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妖人苏醒-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47章 妖人苏醒

    我打心里有个猜测,这枪都是走私来的,又或者跟哪个黑市贩子买的。

    胡子这时又想到一个问题,他问我,“这枪买来做什么?要分给片刀队的成员?”

    我觉得不太可能,尤其片刀队这个名号,说白了就是用片刀的,怎么可能最后改成枪?难道要叫片枪队?

    当然了,我和胡子也没太往深了分析,毕竟这都是警方要调查的事了。

    我给警局的值班室去了个电话,老警员接的。

    我把这里的情况说给他听。他当场就被震慑住了,还立刻接话说,“私藏枪械,这罪大了。”

    我让他这就联系110指挥中心,让调度员联系附近派出所的民警。

    老警员一口应了下来。

    我又问他,“审讯那边都有什么进展了?”

    他跟我汇报一番,按他说的,那些片刀队成员和三足金蟾都醒了,正被问话。最后他还提到了方皓钰,但老警员拿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强调说,“那是个疯子,咱们从疯子身上,怎么做笔录?”

    我忍不住的一皱眉,其实我打心里明白着呢,方皓钰才不是疯子,他只是装疯卖傻才对。

    等撂下电话,我跟胡子商量一番。

    我俩不想在这里一直等着民警的到来。而且这又不是凶案现场,也没啥封锁现场和做路径规划的说法。

    我和胡子这就悄悄退走了。

    我俩坐回警车,又一路赶到哈市警局。

    我俩先去瑶姐所在的审讯室的门口看了看。

    此时的瑶姐,一脸颓废样,估计警方已经把她私藏枪械的事说给她听了。

    胡子对瑶姐的印象不是很好,这时又捏了捏拳头,说他还没替冷诗杰好好教训这娘们呢。

    我提醒胡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而且细想想,他之前还用烫烫的热水给瑶姐洗了个澡,这种教训,也挺狠的。

    我俩又去其他审讯室的窗外,看了看片刀队的成员的情况。

    有的成员比较凶,依旧拿出一副死磕到底的架势,但大部分少年都被吓到了,甚至拿出一脸懵逼样。

    我们最后来到方皓钰所在的审讯室门前。这时门前还站着两个警员,他俩正聚在一起吸着烟呢。

    我看他俩的状态,估计原本都在家睡觉呢,因为有任务,又都临时赶过来的。

    他俩也一定被老警员嘱咐过什么,当见到我和胡子时,他俩倒是“认识”我俩,还特意称呼我俩为专员。

    胡子又小小虚荣了一下,他轻轻嗯了一声。

    我跟他俩随便聊了聊,趁空我也往审讯室内望了望。

    方皓钰呆呆傻傻的,正抱坐在椅子上。他一边瞎晃悠着椅子,一边望着屋顶,乱哼哼着歌。

    这俩警员都拿出无奈的样子,甚至还问我,“专员,有必要继续审问下去么?”

    胡子冷冷回了句,“那小子装的,给我打!打到他清醒了为止!”

    这俩警员明显不这么认为,他俩还互相看了看,但都没接话。

    我倒是觉得,有这俩警员在场,方皓钰或许有些“腼腆”吧。

    我对他俩摆手,让他俩继续吸着烟,一会别来打扰。之后我和胡子一起走进了审讯室。

    当方皓钰第一眼看到我俩时,他整个身体明显顿了一下,但很快的,他又傻傻的念叨说,“飞机人,起飞……红蜘蛛,变形!”

    胡子嘘了一声,跟方皓钰说,“装,接着装!我说老弟,你这么弄,有意思么?”

    方皓钰不理胡子。我趁空四下看了看。

    我先把窗帘拉下来了,又把这屋内的监控都关了。

    在门外站着的那俩警员,也一定留意到我的举动了,但他俩很听话,没打扰我。

    最后我跟胡子一起坐在方皓钰的对面。我指着这屋内,跟方皓钰说,“外人看不到,也听不到,咱们私下好好聊一聊。”

    方皓钰嘻嘻笑了,他不卖我的面子,继续疯言疯语。

    胡子实在看不下去,指着方皓钰,爹长妈短的骂起来。

    而我靠在椅子上,好好回想了一番。

    最后等胡子骂累了,方皓钰也不咋说话时,我开口了。

    我问方皓钰,“你被抓后,本该注射死刑,后来出了岔子,又被送到精神病院。按理说,没人知道你被关在精神病院!但三足金蟾怎么能出现?我想,是你找来的吧?你真行,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胡子没听出我的言外之意,他接话说,“找三足金蟾还不简单,他只要偷到黄医生的电话,偷偷给三足金蟾打电话就是了?”

    我摇摇头,那意思没那么简单。

    笨寻思,方皓钰要这么直接的找三足金蟾,手机上会留有记录,一旦被警方发现,再顺藤摸瓜……

    我继续琢磨着,而且我有了一个很大胆的猜测。

    我不想问方皓钰,反倒想诈一诈他。

    我嘿嘿笑了一通,跟胡子说,“兄弟你知道么?方皓钰其实是钓鱼呢,咱们都成饵了,他说江州的那个宝藏,其实就是个疑冢,而且这个疑冢就在三足金蟾的眼皮子底下,所以警方或小柔的人,他们本以为从方皓钰嘴里套出了宝藏的信息,结果他们去了江州,无形中成了传话筒。三足金蟾可是个老油条,尤其还是个地头蛇。他这么调查和打探了一番,就知道失踪的方皓钰的下落了。”

    胡子听的一愣,突然间,他又骂了句狗艹的。

    而方皓钰呢,他不理会胡子看他的诧异目光,反倒盯着我。

    这一刻他不再疯言疯语。

    气氛一度这么沉默着。就凭这些,我猜这么一通诈是诈成了,说白了,我猜对了。

    又过了一两分钟,方皓钰笑了,那股子久违的坏劲儿,又浮现在他脸上。

    方皓钰对我使劲拍手,连连说,“精彩!”

    我对他做了个手势,那意思,让他接着往下说。

    方皓钰做了个要吸烟的动作。胡子绷着脸,根本不想给他。

    但我劝了胡子一句。胡子把烟盒掏出来,甩给他。

    方皓钰一边点烟,一边还蹲到了椅子上。

    他闷头吸了半支烟,我猜这期间他也一定想事呢。最后方皓钰把半截烟一撇,又跟我和胡子说,“在聪明人面前,我也用不着装傻了。张超、胡子,咱们又见面了哈!”

    最后这一句,方皓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了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