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爹与老弟-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一章 爹与老弟

    我俩被这个保安弄得很敏感。   壹看  书  ·1kanshu·而这保安呢,很明显是误会我俩了。

    他对我俩拿出不耐烦的样子,摆手说,“搞推销的吧?走开走开,这小区不让你们进。”

    胡子低头看了看自己拽的那个玩具王八,又掂了掂背着的那个包袱。

    胡子哼了一声,反问保安,“你瞎么?我俩是搞推销的?我是脑子进水了?就算推销玩具,也应该去幼儿园才对,来这种小区做什么?”

    没想到这保安还挺要面,一听胡子这话里不干净,他立刻反驳,“骂谁呢?”

    胡子跟他一起,你来我往的喊了几句。

    我其实也觉得这保安没啥素质,但我俩也犯不上跟他一般见识。

    我趁空打了句圆场,也告诉保安,我俩是来找人的。

    这保安冷不丁对我有些迁怒,他没好气的说,“找谁?”

    我心说这保安管的也太宽了些,难不成他以为自己是警察?

    我提了小乔所在的住址。我发现这小区确实有很特别的地方,保安听完后,立刻回到他的保安室。

    我隔远看着,他似乎拿起对讲机,还对着操作台摆弄一番。

    我怀疑他用这个对讲机,能直接联系到户主家。

    我和胡子耐心等了一会儿,其实只有我有耐心,胡子看着保安,拿出非常不爽的架势,还趁空跟我念叨说,“这爷们就是个屁!一看就没读过多少书!”

    我随口应了几声,也让胡子别想那么多,消消气。

    这样过了一分来钟,保安对我俩摆摆手,他还把大门打开了。  壹看书 ·1k要a ns看hu·

    我和胡子算是折腾了一番,这才进了东湖壹号。

    我俩又看着提示牌,最后来到一栋楼下。

    这里的房子,几乎都是复式别墅。我俩直接上了三楼,我还敲起门来。

    我本以为小乔会来开门,但敲了两通,门打开后,我看着门里这位,稍微这么一愣。

    这人年纪不大,跟我和小乔不相上下,此时她穿着一个围裙,手里拿着一个扫把。

    胡子皱了下眉,悄声问我,“走错家了吧?”

    我摇摇头,而且较真的说,我跟这女子有过一面之缘,之前小乔在妇婴医院养胎时,这女子就住在隔壁,她是小乔的保镖。

    这女子也认识我,尤其她还是个直性子。

    她没立刻让我和胡子进屋,反倒往门口一堵。她跟我说,“闷哥,乔姐生病好几天了,你这个当老公的,怎么才来?而且自打乔姐生完孩子,你都露过面,你说你这个当爹的,是不是也忒不负责了!”

    我没急着接话,胡子倒是挺替我打抱不平的。他喂了一声,特意指着我俩说,“姐们,我最烦你什么情况都没了解呢,就说我俩怎么怎么不好。你知道这一年多,我俩到底经历了什么?”

    女保镖拿出不让步的架势,反问胡子,“经历天大的事,也该想着媳妇和孩子吧?”

    我看这架势,胡子又要跟这女保镖打起嘴炮。

    我特想查查黄历,心说今天是不是日子不好,对出行不利?

    而没等他俩说上几句呢,屋内传来咯咯咯的笑声,这分明是张凡的。

    我听到后,心头突然一紧。至于胡子,他拿出懒着跟女保镖较真的架势。

    胡子来了个强行突破,故意往屋内挤。女保镖本来还是不想让,甚至挡在胡子面前。

    但胡子是男子,无形中占了便宜,想想看,要是胡子一直这么挤下去,肯定会顶到女保镖的胸口。

    女保镖最后被胡子的无耻打败了。她无奈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索性来了个借光,紧随胡子之后,等走到屋内,我还随手把门关上了。

    胡子的目标很明显,直奔大厅内的小孩而去。

    胡子哈哈笑着,还把装着玩具的大兜子拿下来放在地上。他翻着里面,最后拿出一个拨浪鼓来。

    胡子摇着拨浪鼓,又像张凡走去。

    此时的张凡,正躺在沙发上,他这么小小的孩子,对拨浪鼓很好奇,瞪着乌黑的眼珠子,看着胡子。

    我说不好此刻心里的感觉,很复杂,而且我没胡子这么积极的走过去,反倒隔远打量着张凡。

    女保镖趁空来到我身边。她跟我说,“你这个当爹的怎么回事?不喜欢孩子?”

    我不理她这茬,我又四下看看,问道,“小乔呢?”

    女保镖倒是变得挺快,她还抿嘴笑了,跟我说,“闷哥你还算有良心。”

    随后她往楼上指了指。我本想顺着大厅的楼梯,直接去楼上的,但刚有这举动,女保镖把我拦住了。

    她跟我说,“乔姐刚休息,而且连续好几晚都难受的没咋睡。”

    女保镖的意思,让我等小乔睡醒后再上楼。

    我点点头。赶巧的是,这时胡子和张凡的笑声一起传了出来。

    张凡是个孩子,笑的比较脆,而胡子呢,笑声中有点贼兮兮的。

    我把精力放在他俩那边,也凑了过去。

    这张凡是个小胖孩,看着很萌,而且胡子特意打量着张凡和我,反复的作比较,最后他下了个结论,说好神奇,这孩子长得很像他爹。

    我心说这是什么话,孩子不像爹的话,那就出问题了。

    我承认,自己这辈子头次跟这么小的孩子打交道,我冷不丁有点手生。

    我想抱他,问题是不会。

    我发现胡子在这方面比我强,至少能抱着张凡,还一悠一悠的。

    女保镖本来正做着家务呢,看胡子最后把张凡抱起来,还在原地直转圈,她有些耐不住了。

    她让胡子快把孩子放下来。而且她还交代给我俩一个任务。

    按女保镖说的,这孩子一岁了,正在学说话呢,而且刚会说,我俩要是有空的话,多说说叠音字。

    胡子拿出诧异样,反驳说,“不对吧,小孩子都一岁多才会说话,这孩子怎么说话说的这么早?”

    女保镖也不多解释啥,她蹲在我旁边,指着我说,“叫爸爸、爸爸!”

    女保镖反复引导了好几遍,张凡盯着我,最后竟然真的含糊不清的念叨一句。

    我承认,听着爸爸两个字,我脑袋里跟打了个雷一样。

    胡子高兴地直拍手,他还立刻指着自己,反复跟张凡念叨说,“来,叫叔叔,叔叔!”

    这一次张凡没超水平发挥,而且也不知道这熊孩子咋想的,就当胡子快没耐心的时候,他含糊的念叨句,“老……老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