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反常的杨倩倩-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43章 反常的杨倩倩

    老警员没隐瞒,说片刀队的案子,上头很重视,但他听说,这片刀队的证据现在还没收集全呢,所以现在收网做调查,很可能这些人不会被重判。

    冷诗杰闷头想起来,他还很有节奏的用手指敲着桌子。

    胡子很恨这个片刀队,尤其是瑶姐。这时胡子又拿出一发狠的架势,跟老警员强调,“你们今晚就审问,用点手段,多敲敲这帮玩意儿的嘴巴,记住,一定想法子多收集证据,而且这帮人,不值得同情,务必重判!”

    老警员原本没把精力放在胡子身上,现在他冒出一个疑问。

    他试探的问了句,“你是……”

    他想知道胡子的身份。胡子一下子卡壳了。

    冷诗杰倒是及时给我们解围了,他特意跟老警员说,“这两位是我的同事。”

    老警员又对我俩客气一番,甚至别看他岁数大,我俩岁数小,但他还是拉下脸,给我俩拍了拍马屁。

    胡子拿出很受用的架势,而我倒是没啥感觉,甚至这一刻,我一直想着一个问题。

    瑶姐被抓前,她的举动很极端,反应很激烈。

    我当时就怀疑,她为何挟持人质,非要逃走,甚至弄得跟悍匪一样。

    别看我不知道结果,但我会反向推理。我心说她要不是心里有鬼,要不是觉得自己罪重的话,怎么会如此极端?

    另外我也觉得,光是片刀队的事,还不足以让她这样。

    我最后有了一个很大胆的猜测,瑶姐身上还有别的事,这事一旦捅出去,绝对是重罪。

    我因此跟老警员建议,让他现在就联系一批警力,连夜对瑶姐调查,查她周围的朋友亲戚,搜她的家等等,而且只要这么一调查,绝对能有收获。

    老警员听完有点犯懵,他不知道我为何会有这种想法,但看在我是冷教官同事的份上,尤其这么算下来,我也是个头头,他没条件的点头同意了。

    这老警员没多待,这就急匆匆离开了。

    等小会议室就剩我们仨时,冷诗杰重重的往椅子上一靠,还拿出回忆样。

    我和胡子都没打扰他。这样过了三五分钟,冷诗杰电话响了。

    他接起电话后,又是嗯、嗯了一番,尤其他手机听筒的音量不大,我也听不到什么。

    等撂下电话,冷诗杰望着我,随后又重点打量着胡子。

    冷诗杰说,“老弟啊!”

    胡子最烦别人这么叫他。他立刻咳嗽了一声,还嘿嘿着抢话说,“冷教官,我58年生的!”

    我第一反应是要不要脸?我心说胡子撑死了是个78年的货,他冒充58年?他的脸有那么沧桑么?

    而冷诗杰呢,他先是一愣,之后也嘿嘿笑了。

    我发现冷诗杰很聪明,立刻改口说,“兄弟,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帮忙,而且你为人实在,这事只有你才能做好。”

    胡子最喜欢别人夸他,他这时没多想,立刻点头说没问题。

    要不是碍于冷诗杰在场,我真想好好损损胡子。我心说啥叫人实在?说白了,不就是智商低么?

    但我跟冷诗杰接触这么几次后,我也真把他当成朋友看,既然他是我朋友,胡子是我兄弟,这俩人在我心里都如此有份量,我也就不较真那些小事了。

    我只是旁听着,没接话。

    冷诗杰又跟胡子说,“我一会有事,要先走了,但瑶姐和三足金蟾这两个人,很可恶,也因为他俩,我老爹受到了惊吓,所以你一会找机会,替我好好照顾照顾他们。”

    在说到照顾时,冷诗杰特意加重了语气。

    我和胡子都明白言外之意。胡子哼笑一声,还特意举起拳头捏了捏。

    而我担心胡子没轻没重,一会别弄出大麻烦来,我也这么含蓄的咳嗽一声。

    冷诗杰又看着我,补充说,“出不了事!”

    这话又是大有含义。随后他嘱咐几句,就站起身,往小会议室外走去。

    在出门前,他还留了个电话,说遇到什么事了,给他师父打电话就行。

    我听到这个号码时,冷不丁觉得很熟悉,我多问了一句,“这是谁的电话?”

    冷诗杰回答,“铁驴!”

    我和胡子都一脸懵逼样,尤其我望着冷诗杰走出去的背影。

    胡子跟我说,他想不明白,铁驴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厉害的徒弟了?

    潜意识告诉我,一切没那么简单。

    我俩隔了一小会,也从小会议室走出去。我俩依次看着各个审讯室。

    这些人的待遇不一样,方皓钰、三足金蟾和瑶姐,都被绑到了椅子上,其他人,都只是靠着椅子昏睡着。

    至于那些警员,他们正想着办法,让瑶姐和三足金蟾醒来呢。

    我发现瑶姐脸上的包消退了不少,我怀疑是不是冷诗杰离开时,又对瑶姐做了什么事,比如喂瑶姐吃了什么解毒药呢?

    当然了,我没法求证这事。

    我和胡子在审讯室外随便找了桌子,我俩坐在桌旁,这么默默等起来。

    我脑子有点乱,因为短期内经历了太多的事,我慢慢的琢磨起来。

    没想到突然间,我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杨倩倩的电话。

    我很无语,但我立刻接了电话。

    杨倩倩很紧张我,立刻问,“你那边怎么样了?”

    我跟她不是外人,我提到冷诗杰了,还说我这边的麻烦都没了,现在我和胡子也都在警局呢,准备参与一桩案子。

    杨倩倩听到冷诗杰的名字后,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最后还很诧异的念叨说,“前辈怎么来了?”

    我有点怪怪的感觉,因为冷诗杰的年纪也不比我们大多少,但杨倩倩竟然称呼他为前辈。

    尤其再较真的说,杨倩倩是做法医的,她称呼冷诗杰前辈,岂不是说,冷诗杰也是法医?

    但他不是教官么?我一下子又一脑子问号。

    杨倩倩其实是个很心细的人,要在平时,她肯定会追问我这边的情况,甚至是关心我啥的。但这一次邪门,杨倩倩话题一转,让我继续查案吧。

    我看她这就要撂电话,我喊了句,“等等!”

    杨倩倩被我弄得有些敏感,还问我,“怎么了?”

    直觉告诉我,杨倩倩现在有什么事,不然她不可能这么心不在焉,尤其我之前摊上麻烦时,她竟然关机!

    我反问她,“实话告诉我,你怎么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