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贪污与绑架-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62章 贪污与绑架

    我脑中就跟打了一个雷一样,我不明白方皓钰为何会这么说。我让他解释一下。

    赶巧的是,这时刮起一阵大风,外加摩托的车速过快。我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我不得不让胡子减速,甚至打手势,让他把摩托停到路边。

    胡子拿出一脸犯懵的样子,他提醒说,“时间很紧的。”

    我哪能不明白,但我还是让胡子别急,我开了免提,也让他一起听一听方皓钰怎么说。

    就这样,等车停好后,方皓钰解释了一大通。

    按他的意思,专业的绑匪要赎金,这可是个技术活儿,不能拖太长时间,也不能太过于马虎,而这绑匪刚刚提的要求,很明显太事了,显得有些啰嗦,而且他只提到了凌江,并没说更具体的地方,这又让人觉得,他犯了马虎。所以综合考虑,这不像是绑匪,反倒更像假冒的水货。

    胡子听完还是有些犯懵,他反问,“难道就不能是个菜鸟绑匪么?”

    方皓钰呵呵几声,回答说,“绑匪都先从抢劫做起,笨的早就在抢劫时就被淘汰下来了,而且他要是觉得手生的话,应该先拿一般人练练手,怎么可能第一次绑架就瞄准了富豪?他脑子进水了么?”

    胡子不认同方皓钰的观点,又反驳几句。

    方皓钰无奈的吐了口气,他换了个思路,告诉我俩说,“知道么?这次条子们遇到的绑架案,更让我觉得不是绑架,而且这假绑匪的套路,也让我想起了贪污。”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我俩都能对方脸上中看到了诧异。

    我发现这一刻,我俩就跟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了。胡子因此又问了句。

    方皓钰说,“我在江州混的时候,接触过不少贪官,而且是那种大贪的人,这类人很狡猾,他们怕收赃款时被受贿人捏住把柄,所以往往会异地交易,也会先遛一遛受贿人,更提出让受贿人开免提、沿路汇报路况的要求,防止受贿人雇佣帮手尾随着偷偷拍照或录像,啧啧……”

    我琢磨着方皓钰的话,我承认,这一刻,我脑子有点疼,而且也联系起很多事。

    方皓钰问我和胡子能查地图不?他想知道从哈市到凌江这一路上,到底都有多少饭店和旅店?

    我的手机用于通话,所以同一刻,没办法用它上网了。胡子急忙把他的电话掏出来。

    他直接用起了导航,而且还把地图上沿路出现的饭店和旅店,一个个的说给方皓钰听。

    其实这路线是在郊区,这里的郊区也没那么繁华。胡子念出的饭店倒是不少,但旅店之类的,他总共只找到三家,一个速八,一个七天,还有一个是叫农家乐的非连锁酒店。

    方皓钰对农家乐这个酒店很感兴趣,他又让胡子搜一搜这酒店的详细信息。

    胡子照做,而且还把信息念叨方皓钰听。

    我不知道这期间方皓钰又做出什么古怪的动作来,反正老民警突然喝了一句,让方皓钰老实一点。

    不久后,方皓钰又说话了。他告诉我俩,“这农家乐很可能是假绑匪要钱的真正地点。”

    胡子犯迷糊,强调说,“拜托,这酒店也不在凌江!”

    方皓钰反倒更加肯定,说如果假绑匪是抄袭大贪官要钱的套路,他们很可能等肉票家属经过农家乐酒店后,再让肉票家属返回去,而且在农家乐饭店门口的大停车场内,这时已经停着一辆遮挡号牌的私家车了,假绑匪会让肉票家属,把钱放在这私家车的后备箱内。

    我听完看了看胡子的手机,这农家乐饭店,离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并不远。

    我稍微犹豫了一番。最后我跟胡子说,“去农家乐转一转。”

    我俩又急忙上了摩托,而且我也把方皓钰的电话挂了。

    我们骑摩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显眼。等来到农家乐酒店附近时,胡子还把摩托开进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这里有一个大土坑,估计是想动工做些什么,而且大晚上的,这里也没路灯。

    我们连人带车,一起顺着不太陡峭的坡,直接下到土坑里。

    等停好车,我俩用着监听器,听着小乔那边的情况。

    小乔他们晚我们一步的赶到了农家乐,而且小乔跟假绑匪报了农家乐的名字后,又驾驶着宝马,往凌江方向赶去。

    我突然心跳有些加快,但我压着性子,继续等着。

    这样又过了五分钟,绑匪通过手机,对小乔喊话了。他让小乔返程,这就去农家乐。

    我脑袋里嗡了一声。这一刻,胡子也十分诧异,他跟我念叨说,“神了,被方皓钰这兔崽子料中了!”

    我没回答啥,我俩都爬上土坑,而且各找一个掩体,我俩都埋伏好,也一起往农家乐的方向观察着。

    小乔最终按照绑匪的要求,把宝马开到农家乐的停车场。

    这停车场这时停着不少车,其中还包括一辆被黑布挡着车牌的奥拓车。

    这奥拓车事先一定被做过手脚,绑匪说这车的后备箱没锁,他还让小乔把赎金放到这里。

    小乔没办法,只好照做。

    绑匪又让小乔开车离开,还说两个小时后,他会把孩子送到一个地方,到时让小乔去接人。

    换做之前,我保准会很无奈和气愤,毕竟我们一直被绑匪耍的团团转,而且我们连对方的影子都没见到,就把赎金交了,这无疑有些被动了。

    但现在的我,心里却有另一种想法。

    小乔开着宝马车,这宝马车先是缓缓的驶离农家乐,绑匪似乎不满意于小乔的举动,又催促了几句,小乔不得不给宝马车加速。

    等宝马车渐渐消失后,胡子指着那辆奥拓车,说咱们俩直接过去掀开黑布,看看这车的车牌号。

    我明白胡子的意思,他一定以为,这奥拓车的主人跟绑匪有关呢。

    但我持另一种看法,心说车主十有**是清白的,他此刻一定正在农家乐睡觉呢,而绑匪只是偷偷借着他的车,用来收了一笔赃款而已。

    我让胡子再等等。

    就这样,我俩又在寒冷中度过了一小会儿,估计也就两三分钟吧,从凌江方向的省道上,出现了一束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