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突袭泰姬宫(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五章 突袭泰姬宫(二)

    我打量着这人,他也就二十来岁,年纪并不大,留着一个很潮的头型,尤其头顶那一块圆形的区域里的头发,还被染成了藏青色。 ·1kanshu·

    再看他的衣着打扮,白衬衫牛仔裤,这分明是泰姬宫的一个服务员。

    他指着黑轿车,脸绷得几乎要滴出水来。我发现这小崽子也真不懂得察言观色,他又跟我们骂咧咧的说,“谁让你们这么停车的,挪出去。”

    冷教官瞥了这服务员一眼,他来了怒意,但也强压了下来。

    他摆摆手,招呼我们一起往里走。

    这服务员还一下子挡在我们的面前,尤其盯着冷教官。

    这次跟来的三个特警中,还包括那个凶汉。凶汉特警绕到冷教官身前,他可没什么好脾气。

    他对着服务员,狠狠抽了一巴掌。

    我离得近,就觉得这一巴掌跟雷似的。服务员一下子被扇蒙了,而且左脸颊红起来一大块。

    服务员嘴里不干不净,左一句我艹右一句我艹的。

    看的出来,他想发作,甚至是跟凶汉特警动手。

    冷教官一摸衣兜,掏出一个警官证。他对服务员说,“警察办案,别碍事。”

    我真不知道这服务员平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主儿,按说冷教官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竟然还愣头愣脑。

    他吼着说,“警察了不起么?打我?你他娘的,哪个派出所的?”

    他说着,还使劲推了冷教官一下,或许是赶巧,伴随嗤的一声响,冷教官的衣服还被撕开一个口子。

    冷教官低头打量着衣服,他一皱眉。要看 书 ·1书kanshu·

    能感觉得到,这三个特警很在乎冷教官,尤其都拿出一副跟班小弟的架势。

    这一刻,他们仨整体爆发了。这仨人都窜出去,把服务员围住。

    我怀疑他们仨都练过硬气功,突然间,他们仨都拿出运气的架势,也蹲起了马步。

    这三人的右手,一下子胀了起来。我形容不好那种感觉,反正他们的右手都大了一圈。

    他们对准服务员,依次的抽出一巴掌。

    这一巴掌的力道可不小,服务员每挨一下子后,整个人都九十度的大转弯。

    等三个巴掌过后,服务员拿出懵逼的架势,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到地上。

    我和胡子都很诧异,在我印象中,没见过这么匪气十足的警察。但细想想,他们又没做错什么,毕竟收拾的,都是这些目中无法的刺头。

    冷教官不多说,带头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此时的泰姬宫内也有点小乱,刚刚三个特警教训这个服务员,也被门里面的其他人看到了。

    他们中有人正准备往外冲,但现在我们进来了,他们都站定身体,冷冷打量着我们。

    为首的一名男子,一看他刚从吧台里走出来的。这人长得肥头大耳,肚子也有点畸形的往外鼓鼓着,估计是个爱喝啤酒的主儿。

    他喝问我们,“什么人,敢来泰姬宫闹事?”

    冷教官带头,喊了句,“把证件拿出来。”

    那三个特警很配合,立刻掏出警官证,我纯属是凑份子,把兜里那个假证也掏了出来。

    至于胡子,他一时间很尴尬,因为他没证,但这小子上来一股滑头劲儿,他也举了下手,只是手心里什么都没有。

    “肥头大耳”打量着我们,他倒是没太留意胡子,反倒更多看着冷教官。

    这爷们突然嘿嘿笑了,说原来都是警官啊?他又对手下那些服务员打手势。

    这些服务员跟老板都是心照不宣,他们立刻忙活着,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准备烟的。

    肥头大耳趁空跟我们念叨几句,那意思,他跟派出所的江所长是老铁,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把警官们都请来了,但有事好商量,毕竟都是朋友不是?

    我心说老板就是老板,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换做平时或者别的事,估计被肥头大耳这么一说,绝对能来个大事化小。

    但冷教官压根不吃这一套,更没空喝茶抽烟。

    他问我,“那个残废蟾和瑶姐,是不是还在泰姬宫?”

    我点了点头。冷教官让凶汉特警留下,一定守住这里,在抓捕前,不允许有任何人出入。

    凶汉特警立刻应了下来。而我们其他五个人,都往男宾的入口走去。

    肥头大耳有些沉不住气了,但没等他说什么呢,凶汉特警一摸后腰,拿出一把手枪来。

    冷教官说过,让这三个特警别带微冲,他们仨确实听话,但不代表他们不能带手枪。

    这把枪一亮出来,泰姬宫这些人,全拿出闷头不说话的架势。

    我们也没换衣服,尤其这里的浴服,给我感觉也不是那么的干净。

    这期间肥头大耳还对一个服务员使了使眼色,这服务员跟着我们一起进了男宾室。

    这服务员光看长相就知道,他是一个很圆滑的主儿。他拿出笑呵呵的架势,一口一个警官的称呼我们。

    我心说这要被瑶姐和三足金蟾的人听到,我们岂不提前露馅了。

    我让服务员改口,称呼我们为先生。

    这服务员稍微一愣,但反应很快,这就改口了。

    我把三足金蟾和瑶姐的相貌都形容了一下,问他知不知道这些人现在都在哪?

    三足金蟾太有特征了,尤其说白了,就是个左胳膊萎缩的残废。服务员听完立刻回答,说他们那批人,在二楼开了两个大包,在三楼开了一个小包,那老男和女子都躲在三楼的小包内,其他人都在大包呢,而且……

    服务员最后拿出欲言又止的架势。

    我懂泰姬宫里面的道道,其实其他人何尝不知道,但胡子选择直接又问了句,“怎么着,那帮熊孩子是不是找妹子正嫖呢?”

    服务员干笑着,还挠了挠脖子。

    他依旧选择不回答,冷教官倒是说了句圆场的话,他告诉服务员,“今天只抓人,至于什么小妹不小妹的,我们不管!”

    服务员松了一口气。

    我们这一批人先到了二楼。

    我没想到整个二楼还挺热闹,尤其这里有十多个包房,大部分的包房都关着门,我们从门前经过时,总会听到里面传出的**的叫声,有男有女……

    按服务员所指,我们最后来到两个挨着的包房的门前。

    冷教官对那两个特警强调,“你们去把这些娃娃收拾了,记住了,别弄出太大动静,不然扰民。”

    这俩特警一看就是有经验的老手,他俩都从兜里摸出指环来。

    而我看着这指环,心头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