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夺命代驾-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5章 夺命代驾

    我和胡子轮番上阵,继续对王中举套话,胡子更是劝王中举又喝了一瓶酒。

    但王中举越发的萎靡,原本还能傻笑,后来连笑都没了,绷着脸,耷拉个脑袋,我要是不总推他一把,估计呼噜声就传出来了。

    我想起一句话来,有人把喝酒归为四个状态,一是喝多了后的瞎咧咧,二是不爱说话直犯困,三是昏迷不醒,四是直接拉到医院洗胃去。

    而现在的王中举,明显在第二状态呢,甚至眼瞅着奔第三状态去的。我最后不得不放弃套话的打算了,不然把他撂这了,我和胡子还得送他回家。

    我又主动张罗着散局吧,当然了,这顿饭说好是王中举请,他现在这样也甭想逃单。我把他钱包拿出来,点了几张票子塞给服务员了。

    另外王中举一听要走,他又说他开车来的,现在想开车回去。我心说可拉倒吧,原本酒驾就抓得严,他非要逞能的话,别又来个肇事。

    我和胡子也喝了不少,不能当他的司机。王中举却有招,他掏出手机,让我俩等一等,他要找个滴滴代驾。

    我当线人后,就没用过智能机,当然也就对滴滴代驾这类的东西不太懂,我和胡子只要冷眼旁观。

    王中举摆弄一会,又语音说了个地址,还强调,让司机快点过来。

    我们都站在烤肉馆门口等着。胡子挺有意思,喝了一肚子酒后还渴了,趁空又买了一瓶矿泉水。

    大约一刻钟吧,有个比亚迪开到烤肉店门口,司机下车后,盯着我们仨问,“是你们叫的滴滴专车不?”

    我和胡子都一愣,王中举还来脾气了,指着这司机说,“我让你代驾,谁让你开车来的。”

    司机也不是善茬,跟王中举冷言说了几句。我倒是听明白了,心说王中举这傻了吧唧的货,估计用错软件了。

    而且人家专车都过来了,我们也没法了,我跟王中举说,“明天警官你酒醒了,再回来取车吧。”

    王中举又上来醉酒劲儿了,恩恩应着,也不知道听没听懂我的话。

    我不管他,把他塞到副驾驶上,我和胡子坐在后面。这专车还被特意改装过,驾驶位上镶着铁栅栏,估计是车主怕遇到劫匪啥的,但话又说回来,他这又不是贵车,至于么?

    司机问我们去哪?王中举这下倒是痛快了,抢着说先去市公安局。我心说得了,这次车费,我和胡子掏了。

    这司机技术不错,立刻快速开起车来。

    原本我看着路边,路线都对,但渐渐地,他往市郊开去。我和胡子都留意着窗外,胡子还念叨句,“哥们,你绕远了吧?”

    专车司机说胡子不知道路,这里有个捷径,而且他再次强调,车费一共就二十,他指定不会多要一分钱。

    我和胡子只好静观其变了。我对这一块不熟,但留意着天上的北斗星,这也是最简单的认路法子。

    我记得公安局在沈越市的南面,这专车最后竟直线奔着北面走,有南辕北辙的架势。

    我心说再有什么捷径,也不该反方向行驶吧?我又问了句。

    这时附近都很荒凉了,路窄不说,两旁全是稀疏的小树。王中举还稀里糊涂的盯着前方看了看,连他这个酒蒙子,也觉得不对劲了。

    他瞪着司机,说我是警察,你他妈敢打我们的歪主意,小心蹲你拘留。

    司机突然变了个脸,根本不怕警察。他盯着我们冷笑一声,又拿出车上的对讲机说,“目标来了,做好准备。”

    我脑袋里嗡了一声,也猜到了,心说这哪是什么专车,估计十有是龙哥那帮兄弟,他们竟在这时候抓我和胡子来了。

    我和胡子都带着防狼电筒呢,我摸着后腰,把它拿出来。

    我本想对着司机狠狠来一下子,但郁闷的是,那栅栏把他护的严严实实,防狼电筒压根捅不过去。

    司机也猜到我们回过味了,他也不再隐藏,骂咧了一句说,“包子,改了个造型就以为别人认不出你了么?你他妈一会等着被断手断脚和扒皮吧。”

    我脑门都有点冒汗了。胡子此时也把防狼电筒拿到手中,他急的还用电筒直砸栅栏。

    至于王中举这瘪货,就甭提了,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刚有点动作,就被司机一拳砸的老实了。

