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突袭泰姬宫(三)-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六章 突袭泰姬宫(三)

    这指环很特殊,尤其每个指环上都有一个凸起的地方。   一看书   ·1k anshu·这凸起处,尖不尖、圆不圆的,要是外行看这个,肯定不懂其中的猫腻,但我被脑中小人影响着,看着这指环后,第一反应是,用这玩意打人,只要认准穴位了,一定是一打一个晕。

    这俩特警还很会配合,悄悄拧开一个包房的门把手后,他们跟豹子一样冲进去。

    我留心听着,这包房内除了传出一声女子的尖叫以外,再没动静。

    这两个特警又用这种配合和战术,很快进了另一个包房。

    大约一支烟时间过后,两个特警从这俩包房内带出来四名衣衫不整的女子。她们都拿出一副受惊讶过度的样子,尤其有个女子,腿还直抖,而且被这么一晃悠,有一股汤汤水水,顺着她大腿直往下留。

    我和胡子一直没动手的机会,也一直旁观着。

    胡子看到这儿,很厌恶的搓了搓鼻子。他还跟我悄声念叨说,“娘的,老子以后不找小妹了,太脏了。”

    我根本不信他说的,因为他就跟赌徒一样,每次输完钱,赌徒都嚷嚷着再也不赌了,甚至气势担当的保证,说再赌就剁手之类的,但没几天呢,他们不还是乐此不疲的钻到麻将馆?

    我们的目标也不是这几个小妹,所以也没管她们,最后任由她们离开。

    冷教官带着我俩,依次去每个包房看了看。

    我对片刀队的成员有印象,而且这么一观察,我发现这帮熊孩子都昏睡在各个包房内,另外我特想赞一句,这些少年都是被戳中脖颈昏迷了,他们脖颈上都有一个深色的红点。由此可见这俩特警的身手。    要看书 w ww·1kanshu·

    冷教官把这俩特警留下来,让他们想办法,把这些不良少年都带到警局。

    之后他跟我和胡子一起,让服务员带路,我们又上了三楼。

    这期间,我跟胡子悄声提醒句,那意思,现在还剩三足金蟾和瑶姐没被抓,一会咱哥俩出手吧。

    胡子嗯了一声,他还补充说,“这冷教官斯斯文文,估计身手不咋地。”

    我发现二楼和三楼别看只是隔了一层,但档次不一样,整个三楼的装修非常豪华,有股子冠冕堂皇的架势,尤其走廊里,不仅铺着红地毯,时不时在过道上还摆着一个个艺术品,要么是瓷瓶,要么是根雕之类的。

    我不知道这些艺术品是真是假,胡子倒是眯着眼睛,时不时打量着。

    另外我留意到,整个三楼都是小包房,但包房门几乎都大开着。我猜这三楼的消费不低,所以让很多人望而止步。

    服务员指着一个角落里的小包,说老男和女子都在里面呢。

    冷教官这就要直奔过去,他还趁空要往腰间摸。我猜他想动手,但我及时把他拦住了。

    冷教官明白我的意思,他想了想,嘱咐说,“别弄出太大动静,我这人喜静。”

    胡子接话,连说没问题。

    我俩本想效仿那俩特警,悄悄拧开门把手,然后突袭进去,但操蛋的是,当我们来到这个小包门口,胡子试着拧了拧后,发现小包竟然被反锁了。

    胡子脸一沉,他一定把刚刚答应冷教官的事忘了,他退后几步,这就要强行踹门。

    我把胡子拦住了。胡子反问我,“咱们光明正大的抓人,你不会想让我偷偷摸摸的开锁吧?”

    我四下看了看,正巧不远处有个小柜台,上面放着暖壶和茶壶之类的,而且这暖壶和茶壶,弄得也很有艺术感。

    我凑过去,把这俩家伙事都拿起来。

    我还递给胡子一个。之后我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三足金蟾的声音,他问,“什么人?”

    我回了句,“先生,要不要热茶?”

    三足金蟾很不客气的喊了句,“滚!”但瑶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她说,“进来吧。”

    我和胡子都盯着门锁。突然间,它传来咔的一声响,这说明反锁被打开了。

    我对胡子使了个眼色,悄声说,“一会看我的,我动手为信号!”胡子点点头。

    我俩推门而入,本来我以为这小包内只有三足金蟾和瑶姐呢,没想到这里面竟然坐了四个人。

    除了这俩正主儿以外,还有一个片刀队成员,就是那个矮胖少年,另外还有一个女子,看衣着打扮,应该是个小妹。

    这四人分两边,坐在一个小桌旁。三足金蟾搂着那个小妹,而且这爷们的手很不老实,正伸到小妹上衣里乱摸呢,至于瑶姐,她搂着那个矮胖少年,也跟三足金蟾一样,正摸着这少年的胸口。

    在我印象中,这矮胖少年是个脾气挺暴的主儿,但在瑶姐面前,他简直就是个温柔的小猫。

    胡子最看不惯这种人,尤其这矮胖的举动,说白了就是出卖男色呢。

    胡子忍不住留意出鄙视的目光,还嘘了一声。

    矮胖盯着胡子,又看了看我。他倒是记性不差,突然间,他咦了一声说,“你们俩这么眼熟呢?”顿了顿后,他补充说,“艹,我在樱花雨酒吧见过你俩!”

    我心里暗暗叫糟,至于三足金蟾和瑶姐,他俩不笨,也很警惕。

    这俩人互相看了看后,全都站起身,想往外走。

    胡子见到情况紧急,他也不等我信号了,立刻堵在门口。胡子脸一绷,喝了句,“都给老子老实点。”

    三足金蟾和矮胖少年根本不理这个,他俩还一人一个的扑向我和胡子。

    矮胖少年的目标是胡子,而且这矮胖子,直接对准胡子的眼睛,狠狠递了一拳。

    都说打人不打脸,而且眼睛更是敏感部位,这要是实打实挨到了,很容易被打出个弱势来。

    胡子轻巧的一侧头,把这一拳避过去,但这不代表这事就完了。胡子骂了句,“下死手,行哇!”

    胡子脑中的潘多拉还没彻底消失时,他这一刻心中战意十足,那小人也一定又被刺激出来了。

    胡子猛地砸了几下胸口,之后他一手扣住矮胖的脖子,一手握成拳,对准矮胖的脸,一下又一下的砸了上去。

    我听到噗、噗的声响,矮胖整个脸跟个血葫芦一样,尤其两个鼻孔嗤嗤往外窜血。

    这矮胖也就是个片刀队的成员,平时抡个片刀,约个架啥的还行,真跟胡子这种老油条比,他根本不是个儿。

    没几下呢,矮胖就不身体发软,拿出不行了的架势。

    而我趁空跟三足金蟾扭打到一起。三足金蟾毕竟少了一只胳膊,而且年纪大了。

    我对准他胸口戳了几指,这老爷们就气喘吁吁的,甚至大有接不上劲的架势。

    瑶姐跟那个小妹,一直没往前凑,瑶姐拿出观战的架势,至于那小妹,一定是被吓到了,拿出紧紧靠墙的意思。

    瑶姐发现矮胖和三足金蟾都战败时,她又一侧头,打量着那个小妹。

    而且我没想到,这个瑶姐,这个片刀队的队长,竟然也如此心狠手辣,突然间,她做出一个疯狂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