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烫敷-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44章 烫敷

    杨倩倩变得支支吾吾,但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她又嘱咐我几句,让我专心查案就是了,之后把电话挂了。

    我默念句,“这丫头……。”而且她越是这种状态,我越觉得有事。

    我犹豫着,想再给她去个电话,但胡子突然站了起来。他望着审讯室那边,还对我喂了一声。

    我知道有情况了,我抛开杨倩倩的事,跟胡子一起凑到审讯室的门口。

    这审讯室内关押着瑶姐和三足金蟾。此时三足金蟾还昏睡着,但瑶姐醒了。

    有两个警员,正打算对瑶姐做笔录,而瑶姐呢,不仅拿出丝毫不配合的架势,还做出一系列很极端的行为。

    她现在被绑着呢,但她不管这些,拼命的晃悠着身体。

    那些勒在她身上的绳子,不仅没被弄松,反倒变得更紧。瑶姐整个人,最后都被绳子累出一层层的感觉了,尤其是她胳膊上的绳子,勒到肉里后,还弄出血来。

    这场面很刺激眼球,胡子忍不住骂咧了一句。其实我也特想吐槽一般的骂一句,打心里更觉得,这瑶姐简直是个不要命的泼妇。

    两个警员一直试图让瑶姐冷静,但他俩苦口婆心一番,压根没啥效果。

    在我印象中,警局现在被管的很严,尤其是对嫌犯用刑这一块。我猜这俩警员也一定是考虑到这层面了,所以只能动动嘴。

    我和胡子又看了一会,胡子捏了捏拳头,跟我说,“这臭娘们疯起来还没完了,我进去看看!”

    我猜胡子也想趁机做点别的事,我很不放心,又嘱咐他一句。

    胡子哼笑了一声,权当是回应我了。

    这审讯室的隔音效果很好,而且也没外扩音。等胡子一闪身,走到审讯室内,我听不到胡子说什么了。

    反正胡子指着瑶姐,嘴皮子动了动。但瑶姐呢,拿出狂笑的架势,一边继续晃悠和挣扎着,一边对胡子破口大骂。

    我了解胡子的脾气,尤其看胡子整个脸沉得厉害,我心说自己也别旁观了。

    我也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赶巧的是,这时瑶姐骂的最凶。她骂胡子,“你妈就是个,你爹就是一只狗,所以生出你这种狗杂种,至于你奶奶,年轻的时候在外面偷汉子,因为你爷爷那方面不行,而且你奶奶偷汉子时,你爷爷为了求个种,还站在一旁给你奶奶和姘头摇旗呐喊呢。”

    都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父母,但瑶姐这番话,大有把胡子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的架势。

    我故意往胡子身边凑了凑,防止胡子突然暴起之下,别把瑶姐打起了。

    胡子也留意到我了,尤其当我站在他身旁时,胡子突然嘿嘿冷笑起来。

    胡子先跟我说,“放心,老子说一是一,绝对没事!”

    随后胡子当着所有人的面,指着瑶姐说,“女士,你的嘴巴够可以的,真毒!跟以前的我很像,但是……”胡子顿了顿后补充说,“我现在是文明人,都说讲文明懂礼貌,所以我这个文明人,不可能说出这么肮脏的话来。”

    我品着胡子这话,其实要我说,他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且他越是这么平静,我越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而瑶姐听完胡子这话,她哼笑起来,还拿出鄙视的样子说,“我骂的就是你这种文明人,你能把我怎么着?有本事对骂啊?”

    胡子摇摇头,突然间,他还一股腮帮子。

    随后胡子紧走几步,对着瑶姐狠狠的呸了一口。

    我怀疑胡子早就有这方面的打算了,而且这一口,绝对是蓄势而发。一大口唾沫,跟迷你的炮弹一样,还巧之又巧的打在瑶姐的鼻尖。

    我听到啪的一声响,这唾沫全糊在瑶姐脸上了。

    瑶姐毕竟是个女子,她被一个“文明人”如此羞辱,在又气又急的情况下,瑶姐简直快崩溃了。

    她想动手,至少是想冲过去跟胡子拼命,问题是她没这机会。

    瑶姐更疯狂的挣扎起来,还撕心裂肺的喊着,那意思要砍死胡子。

    胡子挺着胸脯,故意拿出很得意的样子,他还一转身,这就离开了审讯室。

    我一时间有点犯懵,我心说这个缺德兽干嘛去了?而这么一犹豫,胡子又来个去而复返。

    胡子拿着一个暖瓶,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办公室弄来的。

    他把暖瓶放在桌子上,还把瓶盖拧开。

    这暖壶口冒着丝丝热气。

    胡子把手捂在瓶口上试一试,他点点头,念叨说,“这温度有点烫,但还可以。”

    随后胡子还举起暖壶,直接嘴对嘴的喝了一口。

    我搞不懂胡子,也就这么默默旁观着。

    但胡子喝水就是个摆架子,突然间,他拎着暖壶,几步窜到瑶姐身旁。

    其实瑶姐一直盯着胡子,目光凶巴巴的,而胡子这么出乎意料的举动,瑶姐的目光都没跟上他。

    胡子举着暖瓶,对准瑶姐的脑顶,直接来了个醍醐灌顶。

    一股股的热水,哗哗的往下流。

    瑶姐的脑顶上也因此冒起了大股的热气。我看到这儿,整个心都快从嗓子眼跳了出来。

    我第一反应是,瑶姐会被烫熟了的。

    我也好,那两个警员也罢,全都有冲过去的意思。但胡子趁空对我们一摆手,强调说,“死不了死不了!这水温没那么恐怖。”

    我又稳了稳心,等再仔细一观察,瑶姐浑身除了被烫的通红以外,倒真是没啥危险。

    但这么一壶的热水,被这么一淋,也确实够有冲击力的。

    瑶姐不再乱晃,她整个人都有些木纳了。

    胡子一直没停,等把整壶水都倒干净后,他又把暖壶放在一个墙角。

    胡子故意站在瑶姐面前,而且冷冷打量着她。

    瑶姐又喘了几口气,她突然对着胡子呸呸起来。

    我猜瑶姐想的是,现在她打不到胡子,但呸几口,也能出出气。

    胡子任由瑶姐这么呸了几下,随后胡子摸着裤裆,把拉链打开了。

    隐约间,我们都能看到胡子穿的内裤的颜色了。

    胡子一点不觉得有啥,他指着自己裤裆,对瑶姐喝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还不够骚,还想作死?告诉你,老子正憋着一泡尿呢,你信不信你再胡来,我嗤你一脸骚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