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劫婴(三)-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五章 劫婴(三)

    我给小乔也打了一个电话,但接电话的是那个女保镖。   壹看  书  ·1kanshu·

    她语气很冷,而且也绝对是知道张凡被抢走的事了。没等我说什么呢,她让我和胡子快点回东湖壹号。

    想想看,不久前,我俩带着张凡,一起有说有笑,还很幸福的来到春秋,现在我俩却灰头土脸,无精打采的空着手往回奔。

    等到了小区门口,我和胡子都意识到没到门卡。

    这小区正门除了有拦车杆,还有两个小栅栏门,是方便居民出入的。

    胡子不管那个,直接一翻身,从小栅栏门上跳了过去,我紧随其后。

    我俩这举动又被那个保安看到了,保安拿出一副哭丧脸,直接从保安室冲了出来。

    我俩本来没想理会这个保安,但他把我俩拦住了,还点着我俩的鼻子,拿出狠狠批评的样子。

    我和胡子都有一肚子气呢,都这时候了,我俩还能让他损来损去?

    胡子的眼珠子一立,使劲推了保安一下。

    保安也有些急眼了,但我俩都目露凶光,他意识到我俩不好惹。

    胡子还指着保安喝道,“你是不是傻妈生的?我俩不久前都进过这小区一次了,懂不?”

    保安拿出欲言又止的架势。我心说他倒是逃过一劫,不然我哥俩真要动手,十有**会把他揍到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去。

    我俩撇下保安,又一路回到小乔家。

    在刚进门时,我看到了小乔。

    她跟以前相比,有些不少变化,最明显的,是她变得更有女人味了,这跟她当妈有绝对的关系,另外此刻的她,脸色很苍白,情绪也很激动。一 看书   要·1要kanshu·

    她看到我时,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她还扑过来,抱住我。

    在抱她的一瞬间,我还被她冲来的力道一带,整个人稍微往后仰了一下。

    但我并没挪地方,我绷着脸,搂着她。

    小乔哭的很伤心,甚至我都觉得自己胸口湿乎乎一片,由此可见她的泪水有多少?

    小乔问我,“张凡呢?孩子呢?”

    我就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它正狠狠的抽打着我的脸颊,甚至这一刻,我都有股子无言以对的感觉。

    小乔又哭啼啼一番,接着问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孩子会不会死掉?”

    我其实脑袋里也隐隐想到这个问题了,小乔主动提出来时,我嗡了一声。

    我还觉得脑袋很热,估计此时此刻,我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但我强压下各种感觉,尽可量冷静的回答小乔说,“张凡会没事的。”

    小乔用哭来回应我,但没等再哭几下呢,她浑身突然狂抖了起来。

    女保镖一直在旁观守着小乔呢,她倒是眼疾手快。

    她先冲过来,把小乔扶住了。而等我又仔细一观察,小乔双眼上翻,脸色煞白,这分明是要抽搐和昏迷的表现。

    我想起来了,小乔现在身体不好,心肌缺血。我猜她有点扛不住了。

    我和女保镖配合着,小心翼翼的把小乔拖住,不让她摔倒。

    女保镖还对我示意,我俩一起把小乔扶到一楼的南卧室。

    等小乔躺到床上后,我盯着自己手上戴的戒指看着。我想把脑中小人唤醒,因为他懂针灸和点穴。

    我想通过小人,给小乔用点针灸啥的,毕竟真要施展了,能让小乔少遭点罪。

    但女保镖有另一个招,她嗖嗖的往楼上跑,很快还拿着一个小木盒,又冲了下来。

    她打开木盒后,我看到这里面放着两支针。

    我和胡子都对这两支针很敏感,我看女保镖这就要对小乔施针,我把她拦住了。

    胡子更是念叨句,“姐们,你这是啥玩意?”

    女保镖挣扎着,还让我俩别拦着,不然就来不及了。

    我这么一犹豫,她挣脱开。她对着小乔的胳膊,打了半管子药剂进去。

    女保镖趁空解释说,“这是进口药,医生嘱咐过,乔姐一旦出现晕倒的情况,为了防止猝死,必须打这药才行。”

    我对药理这方面的东西,完全不了解。但我相信,这女保镖不会害小乔。

    我和胡子因此也没再多问。

    我一直守在小乔身边,胡子拿出陪我的架势,没急着走。

    我掐着时间,也得说这进口药就是神奇,大约不到五分钟,小乔的呼吸就基本上平畅了,甚至她脸色又红润了不少,额头上还溢出丝丝的汗来。

    女保镖拿着一条冷毛巾,她给小乔擦了额头,之后她对我俩打手势,那意思,让乔姐再静静的睡上一会。

    我们仨先后退到卧室外。

    等门关上的那一刻,胡子悄声问女保镖,“阿斌呢?”

    女保镖没正面回答,她反倒对刚刚发生的遭遇比较在乎。她让我俩说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我不想跟她细说,甚至一回忆起来,我就头疼。

    胡子比我状态好,他跟女保镖一句句的描述着。

    我身体有些累,也不想旁听了。我独自走到客厅,还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沙发上还放着那个拨浪鼓呢。我摸着拨浪鼓,其实很想让自己静一静再说,但我这个脑袋,,竟然不受我控制,它自行的跟个录放机一样,把一幕幕反复的回放着。

    我简直快被折磨死了,甚至有一度我还蜷在沙发里,双手紧紧的捏着那个拨浪鼓。

    但也就是被这种“回放”反复影响的,我潜意识的又思考起来。

    我想到了两个方面,第一,这俩匪徒很有目的性,不然他们来到春秋火锅后,当时有那么多孩子,他们为什么不打别人主意,最后只把张凡抢走了?

    第二,这俩匪徒很专业,他们懂得就地取材,用最有效的办法压制我,而且抢到小孩后,他们乘坐摩托逃离现场时,也很迅速,甚至反侦破能力很强,没留下任何破绽。

    我因此突然纳上闷了,甚至也觉得,这俩匪徒的目的不一般。

    我想把这个猜测说给警方听,尤其也希望能尽可量的协助警方,让他们能最快速的把匪徒抓捕归案。

    我拿起电话,还很果断的播了铁驴的电话号。

    我本以为这时的铁驴,正火急火燎的调查张凡的事呢,尤其很可能铁驴那边还传来呼呼的风声,谁知道接通时,铁驴那边很静,而且我还通过话筒,听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