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春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章 春秋

    这一瞬间,胡子跟被石化了一样,其实我也没好过到哪去。   一看书   ·1k anshu·

    我心说胡子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叫他老弟,尤其张凡还是个婴儿,这句老弟,岂不跟核弹头一样,在胡子心中爆炸了?

    胡子愣了有几秒钟,之后他拿出一副简直快要崩溃的样子。

    他隔空做了个要掐张凡的举动,但随后他又缩回手,使劲抓着自己的头发。看得出来,胡子很痛苦。

    女保镖看着这一幕,她很不解,还特意问,“你这个爷们怎么回事?”

    胡子指着张凡,气的都结巴了,跟我俩说,“你们听到,他刚刚叫我啥了?”

    这一刻,也不知道是赶巧还是咋的,张凡又对着胡子叫了句,“老……老弟!”

    我心说这熊孩子,是真不怕事大。但我考虑到胡子,灵机一动。

    我解释说,“兄弟,我儿子叫你老爹呢,你没听到么?”

    胡子一愣。张凡似乎叫上瘾了,左一声右一声的叫起来。

    好在张凡的齿音很强,这弟和爹,几乎是分不清的。

    我又这么安慰胡子几句,尤其强调,这孩子想认你做干爹呢。

    我发现胡子是一个很有父爱的人,他被我一通说,最后看着张凡,很明显是一脸爱意。

    女保镖并没陪我们太久,很快的,她又继续做起家务。

    而张凡跟我俩折腾一会后,沉沉的睡去了。

    我和胡子一时间没啥事了。胡子偷偷问我,“要不要回警局看看方皓钰?”

    我相信,警方真要对方皓钰的条件有什么态度了,铁驴一定会电话通知我的。   要看 书  ·1ka书nshu·

    另外小乔还没醒。我想再等等,甚至见见她。

    我就示意胡子,那意思不着急。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钟头。张凡这熊孩子倒是醒了,他是个很有体力的小孩,这一刻又咯咯笑了。

    胡子有个想法,跟我说,“反正现在也是闲待,不如带咱俩的儿子去外面转转,不然小男孩,一直闷在家里,最后容易成娘炮。”

    我其实也多多少少有点待不住的感觉了。外加我心说我们俩带着张凡出去,应该没啥问题。

    我点头同意了。我和胡子这就要出去。

    但女保镖把我俩拦住了,她一看胡子抱着孩子,就明白我俩的意思了。

    她连连说不行。胡子上来死磕的劲儿,外加这一次,我也帮着胡子。

    女保镖最后妥协了,跟我俩说,“带孩子出去可以,但要再跟一个人。”

    胡子理解差了,立刻接话说,“既然这样,你赶紧脱围裙吧?”

    女保镖摇摇头,还一摸兜,拿出手机来。

    一刻钟后,楼下来了一辆q7,司机还是个女的,估计也是小乔的保镖。

    我和胡子带着张凡一起上车时,我还特意观察下这个女司机。

    她长得很凶悍,往简单了说,跟缩小版的姚明一样,另外她穿着一身西服,脑袋后面还扎了个小辫。

    她让我俩叫她阿斌就行。

    光听这名字,我更觉得,这是个地地道道的女汉子。

    等上车后,阿斌特意让张凡坐在副驾驶上,这副驾驶还有儿童座椅。

    我和胡子都不是挑事的人,我俩一起坐到了后面。

    按胡子原想的,我们带张凡去儿童公园或者之类的地方转一转就成,但阿斌又说了个地方春秋火锅。

    我和胡子听到这四个字时,都拿出不理解的架势。

    我心说这孩子才多大,能吃火锅?

    胡子还呵呵笑了,问阿斌,“姐们,午饭没喝酒吧?”

    阿斌冷冷瞪了胡子一眼,解释说,“春秋里面有个亲子乐园,环境也不错,到时你俩就知道了。”

    她还这就起车,直奔春秋而去。

    这一路上,我俩除了逗逗张凡,也跟阿斌聊了几句。

    阿斌这人,不善于说话,而且还不会笑。气氛好几次变得特别尴尬。

    胡子一定是觉得尴尬了,他跟阿斌说,“放点音乐吧,也给孩子陶冶下这方面的情操。”

    阿斌点开车载mp3。我都做好听音乐的准备了,没想到这里面播出来的,不是歌,而是一段无声的视频。

    我和胡子都看着这个视频。这也分明是个监控拍下来的。

    我第一反应,这是个金店,而且看规模,不是太大,也正在营业中,但很快了,来了两个男子。

    他们是骑一辆摩托来的,还都带着口罩,穿着风衣,其中一人拎着一个瘪瘪的麻袋。

    这俩人进金店后,一人立刻掏出枪来,甚至用枪指着顾客和营业员,另一人拿出一个黑棒子,在空中挥舞着,估计也说着威胁的话。

    金店内其他人都被吓住了,立刻都躲到一个墙角。这俩人也着手进行抢劫。

    我搞不懂阿斌为何会放这段视频。我多问了一句,“这是哪拍摄的?”

    阿斌回答,“沈市的法库,这县城的金店,被劫没几天。”

    胡子嘘了一声,说这俩匪徒也太菜鸟了,你们看看,这抢劫速度,慢的跟蜗牛一样。

    我其实也感觉到了,甚至跟方皓钰那些悍匪一比,这俩人简直有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感觉。

    阿斌倒是对胡子的话兴趣很大,她又问,“这俩抢匪怎么才能提速呢?”

    胡子指着拿黑棒子的抢匪,补充说,“使用这棒子就耽误事,如果换一下,在这棒子的尾端焊上一排小钩子,你想想,他划拉金条金项链的速度,还能这么慢么?”

    我盯着视频,赞同的点点头。

    阿斌又一转话题,其实她也很鄙视这俩抢匪,而且她还是从另一个方面出发的。

    她的意思,这俩人只带着一把枪,当时金店那么多人呢,但凡是个懂点身手的,抓住机会,只要把这枪抢过来,或者把这抢匪降服,这金店就不会被洗劫了。

    胡子接话,又针对夺枪这事,跟阿斌聊了几句。

    而我倒是对讨论这事的兴趣不大。

    我心说阿斌真是当保镖的料,连闲暇之余,也一直对这种视频情有独钟。

    我拿捏尺度,最后还特意绕过抢劫金店的事。我们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点别的。

    这样没多久,我们赶到春秋火锅了。

    胡子跟个奶爸一样,抱着张凡,我们仨走了进去。

    我头次来这个地方,但不得不说,只一眼,我就被这里面的情景弄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