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布网-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章 布网

    我听到听筒里,有人扯嗓子喊了句,“炸!”

    我对这个字很较真,心说炸是什么?难道铁驴他们执行什么任务呢?顺带着,我还想到拆弹部位了。   一看书   ·1k anshu·

    我没急着再说什么。铁驴很明显对那边人的轻轻嘘了一声。之后铁驴又跟我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

    他告诉我,对于张凡的事,警方正全力调查呢,虽说现在还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但凭警方这次出动的实力,那两个匪徒,肯定逃不掉的。

    铁驴最后还安慰我一番,让我一旦沉住气,别太伤心,等警方的消息。

    说实话,他的这番话,都是套路,甚至要我说,随便拎出一个警察来,他面对受害方家属时,都会把这话很溜的讲出来的。

    我听完忍不住的直皱眉。这时听筒里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吼声,他问道,“胖驴,炸了,你要不要?”

    铁驴似乎不想让我听太多,他又念叨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我突然有另一种感觉,我心说铁驴是不是玩牌呢,而且玩的是斗地主?

    我跟铁驴的感情很深,跟亲兄弟一样,因此一想到他对张凡的事如此漠不关心,我心里一下子很堵得慌。

    我现在要咬不准猜的对不对,我捏着电话,想再给铁驴打一个,但我又一想,这么做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

    我最终没打这个电话。至于胡子和女保镖,这俩人一直聊了好一会。

    女保镖毕竟是个女子,而且还属于“笨女人”。她听胡子说完遭遇,她忍不住骂咧咧起来,那意思,等把那俩匪徒逮住了,保准往死了打,尤其她还提到了几个酷刑。 一  看书   ·1kanshu·

    胡子边听边嘘了一声,提醒说,“现在的问题是逮不住人!”

    而这女保镖又念叨一大通,但都是吐槽,并没说出什么观点。

    等这俩人结束谈话后,胡子还凑过来,跟我坐一块了。

    胡子是有些累了,想靠在沙发上歇一会,而我不想再跟什么了,捂着脸,弓着腰这么样的闷闷坐着。

    没多久有人敲门,等女保镖把门打开时,杨倩倩一闪身冲了出来。

    今天的杨倩倩,穿着一身小花裙和黑丝袜,我打心里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太有御姐范了,甚至打骨子里散发着让男人欣赏的女人味,外加她这身材和长相,当法医真是可惜了。

    但杨倩倩脸色很不好看,甚至分明是故意强颜淡定。

    她也一定听到小乔昏迷的事了,所以一进来就先问女保镖,“乔乔呢?”

    女保镖把小乔的状况,简要说了说。

    杨倩倩趁空也四下看了看。当她看到我和胡子时,表情稍微这么一顿。

    胡子跟杨倩倩挥挥手,算了打了声招呼。而我只是默默看着她。

    我跟她的关系,我打心里跟明镜一样,很微妙,而且这次摊上麻烦的是张凡,是我跟小乔的儿子,一想到这,我对杨倩倩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杨倩倩倒是没想太多,她还立刻安慰我俩几句,那意思,警方在春秋火锅附近正调查呢,目前也找到几个目击证人,希望通过目击证人的描述,能进一步锁定嫌疑人。

    我听完点了点头。

    杨倩倩又把精力放在小乔身上,还跟女保镖强调,让女保镖带她去看看小乔。

    这俩人一起往南卧室走去。胡子这时看着我,悄声提醒说,“你不过去看看你媳妇?”

    我心里的那种怪怪的感觉又上来了。我心说一会我跟她俩一起在南卧室,到时真要发挥不好,我都不知道说什么。

    有时候做事,既然做了还要糟,我索性选择不去动它,毕竟多那一层窗户纸,咋也能挡挡风不是?

    我对胡子摇摇头。

    胡子拿出不理解的样子,最后一耸肩。

    杨倩倩一直在南卧室待了半个钟头,尤其女保镖很早就独自退出来了,说白了,这半个钟头,几乎是杨倩倩跟小乔独处着。

    胡子又纳闷上了,说一个醒着,一个昏迷着,这么长时间,杨倩倩就干瞪着小乔么?

    我当然解释不出啥来。

    等杨倩倩出来后,我观察她。我发现她似乎哭过,尤其眼眶有些红,另外她变得有点冷漠和淡定,这绝不像她刚来那样,不像是装出来的。

    杨倩倩靠在南卧室的门上,稍微缓了一会,随后她又走过来,跟我和胡子聊了一会。

    杨倩倩主要跟我俩分析了案情,按她想的,这俩匪徒既然针对性这么强的把张凡掳走,肯定会再找我们,提出什么条件,而且十有**是图财。

    胡子插话反问,“张凡的爹妈又不是那种富豪级别的人物,这俩匪徒眼瞎么?竟然打起张凡的算盘?”

    我突然想到了五哥,就是那个幕后的大鬼,我心说前一阵的屠生佛,很可能就跟五哥有关,而这一次,会不会是他有动作?他耳朵那么灵,知道张凡的底细后,特意找人过来,把张凡掳走了?

    我因此也反问一句,“五哥在国内还有什么势力?甚至是他很在乎的人?咱们可以有动作,跟他一对一的交换!”

    杨倩倩猛地看向我,至于胡子,他稍微愣了愣,等回过神后,他骂道,“狗艹的,不是吧?”

    杨倩倩并没正面回答我和胡子的问题,她一转话题,告诉我俩,今天晚上,警方会连夜针对张凡的案子做一个案情分析会,到时有新进展了,我会第一时间把情况告诉给你们。

    我和胡子都听出言外之意了。胡子先问,“怎么?我哥俩不参与?”

    杨倩倩解释,说警方查案,一直有家属回避的原则,而这一次的案子,牵扯到小闷了。

    胡子拿出反驳的架势,他又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而且就算小闷不能参加,我总可以吧?我代表小闷,去听听案情分析会?”

    其实我很赞同胡子的想法,尤其这也不是啥原则性的问题,只要杨倩倩跟参会人员解释两句,他们会通融的。

    但杨倩倩拿出不帮我俩的架势,她反倒强调,让我俩今晚好好休息,而且一定放松下来,别多想。

    胡子喂喂几声,还想争取一下。至于我,联系着之前铁驴的反应,打心里突然冒出另一个念头来。

    杨倩倩没多待,很快跟女保镖告别了。她走的时候,也特意嘱咐,让女保镖好好照顾我和胡子。

    女保镖瞥了我俩一眼,就好像说,他们都是大老爷们,有啥可照顾的?

    但她也很尊重杨倩倩,并没当面反驳什么。

    这么一来,整个别墅内又恢复了平静,女保镖也不跟我俩说话,她独自坐在另一侧,没多久,她还做起了晚餐。

    胡子对女保镖的举动很不解,他悄声跟我念叨,那意思,这娘们心可真够大的,孩子丢了,她竟然还有心思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