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神秘过去-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42章 神秘过去

    乍一看,肥头大耳确实想找茬,但细细一想,这肥头大耳很圆滑,不该在这场合找茬才对,毕竟他又不傻。

    冷教官没急着下啥结论,他反倒把车窗落下来。

    他盯着肥头大耳问,“怎么个意思?”

    肥头大耳嘿嘿笑着,还直搓手。他含蓄的说,“警官,啊不,长官!你们就这么走了,我这儿……”

    他最后没说完,但我们都明白他心里的意思。

    冷教官还立刻回复说,“你不是说认识江所长么?这样吧,你一会给江所长打个电话,让他跟哈市警局的副局联系一下,也提一下我,说今晚的案子,跟我有关。”顿了顿后,冷教官强调,“你把心放肚子里,泰姬宫今晚的乱子,不是坏事,甚至很可能对你们来说,还有好处呢。”

    肥头大耳彻底愣了一下。我细细品着冷教官的话,这里面挺耐人寻味的。

    冷教官又一边把车窗弄上,一边倒车。在车窗马上关死的一刹那,他拿出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跟肥头大耳又提醒说,“对了,我叫冷诗杰。”

    我头次知道冷教官的全名,但说实话,我对警局内部人员了解的不多,所以对这个名字没啥印象。

    冷诗杰带着我们,这就往哈市警局奔去,在这路上,黑轿车跟一辆救护车擦肩而过,我估摸着,这救护车是奔向泰姬宫的。

    接下来的路上,我们都没说啥话。

    二十来分钟后,我们来到哈市警局的门口了。

    现在这时间,警局内很冷清,只有值班的警员。他们也一定收到什么信了,都站在门口等着呢。

    我们的黑轿车和面包车几乎是一起到的。

    黑轿车在前,而且我现冷诗杰开车有个习惯,爱把黑轿车顶在门口。

    等我们仨下车时,守门的警员盯着冷诗杰,他们倒没那么“孤陋寡闻”。

    他们还很客气的对冷诗杰打招呼,一口一个教官的叫着。

    冷诗杰回应了几句,随后他指着黑面包车,跟这几个警员说,“帮忙,卸货。”

    这几个警员拿出犯懵的架势。我和胡子趁空带着他们,一起来到黑面包车的车厢门附近。

    赶巧这时车厢门刚打开,而且瑶姐就靠在车厢门附近,这一刻她身体一侧歪,半拉身体还探了出来。

    瑶姐那张脸,上面的包还是那么多,尤其这才隔了多久,这些包有些都紫了,可见毒性有多大。

    这几个警员冷不丁被瑶姐的外貌吓了一跳,有个警员还立刻问了句,“这是什么玩意?”

    胡子嘘了一声,接话说,“老兄,你是没睡醒还是眼睛出毛病了?这是人,不是玩意儿!”

    这警员瞥了胡子一眼,并没再多说啥。

    我招呼大家,让大家一起把人都抬下车。

    有两个警员配合着,先一起去拽瑶姐。

    瑶姐现在毫无知觉,都说同等体重下,死人比活人难抬,而现在的瑶姐,跟死人也差不到哪去了。

    这俩警员抬的那叫一个费劲,尤其他俩刚把瑶姐抬出来时,有个警员还喘着粗气的又多问了句,“这女子脸上的包是怎么弄得?”

    胡子呵了一声,提醒说,“这娘们啊,生活作风不检点,得了很严重的疱疹!”

    这俩警员都哇了一声,想想也是,疱疹这种病,是挺恶心人的。

    这俩警员还都有松手的架势,瑶姐一下子大头冲下了,要不是我及时跑过去补救的抬了一下,估计她的伤势还得加重。

    我还对胡子使眼色,那意思,你这张嘴啊,别乱扯了。

    胡子嘿嘿笑了笑。这时从黑面包车内跳出来一个特警。

    他对两个警员打手势,还附耳嘀咕一番。

    我不知道特警到底说了啥,但两个警员看着瑶姐的脸,表情明显变了,不是恶心,而是诧异。

    有个警员还轻声念叨句,“冷教官的威风,不减当年!”

    我听完脑子里又是冒出一个问号来。

    我们这些人,反正来来去去折腾了好几趟,才把这些片刀队成员,外加三足金蟾和小肥都弄到审讯室去。

    要换成别的警局,因为规模问题,估计审讯室的地方都不够用,但哈市警局够大,足足有五间审讯室。

    最后我和胡子也随着冷诗杰一起进了警局,至于那些特警,他们开着黑面包车离开了。

    我们仨随便找了个小会议室,一起坐在里面。

    胡子的烟瘾上来了,他问我,“带烟没?”

    我摸着兜,而且想跟胡子一起抽一根,但冷诗杰也摸着兜,拿出一包烟来。

    这烟上面全是洋码子,估计是个外国货,冷诗杰张罗着说,“来来,吸我的,这是一个朋友给我的,是个好货,你俩尝尝。”

    我和胡子有当过线人的职业敏感,一时间没急着接烟。

    我现冷诗杰也挺怪,他说完这话,表情黯淡了不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摇头苦笑着。

    我心说他请别人吸烟,怎么会这表情,难道是抠门,舍不得?但又不像。

    最后我们仨一起吸着这个外国烟。而且小会议室里,立刻烟雾环绕着。

    没多久有人敲门,有个警官走了进来。

    冷诗杰又重复刚刚的动作,请这警官吸烟。我现这警官笑嘻嘻的,倒是挺痛快,立刻接过烟来。

    这警员年纪不小了,估计少说四十来岁,我猜这是个警局老鸟。

    他吸着烟的同时,还跟冷教官胡扯几句,按他说的,很怀念姜专员。

    冷诗杰听到这句话,整个脸突然又暗淡了一下。

    但这都是聊闲呢,随后这老警员话题一转,跟冷诗杰说,“教官,这次这些人被抓回来,都犯了什么事?”

    冷诗杰想了想,回答说,“我只知道他们打精神病院的主意,还趁夜劫走了一个要犯。至于他们有没有其他的罪证……”

    冷诗杰看了看我俩,那意思很明显,让我俩接话。

    胡子立刻补充几句,他提到了王警官,还特意强调,是那个管线人的上线。

    这老警员点头,表示知道这个人。胡子又说,“这次逮回来的少男少女,都是片刀队成员,如果想收集更多的罪证,就要请王警官出面了。”

    老警员一听到片刀队,他倒是很敏感,甚至差点站起来。

    我们仨都留意到老警员的举动了,冷诗杰还问,“有什么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