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人质-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40章 人质

    瑶姐向自己怀里摸了过去。小说此刻的她,穿着女士浴服,但估计里面也戴着胸罩之类的。

    她这么一摸,竟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片刀。

    这小刀很迷你,跟剃须刀的犀牛刀片一样,但它比犀牛刀片多了一个小手柄。

    瑶姐握着小片刀,立刻跳到桌子上,而且顺着桌面来一个秃噜滑,她又凑到那个小妹的身旁。

    瑶姐举着小片刀,把它顶在小妹的脖颈上。瑶姐还喝了句,“给老娘站起来。”

    小妹脑子里都乱了,听着瑶姐这番话,她呆呆的看着瑶姐,也没啥反应。

    瑶姐目露凶光,用小片刀对准小妹的脖颈,狠狠切了一下。

    这小刀很锋利,一刀下去,小妹脖颈上就嗤嗤的往外流血,一股股热血黏在她脖子上,这小妹当场就吓得不行了。

    小妹哇哇哭上了,瑶姐又使劲一拽,这小妹顺势靠在瑶姐的身前。

    我和胡子都看着这一幕,凭我对伤口的了解,我知道小妹脖颈上的伤势不轻,要是不及时医治的话,很可能出人命。

    瑶姐不管这些,她盯着我们,恐吓道,“都闪一边去,不然老娘拿这个小垫背。”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瑶姐显得很不耐烦,她又有要割刀的意思。

    我怕她真这么做了,这小妹立刻会命赴黄泉。我急忙打手势,让瑶姐别乱来。

    我又对胡子使眼色。这小包房里的空间太小,瑶姐又带着小妹,一步步的往前紧逼,我和胡子没法子,只好打开包房门,我俩一先一后的退了出去。

    冷教官正在包房外等着呢,他看着我俩刚出去时,以为我俩搞定了呢,他本来面露笑意,但等看清情况后,他忍不住的一皱眉。

    我和胡子又退了几步,瑶姐带着小妹,这俩人一起走了出来。

    瑶姐还对包房内喊着,让蟾爷和矮胖赶紧出去。

    蟾爷倒是清醒着,矮胖被胡子打了一通,整个脸都肿着,整个人也都蒙着。

    三足金蟾不得不拽了矮胖一把,甚至是半抱着矮胖,把他弄出包房外。

    三足金蟾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至于矮胖,他这么走了几步后,又有些清醒了。

    他瞪着肿的眼睛,看着我们仨,他说话都有些含糊糊的,但还是不忘骂我们几句,又问,“你们是谁的人?”

    没等我们回答,瑶姐哼了一声,接话说,“能是谁,这三人都是条子吧?”

    三足金蟾的脸更是沉得厉害。而矮胖呢,先是一愣,又盯着我们骂起来。

    我没想到瑶姐这么阴险,竟然劫了一个人质,而且我也很搞不懂,心说她又不是悍匪,至于搞这么大动作出来么?尤其她劫持人质,这可是重罪。

    我正琢磨接下来怎么办呢,冷教官打量着被劫持的小妹,他先话了。

    他让瑶姐快把人放了,不然这人流血过多,救都救不回来。

    瑶姐哼了一声,压根不理这茬,她还故意用小刀顶了顶,强调说,“给老娘让路!”

    我和胡子都觉得有些棘手,胡子更是无奈的往走廊两旁走了小半步。

    冷教官倒是没啥让开的举动,他又一摸兜,拿出一个警官证来。

    他把警官证打开,举着让瑶姐看。他趁空说,“我是个三级警监,不管怎么看,也是个头头儿,所以这样吧,我顶替人质,你劫持我。对你来说,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怎么样?”

    瑶姐一皱眉,也不知道这娘们琢磨什么呢。

    至于三足金蟾,一瞬间脸色有点白,他念叨句,“这么大的警衔!”

    其实这也是我打心里很诧异的事。我印象中,警衔有员、司、督、监的说法,要是一个警察混到了警监的份上,那至少是个省厅级的专员。

    我心说真没看出来,这冷教官倒真挺有身份的。

    瑶姐并没想太长时间,也就过了几秒钟,她又点点头。

    冷教官举着双手,示意他没啥危险举动,他往瑶姐那边走去。

    但这样走了没几步,他又腾出右手,往后腰摸去。

    瑶姐对这个动作很敏感,她还尖着嗓子喊了句,“干什么?”

    冷教官咧嘴笑了,还尽量慢的,把右手又拿了出来。

    此时他右手握着一个小鼎。这小鼎很迷你,我印象中,自己上初中时读过历史,里面有个司母戊鼎,而眼前这个小鼎,就很像被缩小了的司母戊鼎。

    冷教官举着小鼎,说他怕瑶姐误会,一会别以为他偷藏什么武器,所以先“开诚布公”的把这小鼎拿出来。

    这小鼎上的鼎口处还封着一层锡纸。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锡纸扯开了。

    小鼎内一直没啥动静。冷教官又随意的把小鼎一撇,让它滚落到墙边上。

    我很纳闷,心说他在腰上挂着一个小鼎做什么?难不成这小鼎是个痰盂?

    其实不仅我迷糊,胡子和瑶姐他们仨都犯懵。但瑶姐不管这些小事,她又喊着,让冷教官高举双手,让她那边走。

    这样几个眨眼过后,冷教官顶替了小妹的位置,成了人质。

    至于那小妹,被瑶姐松开的一刹那,她就有些扛不住了。她跟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

    冷教官对我俩示意,让我们快去救人。冷教官还嘱咐说,“用手掌狠狠压着伤口,先想法子尽可量的止血。”

    我和胡子往小妹那边凑去,但瑶姐一看我俩有这举动,她敏感上了。她喝着说,“都别过来,让老娘先走!”

    冷教官先拿出不同意的架势,他跟瑶姐说,“等你走了,这小妹就救不活了。”

    瑶姐对冷教官很没耐心,她立刻骂咧着说,“艹你爹的,你怎么这么事!”

    换做别人,一般都是骂娘,而瑶姐之所以骂爹,我猜跟她的性别有关,细想想,她这么骂娘,岂不是间接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了。

    其实在这种场合,面对这么个女盲流子,她骂几句,本没什么,但冷教官听到后,整个人顿了一下。

    冷教官表情阴沉的厉害,甚至眼神中还露出丝丝凶光。

    他反问瑶姐,“你刚刚说什么?再给老子说一遍!”

    瑶姐不管那些,又特意骂了三遍草你爹!

    冷教官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回了句,“你、找、死!”

    冷教官突然出手了,我现自己的眼神不够用了,也没看清怎么做的,反正几下子他就从瑶姐怀中挣脱出来。

    他还故意退后几步,跟瑶姐对视着。

    瑶姐先是一愣,之后她喊了句,“一起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