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残酷现实-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69章 残酷现实

    我和胡子都看着门外,以铁驴为首的几个人,正站在门口。

    这些人还包括那两个刑警和两个原本守大楼门的男子。铁驴手里还捏着手机。

    我猜杨倩倩是不是又给铁驴打了电话,甚至说了什么,这也让铁驴失去耐性,不再门外守候了。

    铁驴倒是没说多什么,就这么默默看着我俩。其实他这种举动,也是变相的一种照顾,至于其他人,脸色都不怎么好,尤其那俩刑警,隔了这么一会,他们的身体恢复了,他俩都握着电棍,看架势,一旦再动手,他们很可能会拿这玩意电我。

    我跟铁驴这些人对视了几秒钟,我又扭头看了看解剖台。既然这上面躺的并不是张凡,我心说自己也没必要死磕了。

    我对胡子说,“警方要尸检找线索,咱哥俩也都是懂道理的人,就别太为难他们了。”

    我又带头往外走。胡子稍微犹豫一番,尤其他盯着死婴孩的表情,一度怪怪的。

    但胡子并没太耽误。我俩默默穿过这些人。这期间铁驴倒是念叨一句,让我俩节哀顺变。

    这四个字,铁驴念得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如果我还是什么懂不知道呢,或许听不出言外之意,但现在呢,我心头一震。

    我和胡子默默的走下楼。我不想急着离开殡仪馆,反倒想找个地方歇一会。

    我跟胡子又随意的溜达起来,最后我俩来到一个瓦房前。这瓦房的大门紧锁着,也不知道它是干嘛用的,但它门前的台阶很干净。我和胡子就都坐在这上面了。

    我抬头往远处望着。赶巧能看到焚尸的烟筒。而且这一刻,烟筒里正呼呼往外冒着烟呢。

    这一股烟代表着啥,不言而喻。我突然有了句感慨,跟胡子说,“人这辈子,再怎么风光又能怎样?再怎么穷苦又能如何?到最后,不都是光溜溜的,化作一股烟么?”

    胡子明显没怎么听我的话,他直勾勾看着那一股烟,也不接话。

    我推了他一下,问他怎么了?

    胡子反问我,“小闷,你说解剖室躺着的那个死婴孩,这又是谁家的?虽说老巴和铁驴来了个完美的掉包,但也有人死了,这也不是犯罪么?”

    我这才明白,心说他一直心不在焉的,原来想的是这事。

    我说了自己的看法,那意思,这婴孩或许是从哪个医院或医学院,甚至是殡仪馆借来的,而且这婴孩很可能是早就死了,病死或者有其他什么原因。

    胡子一脸诧异,很明显他之前从没往这方面想过。

    随后胡子赞了句,说老巴他们要是这么做,倒也说得过去。

    我不想讨论这些,就又把话题绕到之前的那个了。我跟胡子无奈的吐槽一番。

    我现在越发觉得,跟警方打交道也好,跟野狗帮和10k党接触也罢,里面的说道太多了,既然人这辈子,只有这么短短几十年,我为什么不趁早好好的生活,好好的享受幸福呢?

    胡子听完嘿嘿笑了。他问我,“你小时候抓过周没?”

    我摇摇头。

    胡子指着自己,强调说,“我抓过,那时候在床上摆着笔、算盘、钱、钥匙啥的,要是抓到笔,以后就是搞写作的,要是抓到算盘,以后就是会计……”

    随后胡子问我,“你猜猜,我抓到了啥?”

    我第一反应是钱,我也这么说的。

    胡子叹口气,说他小时候就是个熊孩子,他被父母放开后,并没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东西上,反倒盯着床角的一截铁丝,嗖嗖的爬过去了。当时父母还猜测,以为胡子以后是个技术工人呢,谁知道后来竟是个臭名昭著的扒子。

    我本来并不认为抓周有啥科学依据,但被胡子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这玩意儿貌似也挺准。

    这时胡子又一转口,问我,“抛开抓周不说,你知道我小时候最大的理想是什么?”

    我猜了几个,比如当官,比如做买卖啥的。但胡子都一一摇头,最后看我实在猜不出来了,他告诉我,他那时最大的理想是赶马车。

    我挺不理解胡子的,因为赶马车……这貌似听没追求的。

    胡子看着我的表情,他无奈的呵呵笑了,但他也借着这两件事,告诉我说,“理想就是理想,现实很残酷,尤其冥冥之中,老天已经安排你的路了,你不得不走下去,不然真想违背天意,你做不到。”

    我把这话还联系到自己身上了。我突然觉得胡子说的是话粗理不粗。我现在没法全身而退,不说别的,就凭野狗帮的鼻子,就算我藏到深山野林里,他们也能把我找到并揪回来。

    当然了,我只是一时有感慨,很快的,我又缓过神,跟胡子歇了一番后,我俩悄悄离开了。

    我也没去附属医院,本来我很担心小乔的病情,但现在我敢肯定,小乔也是在演戏。既然这都是装出来的,我何必露面,甚至何必流假眼泪呢。

    我和胡子最终直接回到格林,我俩还买了买卖,一起躲在房间内,真的喝起酒来。

    接下来的三天,警方一直全力调查着这起绑架案。我和胡子偶尔参与了几次。

    我也品出警方的态度了,以铁驴为首的专案组,在通过对现有线索的分析的基础上,认为这一起绑架案跟一年前警方收到的一个告密信有关。

    这告密信其实是揭发某要职的一个贪官的,说这贪官利用职务之便,接受手下人的贿赂,而且这贪官很狡猾,总会选择异地交易,甚至指挥受贿者,一步步的怎么办,最后把钱放在哪等等。

    警方认为,这次绑架案的绑匪,作案手法就跟告密信中描述的贪官的套路很像。所以警方又开会讨论,想把两案合并,一起来调查。

    我一方面很佩服方皓钰,因为事实证明,他当时跟我分析的观点很准确,也再一次的被验证了另一方面,我也明白了老巴和铁驴的意图,说白了,他俩又借着绑架案抛砖引玉呢,想借此揪出一个贪官来,至于这贪官,我猜十有**也跟五哥有绝对的关系。

    除此之外,我也有个猜测。小乔这些人一定察觉到什么消息了,认为张凡可能有危险,所以他们就联起手来,上演了这一幕,让张凡彻底的“死”掉,其实这一刻,张凡很可能被送到了国外,甚至是某个安全的地方了。

    胡子想的少,只是跟我赞了几句,那意思,小乔和铁驴这些人,果然有脑子,智商不是盖得。

    但我打心里有另一个不乐观的念头,这绑架案,十有**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接下来,警方这些人针对五哥,很可能要有大动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