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突袭泰姬宫-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四章 突袭泰姬宫

    前一秒钟,他们还对我俩凶神恶煞,而现在,他们都变得特别客气,甚至有股子巴结的意思。 壹看 书 w ww ·1ka nshu·

    没人拿枪指着我俩了。

    我对斯文男点点头,这表示无声的谢谢。

    胡子没我这种表示,这让我觉得胡子未免太不懂规矩了,毕竟斯文男帮我俩解围了。

    我示意胡子,没想到胡子反倒对我一摆手,那意思,你先等等。

    他径直向那俩少年走去。

    这俩少年看起来都吓得有些毛毛愣愣的了,估计跟心态有关。

    胡子一脸狰狞样,指着这俩少年说,“两位,挺能借刀杀人的嘛!这年纪轻轻的,老子佩服!佩服!”

    胡子竖了竖大拇指,但这都是反话,随后胡子出其不意的抡起了巴掌。

    他先后给这俩少年来了一个嘴巴。很“娘炮”的少年,这一刻又哭了,而他的同伙,翻着白眼,晕了过去,还一头侧到地上。

    我也不是雏,看着这少年,尤其他呼吸那么急促,胸口一起一伏的频率那么快。

    我知道,这小子十有**是装的。我心说这兔崽子真行,也不知道跟谁学得,不仅善于逃跑,还善于装死!

    换做平时,真要有闲工夫的话,我保准好好给这兔崽子上一堂课,也代替他爹妈,教教他做人。

    但现在,我还有更要紧的事。

    我抛开这俩少年不管,反倒问冷教官,“你怎么来了?”

    冷教官表情一直很冷,但他倒是还给我面子,立刻回答说,“刚刚接到消息,有人强闯精神病院,我老爹因此受到惊吓了,另外听说方皓钰也逃了。  要看书 ww要w·1ka书nshu·”

    我特意指了指身后那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

    冷教官往里看了看,他发现昏迷的方皓钰和小肥了。

    我趁空又把我和胡子知道的事,跟冷教官说了说,我也说不好为什么,面对这个冷教官,我有股子开诚布公的念头,除了没提到宝藏,我把三足金蟾和瑶姐的事,也都说了出来。

    冷教官脸色很差,甚至也浮现出一股子狰狞。

    他再一次的打量着方皓钰,跟我们强调说,“这小妖孽不简单嘛,这些人一定都是救他来的!”

    我点头表示赞同。

    冷教官打了个电话。我本不知道他跟谁通了话,但接通后,他一直询问他爹的状况。

    我隐隐猜到点啥,而且按这次通话带来的消息,冷老爹除了被惊吓到了,并无大碍。

    冷教官的表情稍有缓和,但他心里的怒火却压根没消。

    他对这六个特警下命令,他让其中三人留在这里,把片刀队成员、小肥和方皓钰都弄回警局去,至于另外三人,跟着我、胡子和他,这就去泰姬宫。

    他的意图很明显了,要把三足金蟾和瑶姐抓个现行。

    我赞同这计划,但我看着布置任务的他,也有一丝疑惑。我心说他只是一个教官,能随随便便给这些特警下命令么?

    最终结果出乎我意料,这六人都拿出很配合的架势。

    冷教官招呼我们上了他的黑轿车,想想看,我们有六个人,却坐在一个轿车内。

    这有些紧巴巴的感觉,尤其车后座上,包括我在内,一共坐了四个汉子。

    这三个特警也想带着微冲,但被冷教官拦住了。冷教官还笑了笑,讽刺的说,“不就是一个三足蛤蟆和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野妞么?擒他们,用得到‘牛刀’么?”

    这三个特警连说是、是。

    冷教官当起了司机,他把黑轿车开的飞快。

    我坐车后的第一反应,车内有很浓的猩涩味。胡子更是被这味刺激的,捂了捂鼻子。

    我趁空看了看表盘,在这种小路上,车速竟然都突破一百四五了,说白了,他把这种路况当高速了。

    我当然觉得车速有些快,但那三个特警不这么觉得,他们先后感叹,说冷教官的车技又进步了许多,跟当时的姜专员有一拼了。

    冷教官表情一暗,也补充说,“跟他相比,我这点车速算什么,差远了!”

    我挺迷糊,不知道这所谓的姜专员是谁。但我现在没时间瞎想这些。

    我趁着这些人聊天胡扯的期间,我把手机偷偷拿了出来。

    我给鸭子发了一个短信,让他做好准备,除了他继续留守和监视以外,其他蹲点的线人全部撤走。

    我还把黑轿车的车牌号告诉鸭子了,我也让鸭子时刻警惕着,这期间一旦有三足金蟾和瑶姐离开的动向了,就及时汇报我,除此之外,等黑轿车到了泰姬宫门口,他也要及时撤走。至于酬劳,我承诺他,事后补算。

    鸭子这人,最大的优点是不多问。

    很快,他回了个短信,上面只有一个字,“妥!”

    我暗赞了一句,也立刻把这两个短信都删了。

    凭黑轿车的车速,我们没多久就到了泰姬宫的附近。

    等这次又转过一个路口时,迎面开来一辆摩托。

    司机带着头盔,而且摩托车速很快,跟我们的黑轿车只是短暂的打了个照面,它就擦肩而过,向远处飞奔而去。

    这本来没什么,冷教官却非常精明。

    他猛地踩住刹车,还扭头看了一眼。

    那三个特警稍微慢了半拍,但都问冷教官,“有情况?”

    冷教官拿出立刻掉头的架势,也冷冷的回了一声。

    我心头一下子很焦急,往简单了说,这一刻,泰姬宫门口没人守护,如果冷教官非要追鸭子,我们岂不是自己人追自己人了?

    我小声的提醒一句,“那摩托没毛病!”

    这时整个黑轿车已经掉完头,就差往前追了。冷教官猛地踩住刹车,他通过倒车镜看着我。

    这黑咕隆咚的,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清我。

    我对他做了个无声的唇语。我说的是,自己人!

    我发现冷教官咧嘴笑了,这让我肯定,他读到了我的意思。

    我打心里佩服他的夜视能力。而冷教官呢,再没耽误的一路把黑轿车开到泰姬宫的门口。

    一般的出租车,就算在门口等人,但也有个尺度,至少跟门口保持一定距离,留出一丝空间来。

    冷教官的黑轿车很霸道,尤其车头,几乎就贴着大门的玻璃上了。

    冷教官把黑轿车熄火,招呼我们下车。

    而当我们几个刚走出去时,从泰姬宫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没啥好脾气,看着我们骂道,“找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