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监听队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七章 监听队友

    我跟胡子不一样,被女保镖这举动一影响,反倒想开了不少。 ·1kanshu·

    我拽着胡子,让他跟我出去走走。

    胡子没太大意见,而那女保镖,当看到我和胡子走到门口时,她拎着勺子追了过来。

    她问我俩,“去哪?”

    我回答说,“心烦,去瞎转转吧。”

    女保镖犹豫了一番,她也一定觉得,我们两个一直坐在家里,这也不是个办法,最后她嘱咐我俩,别走太远,因为很快就开饭了。

    我和胡子走出别墅后,胡子又吐槽,说这女保镖就是个吃货!

    我其实整个心放松一些后,也有点饿了。

    我指着鼻子,跟胡子说,“那女保镖做的饭,光闻闻味就知道不怎么好吃,兄弟,你想吃啥?咱们走起!”

    胡子不解的看着我,还摸了摸我额头……

    半个钟头后,我俩一起去了一家台湾卤肉饭馆,说白了,这里吃的是快餐。

    我俩选了一个小包,我还给小武去了个电话。

    小武接电话速度很快,他当先问我,“需要人手么?”

    我把卤肉饭馆的地址告诉他,还让他立刻找一套最先进监听设备,把它送过来。

    胡子在旁听着清清楚楚,等我结束通话后,他皱着眉问,“你搞什么?”

    我笑而不语。而且这一次,我特意要的是三份餐。

    小武在一刻钟后就跟我俩汇合了,他背着一个帆布书包,等把书包打开后,他从里面拿出两套设备。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

    第一套设备中,包括豆粒耳机和戒指。这设备我曾看鸭子那几个线人使用过,至于第二套,是很传统的纽扣监听器。这纽扣很小,背面也封着胶呢,它也能黏在某个地方。

    其实小武也搞不懂我的意图,但他不多问,还指着这两套设备,那意思,让我选。

    胡子对豆粒耳机和戒指这一套很感兴趣,毕竟我俩都没亲手用过它。而我打心里比较了一番,觉得还是传统的纽扣更适合。

    我让小武把第一套设备又装了回去。接下来我们仨一起吃着餐饭。

    小武打心里也有些不放心,他的意思,线人私下是没权力使用这些设备的,所以我和胡子到时一定谨慎些,而且务必别被组织知道,不然这么一追查,最后他的麻烦可不小。

    我连连点头,让他放心。其实打心里我是这么想的,这次我用监听器,组织的人或许会知道,但他们绝不会怪我。

    当然了,我没说太多,怕小武多心。

    等吃完饭,我们仨一起离开包间,小武选择从后门走了,我和胡子揣着纽扣监听器,从正门离开的。

    我还打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直奔警局。

    这一刻,胡子彻底反应过来了。他还偷偷对我比划着,那意思,高明!

    我们来到警局时,都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赶巧值班的又是那个老民警,我俩跟他倒是混了个脸熟。

    老民警还跟我俩说了方皓钰那些人的情况。

    瑶姐招了很多事,包括家里藏得那些枪,按她交代,都是她从外地一个地下兵工厂买的。而那些片刀队成员,也交代了一些事,都是跟打架斗殴有关的,甚至还涉及到了几起校园暴力事件。

    至于三足金蟾,他们倒是没啥太大的麻烦,毕竟他们只是雇佣瑶姐,想把方皓钰弄出精神病院。

    我和胡子都了解三足金蟾的底子,胡子听到这,突然嘿嘿笑了。他还插话说,“老兄弟,三足金蟾是外来的,他在江州时,那也是一号人物,警方想抓他,不多说了,我举例几件事,就够这老小子喝一壶的。”

    老民警拿出仔细倾听的架势。而没等胡子再说啥,我把他打断了。

    其实我也明白,这三足金蟾不是啥好鸟,但话说回来,他在江州做的那点勾当,当地警方保准都知道,至于为何当地警方迟迟没抓他,我想的是,他还有价值。

    我没法当着老民警的面,把这话点破,只好又对胡子使了个眼色。

    胡子很听我话。他嘿嘿笑了,又发挥他胡搅蛮缠的本事,绕来绕去,把原来的话题掀篇了。

    我又问老民警,“方皓钰那些人,现在还在审讯室么?”

    老民警回答,除了方皓钰,其他人都被送走了。

    我猜这些人是抱团去看守所了。我和胡子跟老民警又聊了几句后,我俩去审讯室的门外看了看。

    隔了一天没见,方皓钰并没太大的变化。他装疯卖傻的坐在椅子上,一会念叨猫啊一会念叨狗的。

    我和胡子这次来的目的其实并不是他。随后我俩又去几个会议室附近转了转。

    赶巧最靠近角落的会议室的灯亮着,里面有个女警,正收拾着会议室呢。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

    这会议室附近还有一个饮水间,胡子去里面冲了一杯咖啡。

    等端着咖啡出来后,胡子拿出很随意的架势,也拿出刚办完工,无聊瞎扯的架势,推开会议室的门。

    他问女警,“怎么?今天这里有会?”

    这女警一看就是个新来的,尤其脸上还挂着很浓的学生气呢。

    她对胡子很客气,还一口一个师兄的叫着。按她说的,一会要开案情分析会,领**让她提前整理下会议室。

    胡子应了一声,又看似随便的问了几句。

    其实胡子是套话呢,想知道更多跟分析会有关的事,尤其参会人员都有谁。但这女警就是个打杂的,她拿出一问三不知的架势。

    最后她还去取了一趟投影仪,在她离开这会议室时,胡子望着女警的背影,念叨句,“真是个天真的小丫头。”

    他又对我打手势。

    我俩带的监听设备里,一共有两个纽扣。

    胡子跟我要走了一颗。他倒是很“狡猾”,把这颗纽扣黏到会议桌的下面了。

    我和胡子离开会议室后,我俩又找个无人的小会议室,我把接收设备打开,其实这接收设备没多大,就跟个小平板电脑一样。

    我和胡子插上耳机,听着接收设备里传来的声音。

    我的感觉,很清晰,甚至估计他们开会时,谁要不小心放个屁,这都不会逃出我和胡子的耳朵的。

    胡子也很满意,赞了句好,还对我嘿嘿笑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