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无人小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45章 无人小区

    瑶姐喊了句,“你敢?”

    这俩人又互相对视着,但胡子的目光很坚定,甚至很冷。

    这绝对是无声的一种较量。我和那两个警员都默默看着。那俩警员拿出欲言又止的架势,而我为了给胡子时间,对这俩警员都试了试眼色。

    瑶姐没胡子狠,渐渐地,她的气势弱了下来。

    胡子又猛地出手。他狠狠拽住瑶姐坐的椅子。

    胡子的力气真不小,他猛地把瑶姐连人带椅子的举了起来。

    随后他使劲一撇,瑶姐整个人飞了出去。

    瑶姐被吓得哇了一声,但因为有椅子护着她,最后她坐着椅子,又狠狠的落到地上。

    伴随咔的一声响,我估计这椅子受到了不小的内伤。

    胡子当着瑶姐的面,大步的走来走去。这期间胡子冷冷的念叨说,“你这小娘们真逗,组建了片刀队?还当上了大姐大?你当自己是什么?很尿性么?呵!那句话怎么说着?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我想问问,你见过真正的悍匪么?”

    胡子拿出厌恶的表情,对着瑶姐使劲扇了扇手又说,“你在和平社会,也就对欺负欺负老实人,但别人老实,不代表他们就没本事,只是他们更懂得怎么遵纪守法,而你,绝对是个没见过世面还硬想装掰的人!”

    胡子特意指着瑶姐,“我告诉你悍匪是什么样,我见过,他会一边哼着歌,一边去用匕首往死了捅人的心脏,他更会把受害者绑起来,然后一边品着美酒,一边用刀,一片片的把人肉削下来。”

    胡子还特意对着瑶姐的胸口一抓,伴随嗤的一声,瑶姐的上衣就被胡子撕碎了。

    瑶姐忍不住的又哇了一声。

    胡子用手做了个刀的手势,对着瑶姐的胸口,来回的比划这么几下。

    我承认,胡子这么做,实在有些不雅,但我更要承认,也就是胡子这种狠角色,才能如此快速的把瑶姐震慑住。

    瑶姐表情很古怪,她变得老实了许多,而且也不接话。

    胡子又连骂带吼了一通,我觉得差不多了。我就把胡子拽到审讯室外面。而那两个警员,这一刻又开始做起笔录来。

    我和胡子都盯着窗户往里看。这是单向玻璃,瑶姐看不到我俩。

    胡子趁空还抻了抻脖领子,刚刚这么一通举动,胡子有些热。

    我看那俩警员虽然问了很久,但却没怎么动笔。

    我又敲了敲门。有个警员从里面走出来。

    我问他进展的如何了,警员说瑶姐现在倒是不闹了,但她一口咬定自己没犯罪。

    胡子嘘了一声说,“她身为片刀队的队长,怎么?还想洗白自己?”

    警员拿出很无奈的样子,接话说,“瑶姐说她跟那些少年,只是闲暇之余混在一起,并没教唆那些少年犯罪。而且……警方目前也没掌握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我和胡子都一皱眉。我俩跟这警员又聊了一些,尤其我还问,瑶姐交没交代派人去救方皓钰的事?

    这警员同样摇摇头。

    最后这警员都回到审讯室。而我和胡子观察一番后,我觉得这么下去不行。

    我跟胡子一起,又去其他几个审讯室看了看。那些片刀队成员,尤其是已经醒来的,也都被问着话呢。

    但这些少年,就跟事先串通好了一样,口径一致,都往自己身上揽罪儿。

    我最后跟胡子去了值班室,我见到了那个老警员。

    他坐在一张桌子前,拿着几份传真,正呆呆出神,估计是想什么事呢。

    我凑过去,把传真接过来。我和胡子串换着看了看。

    这传真都是跟瑶姐有关的资料,包括瑶姐有哪些朋友,她以前做过什么事,甚至家庭住址等等。

    老警员这时还强调一句,说王警官正在赶来的路上,至于怎么调查瑶姐,要等到明天早晨开个案情分析会才能确定。

    我对警局这一套办案流程并不怎么了解,所以我没接话,就这么边默默听着边看传真。

    最后我把精力放在瑶姐的住址上。

    按传真资料所说,瑶姐原本在绿景湾租的房子,而在半年前,瑶姐又花钱,把这房子直接买了下来。

    我突然有个想法,还念叨句,“绿景湾?”

    胡子和老警员都看着我,老警员接话,跟我说绿景湾具体在哪。

    其实我对这个绿景湾早就有印象,因为这个楼盘没少做广告,尤其哈市的公交车上,贴的全是它们的广告。

    我心说这楼盘地理位置有点偏,尤其还是在坟场的基础上建的,说白了风水不好,另外整个绿景湾建的楼房几乎是一大片,再加上价格太贵,现在根本没多少人在那里住着。

    我又往深了想,瑶姐这个人,又不是白痴,她以前在绿景湾租房,那就不多说了,还可以理解,但她要是买房的话,有那么多选择,为何非对绿景湾的原租房这么感兴趣?

    我把这疑问说了出来。胡子跟我想到一块去了,他还补充说,“那房子里一定有古怪。”

    老警员赞同的点头,但他又强调,说在瑶姐被带到审讯室前,有警员搜过瑶姐的身,没发现钥匙之类的东西。

    老警员的意思,等明天白天,找个技术警去瑶姐家看看。

    我倒是觉得时间很重要,不然真到了明天,谁知道会出现啥变数?

    我看了胡子一眼。胡子明白我的想法,他无奈的吐槽说,“得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老警员一脸不解的看着胡子。

    我岔开话题,跟老警员要了一把车钥匙。

    我和胡子这就走出警局,之后我俩开着一辆警车,向绿景湾赶去。

    我和胡子以前都是用的线人车,这次开着警车,我俩都觉得不自在,尤其我这么司机,一直有种怪怪的感觉。

    这样过了半个钟头,我俩来到一个单元门前。

    我俩下车后,一起抬头往上看。

    瑶姐家就是这楼的顶楼,十八层,东户。

    胡子吐槽说,“这瑶姐脑子里灌屎了,竟然住在十八层地狱。”

    我倒没胡子这么多感慨,还招呼他,一起走进单元门。

    但等我俩来到电梯里时,我俩看着电梯,全都一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