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赎金-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章 赎金

    胡子听完第一反应是愣神,紧接着他很心虚的说,“偷东西偷到警局来?咱俩是傻还是太有追求了?”

    我心说什么叫偷啊?我又进一步咬字眼的说,“偷!拿了不还;借的话,用完归还;至于租,不仅要换,还要给钱。  要看书 ww要w·1ka书nshu·所以咱俩这次要做的,只是借一辆摩托。”

    胡子还是摇头。我知道他不是个胆小的人,而之所以不敢跟警方“借”摩托,十有**还是心里有啥阴影。

    我为了给胡子增加信心,又搬出一个人来。我的意思,真出嗦了,不是还有冷教官么?

    胡子没多想,立刻反驳说,“冷教官算啥?”但顿了顿后,他又拿出懂了的架势说,“也是,人家咋也是个警监。”

    胡子态度一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我俩一起,绕过警局大楼,一起奔向后院。

    后院的停车场不小,除了警车外,在一个角落里,停着很长一排的摩托。

    胡子先四下看了看,他指了指后院小门旁的值班室。那里的灯亮着。

    我让胡子别管别的,先选摩托去。而我直奔值班室。

    这值班室里坐着一个老头,他正盘对坐在小床上看电视呢。我对他有印象,刚刚就是他,去警局大楼锁会议室的,而且我也有点触景生情,想到我们的师父老更夫了。

    我打心里暗叹一句,也不知道老更夫去了另一个世界后,到底开不开心?

    但我强压下这些杂念,我来到值班室的窗前,敲了敲窗户。

    没想到这老头认识我,估计是老民警跟他说了什么。他故意拿出笑脸,打开窗户后问,“专员,有事?”

    我指了指警局大楼的方向,跟他说,“老哥,二楼会议室没锁。”

    老头拿出诧异的样子,反问我,“刚刚开会的那个?不对啊,我刚过去把它锁了!”

    我其实就是想把这老头诓走,所以我又故意编瞎话说,“不是那个,还有一个会议室,我刚刚从二楼路过时,看到门开了。”

    老头拿出一副模糊的架势,他一定打心里正琢磨呢。

    我试着吓唬他,就又问道,“那个会议室要是一晚上没锁门,等明天被上头看到了,你知道啥影响吧?”

    这老头一下子炸庙了,他立刻扭身,去抽屉里翻钥匙,还一边念叨说,“我一个月工资才一千二,漏锁一次就扣一百,娘的,这亏可不能吃!”

    这老头拿出精力充沛的架势,拎着钥匙,连招呼也顾不上跟我打了,他嗖嗖的向警局大楼奔去。

    此时的胡子,正站在一个摩托旁,假装抽着烟呢。其实他一直偷偷观察着老头,等这老头一进警局大楼的大门,胡子立刻撇了烟,还一摸后腰,把家伙事拿了出来。

    我四下观察一番,等确定没啥问题了,我又凑过去跟胡子汇合。

    胡子一脑门的汗,但手上的动作很快。

    我问胡子,“还得多久?”

    胡子吐槽说,“我开锁一直很快,这种摩托,一般来说,半分钟足够了,但今天怎么搞的?手这么臭呢。”

    我怀疑是他手生了,而且再这么耽误下去,我怕老头别回来。

    我催促胡子几句,甚至还损了损他。

    胡子急了,突然间,他喊了句有了,尤其他再一摆弄,这摩托一下子被打着火了。

    我想起一句老话,不打不成器。而胡子呢,绝对是不骂不成材。

    我和胡子一起坐上摩托。胡子立刻把摩托开走。

    在来到后院小门的门前时,我特意去值班室,把开小门的按钮按了一下。

    接下来的一路,胡子一边开摩托一边品着。他跟我说,这才多久没注意,哈市警局的家伙事又升级了,瞧瞧,啧啧,这摩托,绝对的新款。

    我打量着摩托,发现这摩托的车漆很正,另外轮胎也又宽又厚,而且排气筒还没声,估计装了什么减声器。

    我心说这摩托,貌似更像是军方摩托,也很可能只有特种部队才能装备的。

    我冒出一个念头来,问胡子,“你小子看没看其他摩托是什么样,尤其没比一比轮胎啥的?”

    胡子腾出一只手,指着自己眼睛说,“我这双罩子,亮着呢,当然选的是最好的摩托了,其他的摩托都是老款。”

    我打心里来了句我勒个娘,我怀疑这摩托很可能是私人的。

    我把这猜测说给胡子听。胡子这次倒是心里很有底,还跟我说,“怕什么,不是有冷诗杰嘛?”

    我心说“借”私人摩托,冷诗杰也说不上话吧?

    但话说回来,我俩总不能再把摩托还回去,一没那时间,二也没那机会。

    我只能尽量不去想这事,很快的,我和胡子来到东湖壹号小区,晚间的保安换人了,他倒是对我俩很客气,没多问啥,就把小区门打开了。

    我和胡子一起找着地方,最后我俩把摩托停在一个小树林里。这也是东湖壹号的一个特色,这里是富人区,园区内的绿化很棒。

    而且我俩离小乔家也不太远。在这种距离下,小平板又能接受到信号了。

    我和胡子都听着耳机。

    铁驴带着两个刑警,已经来到小乔家了。这时小乔正哭哭滴滴着,铁驴正安慰着她。

    我听到小乔的哭声时,打心里也很难受,毕竟张凡是我俩的孩子。

    等铁驴这么安慰一会,小乔哭的也没那么厉害了,铁驴话题一转,问小乔,“绑匪要的钱,准备了么?”

    小乔应了一声,又说,“正巧前阵卖了两套房子,这两笔房款,正好有五百万。”

    胡子这时嘘了一声,跟我说,“你媳妇有这么拮据么?”

    我印象中,小乔家似乎不缺钱,她父母都是大商贩。我索性这么回答胡子,“做人嘛,要谦虚和低调!”

    胡子没再说啥,我俩继续听。

    铁驴毕竟是个老姜,他对小乔建议,那意思,五百万现金可不是小数,得拿一个大旅行包才能装得下,所以能玩一个技巧,只拿一百万,铺在最上面就行了,防止绑匪要看钱。而且铁驴又跟小乔保证,警方会尽全力,在今晚交易前后,把绑匪绳之于法。

    小乔想的多,她沉默一小会儿后,摇头把铁驴的建议拒绝了。

    接下来,他们一起忙活着,把五百万都装起来。而且气氛也变得很沉默,我通过接收器,听不到什么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