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狡猾的绑匪-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60章 狡猾的绑匪

    我和胡子决定轮岗,这样能省出一个人来,这人也能趁空歇一歇。

    这次轮到我歇息。我下车,在树林内小范围的溜达着。

    我发现胡子不老实,蹲在摩托上,一会舞下手,一会又蹦一下的。

    我问他咋了?难道是踩电线上了?

    胡子吐槽,说狗艹的,老子快被蚊子吃了。

    随后胡子也纳闷的看着我问,“你怎么没事?”

    我告诉胡子,人和人不一样,有些人天生就招蚊子。而且有报道说,这跟血型有很大的关系。

    胡子追问说,“我是型血,那你呢,啥血?”

    我不想跟胡子较真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我索性回答,“我是盾型血。”

    胡子嘘了我一声,随后他又感慨,说野狗帮的科研人员真是技术不过硬,不然再给他改造改造,让他浑身硬如铁块,那样蚊子还怎么下嘴。

    我盯着胡子,联系这话,还冷不丁想到螃蟹了,因为螃蟹都是骨头里长着肉……

    我时不时还看着时间,我发现匪徒很守时,在三个钟头后,小乔家的电话又响了。

    小乔先通过来显,把手机号念叨出来,而且强调说,“是哈市的号段。”

    铁驴让大家都别出声,随后小乔接了电话,而且还开了免提。

    匪徒先嘿嘿嘿笑了一通。

    这匪徒也用了变身软件,我冷不丁听着笑声,觉得特别的恶心。胡子也是,做了个呕吐的举动。

    小乔一直耐心等着,在匪徒笑完后,小乔说,“钱准备了,什么时候放人?”

    匪徒啧啧几声,回答说,“急什么,一会按我说的做,只要我们拿到钱了,你放心,我绝对把你儿子完完整整的还给你。”

    我细品匪徒的字眼,我突然有个小恐慌。小乔绝对跟我想到一块去了,她追问说,“我不仅要张凡完完整整,还要他健康的活着。”

    匪徒又笑了,接话说,“这没问题,你知道么?刚刚那小娃子还念叨饿呢,我怕他别饿坏了,减份量啥的,所以我又给他喂了奶粉,而且不是三鹿,是进口奶粉。”

    匪徒感慨一句,“我这才明白,当父母不容易啊。”但顿了顿后,他也不扯这些用不着得了。他让小乔这就带着钱去开车,而且三分钟后,他会再打电话过来。

    等接通了这次通话,铁驴立刻分配工作,他让小乔和女保镖带上钱,这就按匪徒说的做,而他和另一个刑警,这俩人一起躲在后车座上,跟小乔一起去见匪徒,至于其他人,原地待命,等他下一步的指示。

    小乔表示没问题,这四人立刻下楼。

    我和胡子也都准备好,一起坐上摩托。我还嘱咐胡子,一会我俩一定警惕些,就算赶到交赎金的现场了,也一定要不见光,好好躲起来。

    胡子对我做了个ok的手势。

    小乔那些人很利索,很快都上了车,铁驴和那刑警也埋伏好。

    而且很准时的,匪徒又给小乔打了手机。匪徒让小乔在二十分钟内赶到儿童公园。

    不等小乔回答啥,匪徒就把电话挂了。

    铁驴气的骂了句,说这匪徒很狡猾,通话时间太短,根本没法对匪徒定位。

    小乔倒是没说什么,也立刻起车。

    胡子很机灵,早一刻的就把摩托开走了。

    我俩对哈市都熟,也知道儿童公园的位置。胡子耍了个技巧,也因为我俩骑的是摩托。

    他竟选小路,穿街走巷的,用了一刻钟不到的时间,他就把摩托开到公园的正门前。

    这个公园,处在市内,而且周边全是住宅楼。

    胡子又选了一个不起眼的旧楼,把摩托开到一个单元门里。

    我俩一来能把单元门当掩体,二来这里的位置很好,我们直接能看到儿童公园正门的一举一动。

    胡子对着儿童公园的方向打量着,还问我说,“匪徒能在哪?”

    我咬不准,而且我还留意着这些住宅楼,现在都快半夜了,大部分的住宅都灭灯休息了,只有零散的几家,屋里的灯还亮着。

    我不知道此刻的匪徒,是不是躲在某个住宅中,正用望远镜观察着儿童公园的一举一动呢。

    我俩耐着性子,一边观察一边等着。

    又过了三五分钟,有一辆宝马开了过来,这应该是小乔的车,它停到了公园的正门前。

    没有人从车上下来。我估计那一车人,此刻也都在车内观察着周围。

    很准时的,距离上次匪徒的电话刚过二十分钟,小乔的手机又响了。

    接通后,匪徒先赞了句,跟小乔说,“不错不错,很有效率,我喜欢跟你这种人打交道。”

    小乔的声音都有些变了,她问,“孩子呢?你人呢?”

    匪徒嘘了一声,又下指令说,“下一站,赶到动物园,记住了,二十分钟,这次的路线不短,真要路上遇到什么红灯,我建议你直接闯了吧,不然到时见不到你们的车,我撕票!”

    小乔想跟匪徒说什么,但这缺德的匪徒,挂了电话。

    我心中念着张凡的安危,这时忍不住的捏了捏拳头。

    胡子这就要开摩托,但我喊了句等等。

    胡子诧异的看着我。我印象中,动物园的地方很偏僻,周围没什么住宅楼不说,还很空旷。

    我心说我俩开着摩托过去,太容易暴漏了。而且这匪徒明显在遛人呢,很可能动物园也不是最终的交易地点。

    我打脑子里过了一遍路线。从儿童公园到动物园,中途经过龙背山。

    我跟胡子说,“先赶往龙背山吧。”

    胡子皱着眉,闷头想了想。他倒是懂我,立刻明白这里面的猫腻了。

    他又急忙行动,而这一路上,我继续监听着。

    小乔没说什么,铁驴趁空偷偷打了个电话,让警方试着,看能不能通过基站的信号,搜索到匪徒的位置。

    但这个难度一定很大,铁驴听着电话,最后还补充一句说,“你让技术人员尽力试试吧。”

    等铁驴撩了电话,小乔的车内彻底沉默了。

    而我这时突然有个想法。我拿起手机,给老警员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听时,老警员想岔了,还问我,“专员,你和胡专员是不是要来警局再次审问方皓钰?”

    我没正面回答,反倒下命令说,“你去找方皓钰,把审讯室的监控都关了,到时你再把手机递给方皓钰,我要问他点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