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赎魂咒-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48章 赎魂咒

    我现方皓钰这么一说完,原本的气氛又冷了不少。

    我和胡子都绷着脸,盯着方皓钰。

    方皓钰没跟我俩对视,他反倒拿出很痛苦的架势,对着自己的头顶使劲抓着。

    方皓钰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头,跟秃顶不一样,而且他头质量很不错,但被这么抓了几下,他竟然硬生生抓了一大把头下来。

    方皓钰不在乎,随意的把手中头丢掉,他又继续抓着。

    他还自言自语念叨着,“我真他娘的有病,信了你们两个狗东西。这下可好,不仅把我自己搭了进去,还让邓爷死了。呵呵呵……”

    他邪笑一通后,又猛地盯着我俩说,“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么?我瞎,眼瞎啊!”

    我听着他的话,说实话,内心被触动不小。

    细细品着,他这一番话也没说错,我和胡子为了减刑赎罪,当了线人,在邓武斌的案子被侦破之际,我俩也成了不仁不义之徒。

    我没急着回复什么,而胡子没这么想,他呸了一口,还接话说,“你个变态,快说,宝藏在哪?识相的,早点交代,我代表组织,还能给你从宽处理。”

    方皓钰冷冷打量着胡子,而胡子不甘示弱,眯着眼睛,凶巴巴的盯着他。

    这俩人沉默稍许,方皓钰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他突然开心的笑了,而且也不蹲着了。

    他一屁股又坐回椅子上。他点头连连说好,之后又说,“既然事都生了,咱们说以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东西没用!咱们还是学商人那样,谈谈以后吧。”

    没等我和胡子说啥,他故意往前探了探,邪笑着说,“你们猜猜,那个宝藏到底有多大的价值?”

    方皓钰伸出一根手指,我猜他是想给我俩提醒什么。

    但这一根手指,代表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胡子索性乱猜测的反问,“你的宝藏,有一个亿?”

    方皓钰嘻嘻笑着,他答非所问的回答,“一个师,老子别的不敢保证,但拿这笔宝藏去装备一个师,绰绰有余。”

    胡子骂了句,“狗艹的啊!”

    而我心里突然一紧。我心说一个师是什么概念,而且装备一个师,大的不说,怎么也有的坦克和装甲吧,另外还得有步枪和子弹,这要算下来,方皓钰的宝藏,岂不是天文数字?

    我和胡子又互相看了看。

    方皓钰拿出懒洋洋的架势,整个人蜷着,半趴在桌子上。

    他现在没魔方,但他还是拿出掰魔方的意思。

    他趁空念叨,“原本真宝藏的具体位置和说明,也被我写在一张纸上,藏到了魔方内,但为了保险起见,我偷偷把魔方内的纸拿走了,所以现在只有我,知道宝藏的具体所在。”

    我听到这,突然明白了,心说我本来还错坏刚子,以为是他偷走了玄机,另外我也想吐槽,觉得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要不是我和胡子紧盯着刚子,怎么会接触到片刀队,又怎么会被千丝万缕的联系下,又撞破方皓钰逃跑的计划?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反正我突然叹了口气。

    方皓钰和胡子都看着我,尤其胡子,拿出一脸不解的架势。

    我抛开杂念,尤其方皓钰说了这么半天,一直强调这宝藏多有价值,我心说接下来我也该奔入主题,往下聊聊关键的事了。

    我站起身,向他走过去。我这举动引起了方皓钰的警惕。

    胡子也急忙站了起来,他虽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拿出完全配合我的架势。

    我对胡子和方皓钰示意,那意思,我没恶意。

    我最终还一伸手,把方皓钰面前的那个烟,又从桌子上拿了起来。

    我点了根烟,顺手也想把烟盒揣回去。

    方皓钰有股子犟劲儿,他突然抢了一下,而且力道很大。他又这么样的把烟盒拿到手里。

    我跟他互相盯着。方皓钰自行点了一根烟。其实我能感觉出来,他不想吸烟,但他想要一个效果,就是我有什么,他也要有。

    我没在这件事上较真。我吸了几口烟,又问方皓钰,“说吧,你的条件!怎么能让你把宝藏吐出来。”

    方皓钰摆弄着手里的烟,跟我说,“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不傻。我之所以没死,最后又被送到精神病院,肯定跟这个宝藏有直接的关系,但你们知道么,我想活下来,就得一直在精神病院装疯卖傻,那滋味,正常人都抗不了多久,而且每个人这辈子就只有一条命,像那些轮回转世的说法,那都是屁话,糊弄傻比的。所以……我的条件很简单,这宝藏我可以双手奉上,完全交给国家,而国家呢,要赦我无罪,让我成为自由人。”

    说到这,方皓钰有些激动,还把烟撇了,又强调句,“我可以保证,以后不再杀人,不再犯罪,而且我会隐姓埋名,做一个老实巴交的人!”

    胡子第一反应是喊了句,“不可能!”

    随后胡子补充说,“你杀了那么多人,黄浦江的某处岸边,都快被那些受害者的尸骨填满了,你还能想这么美,想让自己无罪?”

    其实我跟胡子想到一块去了,这话也是我想说的。

    我默默观察着方皓钰的表情。

    方皓钰就好像听到多好笑的笑话一样,他哈哈笑着,撕心裂肺的笑着,尤其还把头仰起来。

    但前一刻他是这个举动,下一刻他又突然严肃的正视着我俩。

    他指了指我,又特意指了指胡子说,“我听说两位以前也是戴罪之身,既然有这么个例子,你们能赎罪,我为何不能?而且我提供的宝藏,如果能装备一个师,再让这个师去做任务,保卫国家,造福人民之类的,这又是多大的贡献,又能救多少人?”

    胡子一下子被方皓钰问住了,他这、这几声。

    而我一直靠在椅子上,反复品味着方皓钰说过的这些话。

    整个审讯室又持续的静了三五分钟,门口传来敲门声。

    我站起身去开门。在门开的一刹那,方皓钰又疯言疯语的装起精神病来。

    门口站着那俩警员,他们对我笑着,其中一人还含蓄的问了句,“专员,怎么样了?”

    我回头看了看方皓钰。

    有那么一瞬间,方皓钰疯笑的表情僵了一下,他偷偷盯着我看了一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