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缺血-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49章 缺血

    我知道,方皓钰这要求,我搞不定,而且他现在装疯卖傻的事,也绝对瞒不了多久。

    我对这俩警员说,“务必守着方皓钰,但也别急着做笔录,等我的消息。”

    这俩警员对我这个命令很不解,但他俩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我又对胡子打手势,我俩一起走出审讯室,还特意来到一个无人的小会议室内。

    胡子问我,“你有什么打算?”

    我懂他的言外之意,我苦笑着说,“咱们现在能做的,是把方皓钰的要求反应上去,让警方考虑着怎么处理吧。”

    胡子冷不丁还有点急了,他悄声又念叨句,“宝藏充公?”

    我没回答他。胡子骂咧几句,还拿出一脸肉疼的样子。

    我拿出手机,打脑子里还琢磨起来。

    我心说方皓钰这事,到底跟谁说妥当呢?

    我想来想去的,最后把人选确定为铁驴,而且我也记得铁驴的电话号。

    我也不管现在啥时间,给铁驴打了一个电话。

    但电话很快通了。铁驴的语调有些冷,他问,“哪位?”

    我说我是小闷。

    铁驴咦了一声,他又接着问,“听杨倩倩说,你们刚才被警方的人弄乌龙了,怎么样,没大碍吧?”

    我自认跟铁驴的关系还不错,而他在知道我和胡子有麻烦后,竟然没主动关心我俩,这又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铁驴看我不回答,他又催问一句,那意思,你现在在哪呢?

    我回复说在警局,之后我又把方皓钰的事,简要跟铁驴说了说。

    铁驴一听到方皓钰的条件后,他骂了句,“无耻!”

    我对这俩字很敏感,而且我隐隐觉得,方皓钰这要求,在铁驴看来,怎么似乎有商量的余地呢?

    当然了,既然我和胡子没戏了,我也犯不上那么积极的充当谈判专家的角色。

    我又含蓄的跟铁驴说了几句,让他掂量一番,要不要把方皓钰的事往上报。

    而铁驴呢,又连连提醒我,说让我等消息。

    我因此觉得,铁驴似乎很想让我插手方皓钰的案子。

    我俩的通话并没太久,等撂下电话后,我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用不了多久,天就亮了。

    我和胡子这一宿下来,很疲倦。

    我哥俩一商量,得找个地方睡睡觉。

    其实警局的会议室挺多,我俩随便找个地方睡一会都行,但我怕等醒来时,那些条子都已经上班了,我俩面对他们时,又有些尴尬。

    我和胡子一起离开警局,当然了,在经过警局大门时,我要遇到老警员了。

    我让老警员给我俩订一个酒店。其实我不是想让他掏钱,而是我和胡子没身份证,要是没警方打招呼,我俩能选的酒店实在不多。

    老警员倒是挺痛快,他这就拿起电话,联系了离警局不远的格林。

    就这样,我和胡子入住格林了。

    在哈市来说,格林的条件算是中上等的了,我俩简单洗了洗,又各自睡起来。

    但我心里有太多的事了,这一觉睡得并不好,也就到了第二天上午**点钟,我自然醒了。

    我懒懒的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窗外,其实打心里,我正琢磨事呢。

    这次回哈市,我最想见两个人,杨倩倩和小乔。

    一提到杨倩倩,那还好说,但一提到小乔,我总觉得心里有根刺一样,但话说回来,我是孩他爹,小乔是孩他妈。

    我摸着手机,这么犹豫一番后,我先给杨倩倩去了电话。

    现在这时间,杨倩倩正在上班。她知道我的新号码,所以接通时,她先喊了句小闷。

    我听着她的声音,明显很沙哑。我反问她,“一宿没睡?”

    杨倩倩不正面回答,反倒问我,“你那边的案子,处理怎么样?”

    我打了个马虎眼,那意思,把情况上报给组织了,等组织消息呢。

    我其实想约杨倩倩一起吃个午餐,而且顺带着,也想打听下小乔的消息,尤其把小乔电话要过来。

    但没想到这么赶巧,没等我提吃饭的事呢,杨倩倩主动说起小乔了。

    杨倩倩的意思,小乔现在病的很厉害,昨夜都有生命危险了,还差点过去。

    我很诧异,因为印象中,小乔的身体一直不错,也没啥特大病。

    我问杨倩倩,“怎么回事?”

    杨倩倩解释了一番,那意思,小乔生完孩子后,身体就变得很差,而且找医生看了,说是心肌缺血,外加小乔本身还是个低血压,所以犯起病来,真的很危险。

    我更诧异了,心说生孩子竟然有这种后遗症?

    但我又不是医生,一时间判断不了。

    杨倩倩说她今天工作很忙,可能一整天都走不开,她也希望我能去看看小乔。而且她再三强调,说小乔很想我。

    我承认,被杨倩倩这么一说,我整个心又记挂着小乔了。

    杨倩倩又跟我聊了几句,尤其把小乔的现住址告诉我了,之后把电话挂了。

    在我和杨倩倩通话的期间,胡子也被弄醒了。这时他看着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他追问几句。

    我把小乔的情况说了说。

    胡子倒是没觉得有啥,他接话说,“你个没良心的,你媳妇既然病了,你当然得去看看了。”

    随后他还提到了张凡,也就是我的那个孩子。胡子念叨说,“那熊孩子多大了?得一岁了吧?我这个当长辈的,还没见见他呢。”

    我真搞不懂胡子为何会这么积极,半个钟头后,我俩就一起下楼了。

    在路上,胡子还特意去了一个妇婴用品超市,买了一大堆的玩具。

    也因为这些玩具太多了,胡子最后拿大号塑料袋打包的,把这一堆玩具扛着背起来。当然了,这爷们也童心大起,手里牵着一个玩具乌龟。

    这乌龟很萌,底下有四个小轮,尤其被一根绳牵着,它一边往前走,一边身上四个小爪也动来动去的。

    我发现胡子这么一牵龟,我俩走在路上,回头率简直是百分百。

    胡子很享受这种回头率,还跟我强调,“怎么样?老子买东西有眼光吧?”

    我呵了一声,心说大家看的绝不是乌龟,而是看你才对吧?但这话我没直说出来。

    按杨倩倩说的,小乔住在东湖壹号小区。这也是个富人区了。

    我俩最后打了个出租,来到小区门口。

    我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楼群,正合计着,一会怎么找到小乔所住的楼号呢,这时有个保安出现了。

    他冷着脸,打量着我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