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破碎友情-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67章 破碎友情

    这人是铁驴,而且隔了一晚上没见,他换了一身新的警服。

    我望着他,这一刻,心里滋味难以描述。我把他一直当兄弟,也是能以命换命的兄弟,但另一方面,也就是他和老巴这种兄弟,把张凡弄死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一时间两种思想在我脑中斗争上了,我心里也憋着好大一口气,这股气窜来窜去,最后搞的我嘴巴都有点甜了,有股子血腥味。

    胡子倒是听我话,他默默走到我身边,站定身体后,一直等我做下一步的命令。

    铁驴这时也看到我和胡子了,要我说,他绝对有些敏感。

    他把烟丢了,大步往我这边走来。

    我跟他对视着,等凑近后,铁驴先说,“你一定知道张凡的事了,兄弟,听我说,节哀顺变,而且务必要想开一些。”

    我忍不住哼了一声,胡子更是接话说,“老兄,你他娘的真会说,敢情躺在解剖室的不是你儿子了!”

    我被解剖的字眼刺激到了。我抛开其他想法,跟胡子说,“走,不能让法医尸检。”

    我和胡子这就动身,而且想绕过铁驴,但铁驴防着这一手呢。

    他这个人,除了身体壮,胳膊也长,他横着一拦,就把我俩挡住了。

    铁驴又顺势一搂,把我俩搂到他怀里。

    我不妥协,又试着发力。胡子跟我一样,而且这爷们原本就有股子蛮劲儿,他还倾斜身体,试图再原有力气的基础上,再加一把子劲儿。

    铁驴以一对二,一下退了一步,但这爷们是个练家子,他突然间一沉气,还蹲起马步来。

    我想到了千斤坠,我和胡子在这一瞬间,就好像顶在一个木桩子上一样,尤其铁驴浑身上下的肉,也变得很硬。

    我和胡子都拿出死磕的架势,但僵持两三秒钟,铁驴又闷喝一声,还猛地往前一推。

    我就觉得有个无形的手,它让我极其无奈的踉跄的退了两步。

    我最后站定时,身体都有点疼了,也有种快散架子到底感觉。胡子跟我的遭遇一样,也退到我身边了。

    胡子难受的呲牙咧嘴,这时还对铁驴念叨说,“他娘的,老子后悔当时没学太极,不然有那些太极大师的身手,我能怕你?”

    铁驴不接话,就跟个门神一样,继续守着前方的路。

    我知道,自己不耍点手段的话,是绝对过不去了。

    我摸了摸戒指,也果断的按了一下。

    我脑中突然一热,而且伴随的,我又忍不住的原地乱舞乱跳。

    铁驴被我这举动弄得一愣。胡子打心里明白这是咋回事,他犹豫着也看了看他戴的戒指。

    我本以为,自己这一番跳,会持续一段时间呢,谁知道也就过了十几秒钟,我就停止了,而且我脑中的小人,已经清晰的浮现出来。

    它似乎被我情绪影响到了,这一刻也战意十足。

    我对胡子打个手势,那意思,让他别碰戒指了,毕竟这玩意是刺激大脑的,肯定多多少少要有损伤。

    随后我往铁驴面前凑去。

    铁驴又试着拦着我,但我拿捏尺度,原本我只是缓缓的走,突然间,我又加速了。

    我做了个虚晃的动作,先是向铁驴的下半身下手,试图要捏他敏感部位。

    铁驴脸色一变,也急忙做着应急措施,但我的醉翁之意是他的胸口。

    我又戳出几指,当然了,我下手不轻,但也不是死手。伴随啪啪两声,铁驴整个脸一扭曲,他身体也有晃晃悠悠的架势了,两只胳膊当啷着。

    我对胡子提醒,“快走。”这时我也绕过了铁驴。

    铁驴试着转身,不过有些费劲。

    我和胡子又往前跑。解剖室门前,这时还有两个警员,看样子是哈市警局的刑警。

    这俩人对我和胡子就没那么客气了,他俩把烟一撇,还都摸向后腰。

    他俩都拿出电棍,而且一按之下,电棍上啪啪的直冒电火花。

    等又离近一些,我和胡子都变得很警惕,甚至做出时刻要搏斗的架势。

    这俩刑警都是急性子,他俩抢先冲了过来。

    铁驴突然喊了句,“自己人,别用电棍!”

    这俩刑警很听话,一时间又有收电棍的动作。而我听着铁驴的话,心里又纠结上了,毕竟他下的这种命令,说明他还是在乎我和胡子的。

    现在的场合,我没办法所想,外加被脑中小人影响的,我又被迫出手了。

    我猛冲几步,对着这俩刑警的肩膀各来了两指头。

    这两指,说实话,力道没有刚刚戳铁驴的大,但这俩刑警的体格同样的,也没铁驴的壮实。

    伴随啪啪两声,这俩人都呲牙咧嘴的,而且半拉身体都没啥力气了。

    我和胡子又绕过这俩刑警,我先冲到解剖室门前,我试着拧了拧门把手。

    这门被反锁了。而胡子比我直接,他看到这一幕后,大喊一声,“我来。”

    他还对着门跑了几步,最后来了个大跳。

    我心说自己要是躲得不积极,很可能被胡子误伤到。

    我猛地一闪,也真是及时。我跟胡子来个了擦肩而过。

    胡子撞到门上时,他的肩膀是主力,想想看,这是多么大的力道。随后传来轰的一声,整个门的门轴竟然坏了。

    胡子趴在门上,也和门一起,重重的摔到地上。

    我没时间顾胡子,反倒盯着门里。我看到了解剖台,在解剖台上躺着一个黑了吧唧的小孩。

    这小孩还蜷曲着,很明显死前很痛苦,另外他屁股里插着一根体温计,还有一个穿白大褂的法医,正站在他旁边。

    这法医很面生,他也没料到我和胡子的出现,他看着我俩,整个人有些愣。

    我把精力都放在张凡身上,我形容不出自己心里的感受。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但这一刻,我真是到了伤心处了。

    我大喊了句,“孩子!”我猛冲进去,最后扑到解剖台上,我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落。

    胡子这时从地上爬了起来,而且他摔得灰头土脸的。

    他不在乎这些,等看着眼前这一幕后,胡子沉着脸,异常的严肃。

    他骂咧一句,先冲向法医。

    法医被胡子凶巴巴的气势吓到了,他后退几步,问胡子,“你要做什么?”

    胡子接话说,“没你什么事了,赶紧的,你出去吧。”

    胡子还抓住法医的胳膊,拽着他,带着他往外走。

    这法医挣扎了几下,尤其他还做了一个很危险的举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