    专车还越开越快,似乎正赶往某个事先约定好的地点。我知道,一旦真到地方了,肯定还有其他帮手,我和胡子再想逃就没门了。

    我也想到跳车逃跑了,但这种车速,我往下跳,跟寻死差不多。我急的四下看,不经意的一扭头,我看到胡子喝过的那瓶矿泉水了,还有半瓶多。

    我突然有了主意,猛地抢过矿泉水,拧开瓶盖后,对着专车司机拨了过去。

    水不仅溅在司机身上,也把栅栏弄湿了。我又不耽误,对着胡子说一起来。我俩把防狼电筒再次打开,对着铁栅栏一同捅了上去。

    水这么一导电,司机立刻扛不住的哆嗦起来。

    他没法再开车了,猛地一踩刹车,又一打方向盘。这辆比亚迪跑偏了,对着路边一棵树撞了过去。

    伴随砰的一声响,整个车前盖都凹进了一大块。王中举被惯性一带,更是整张脸都贴在挡风玻璃上了。

    那司机的脑门也磕了一下,还流血了。但他挣扎着,打开车门跳下去了。

    我和胡子紧随其后。看得出来,他想逃,问题是腿软。他挣扎几下,就扑通一番跪在地上,还直翻白眼。

    我和胡子把他拎起来,但没等我再问啥呢,远处出现两束光。

    这是两辆摩托,车速不慢。我和胡子不得已,又把这司机随手丢在地上。

    我和胡子商量接下来怎么办?赶巧王中举从车里爬出来了,他整个脸都有点红肿,跟个八戒一样。

    他醉归醉,也稀里糊涂知道现在危险。他晃悠着身子,盯着那俩渐近的摩托车,跟我俩念叨,“两个线狗,你们别管了,我来。”

    他还摸了摸后腰。我以为这小子带枪了呢,这么一来,我和胡子都松了口气,也都往路边一站,旁观起来。

    王中举叉着腿,站在路中央,还对着俩摩托大喊,“警察!你们这群暴徒,赶紧给老子下车,不然开枪打死你们。”

    这俩摩托司机穿着带着红道道的黑色骑行服,戴着头盔,也看不到他们的长相和表情。他俩压根不理王中举,还很默契的都腾出一只手,各自拿出一把长柄锤子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要是没经验的主儿,或许会选择骑摩托抡片刀,但片刀本身质量轻,在高车速的带动下,很容易走偏或失手,锤子就不一样了。

    我对王中举大喊,让他多小心一下,不行就提前开枪,因为这俩摩托司机,很明显都老练。

    王中举又稀里糊涂的应着,这期间他一直摸着后腰,却迟迟不拿枪。

    等这俩摩托距离他也就十米开外时,王中举才脸色一变,骂咧句,“枪呢。”

    我真想一顿巴掌把这笨蛋抽死了,心说他带没带枪还没数么?而且他现在就这么暴露在敌人的锤口之下,要再不躲闪,真被锤上的话,致残是指定的了。

    我从救人的角度出发,爆喝一嗓子,临时改主意冲了出去。

    我没时间停留,扑到王中举身上后,带着他一起往路边滚落,也是险之又险,我俩差点被一辆摩托碾到。

    这摩托司机不死心,趁空抡了下锥子,但没砸到我俩身上。

    王中举被摔得哼哼呀呀的,连说快被摔死了。我反倒特想告诉他,你应该好好感谢老子,尤其你父母更要谢我,不然他们从此就多了一个残疾儿子,养这种人跟无底洞一样,瞧着往里面搭钱吧。

    那俩摩托也没就此离开,开出一段距离后,他们减速掉头,最后一同停下来,一边不住的轰油门,一边举起锤子来。

    轰油门的嗡嗡声,刺激的我耳朵直难受。我和胡子撇下王中举,也都重新站在路上。

    我俩拿出一对一单挑的架势,但这一次单挑,我俩明显处于劣势。

    胡子这人,关键时刻好样的,比王中举这种货色强太多了,他拿出一股不怕死的勇劲,还问我呢,“一会怎么整?”

    我俩的武器就只有防狼电筒,这跟锤子比起来,也有点弱。我让他别急,等我想想招的。

    这么僵持了十秒钟吧,其中跟我对峙的摩托有动作了,它猛地加速,对我冲了过来。

    胡子本想帮忙,这样我们二对一,更有把握些,但我喝了句,让他稳住。

    我独自应对着,那摩托司机真不是个东西,时不时的还挥舞下锤头,试图增大我的心理压力。

    我弓着身子,一直没啥举动,而且眼睛一刻没离的看着摩托。我算计着距离,直到摩托也就在我三米开外的距离时,我猛地撒手。

    我把防狼电筒当成一种暗器了。虽说这暗器不锋利,不能把摩托司机刺伤或刺死,但它跟一块板砖一样,狠狠砸在司机的头盔上。

    他惨哼一声,我及时避开。那摩托晃悠一番,最后带着司机一起滚落在地上。

    司机跟个土豆一样,足足滚了三圈才停下来,他大刺刺的躺着,十有是昏了。

    我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叫着胡子,那意思趁热打铁,赶紧把另外那个摩托解决了。

    我俩跟两条狼一样,一同冲了出去。那司机一定被我刚刚的举动吓住了,另外他也很聪明,知道自己赢面太小了。

    他急忙掉头,撇下同伴,竟当了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