车一直这么默默停了半分多种,那诡异的小孩脸,最后也消失了。

    之后驾驶位的车门打开,斯文男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一出现,那六个特警就争先跟他打招呼,称呼他为冷教官。

    冷教官只是随意的嗯了几声,他又指着我俩说,“怎么回事?”

    凶汉特警解释几句,说他们接到任务,精神病院这边出事了,有重要犯人逃走了,而他们在赶来的途中,现我和胡子很可疑,尤其重要犯人也在我俩开的面包车上被找到了,所以我俩逃脱不开罪责。

    这期间胡子反驳几句。这遭来那几个特警的白眼,甚至也有人警告胡子,让他老实点。

    冷教官一直默默听着,直到凶汉特警说完。

    冷教官一摆手,说这是一场误会,随后他特意指着我俩强调,这是我的同事。

    我和胡子忍不住的瞪大眼睛,那六个特警的表情也很丰富。

    没人说话的气氛这么僵持了几秒钟,胡子先有了反应。

    他对看守他的特警喊了句,“愣什么神?既然真相大白了,快把枪拿开。”

    我现这六个特警都变了,甚至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