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讨价还价-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1章 讨价还价

    铁驴对方皓钰的话来个充耳不闻,而且他本来那张驴脸,沉得更加厉害。

    我和胡子都跟铁驴是一帮子的,我俩当然要配合他。所以这一刻,我俩把脸也都沉下来。

    气氛一度变得特别凝重。方皓钰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他试着要坐起来,问题是他被约束衣绑着,他最后只能无奈的挣扎几下。

    铁驴一直把精力放在约束衣上,突然间,他挪动椅子,又特意往前凑了凑。

    他稍微往前弓着身体,伸手摸着方皓钰穿的约束衣,趁空他还念叨说,“这可是好东西,我真佩服当初明这种衣服的人。”

    说实话,我觉得铁驴是个爷们,他这么摸着另一个爷们,感觉怪怪的。而方皓钰呢,同样很不适应,他还忍不住骂道,“躲开!你这个变态,流氓,少碰我!”

    铁驴并没停,继续摸了几下。不过他的举动,完全的是欣赏约束衣,跟同志没什么联系。

    最后铁驴突然收手,又板正的坐起来。他这种坐姿,表明他曾经是个出色的军人,尤其这坐姿,简直无可挑剔。

    他也一转话题,跟方皓钰谈起了正事。

    他说,“方先生!你刚刚没理解我的意思。警方是同意了你的要求,所以你要先把宝藏交出来,只要我们核实无误,确定这宝藏是真的,而且是有价值的,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再束缚你的自由,让你将功赎罪,提前从牢狱里走出来。”

    方皓钰听的很细,这一刻他狞笑起来,还嘘嘘两声说,“警官,你当我是傻子么?你花言巧语的忽悠我几句,让我把宝藏交出来?然后呢,警方得了宝藏,还会放我?”

    随后方皓钰又大声强调,“先放人,然后再交宝藏,这是规矩,也合乎逻辑!”

    铁驴皱着眉,接话反问,“方先生买过二手房没?想必没有吧?我告诉你什么是规矩。先拿钱转账,然后才能过户,不然你光说你有钱,这怎么行?”

    方皓钰在这方面一点都不让步,立刻插话说,“我先交钱,然后户主拿钱耍赖,我怎么办?”

    他俩因此在买卖二手房的问题上,你一言我一语说了一番。

    我和胡子原本旁听着。胡子听了一会儿后,忍不住插嘴,“老方,你他娘的真逗,你当你在地摊买裤子呢?还能讨价还价的?”

    方皓钰一对二,处于下风,但他挺滑头,突然看向我。

    他问我,“张,你之前答应我什么,你应该记得,怎么着,我在绑架案上已经出力了,现在你翻脸不认人了么?”

    铁驴很诧异的看着我。而我不想让方皓钰深说,急忙摆手打断他。

    我话里有话的提醒方皓钰,“我确实帮了你,不然警方不会大晚上的找你谈话。而且你好好想想,有时候机会摆在眼前,千万别错过,毕竟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方皓钰似乎很听我劝,他一下子不闹了,反倒拿出沉思的架势。

    我们给他时间。铁驴继续这么板正的坐着,但双眼闭上了。我怀疑他是不是练什么功夫呢,还是说跟和尚一样坐禅?

    我和胡子没铁驴这种爱好,我俩无声的在这个房间内溜达一番。

    胡子纯属瞎看,左看一眼,右瞄一下的。而我最终站在了窗前。

    这里的窗户很特别,都是铁框架的,而且在上面找不到很尖的棱角,更找不到螺丝或铆钉之类的东西。

    说白了,在这里住的精神病人,想做点啥坏事很难。

    我还留意到,挨着窗户的墙上,有一个洞。

    这洞是椭圆形的,而且深浅不一,我第一感觉,这好像是被人用手指抠出来的。

    我把自己手指放上去,又调整了好几个姿势,知道我正对窗户,整个身体靠近墙面时,我戳到洞里的手指才顺了。

    我猜这小洞是方皓钰的杰作,而他之所以抠这个洞,跟他当时的心态有关。

    他一定是望着精神病院外的天空,心里难受,这才情不自禁的抠着。

    我又瞥了一眼方皓钰,心说他这个变态,没有精神病却被囚禁在这里,确实够他呛的。

    这样又过了一刻钟吧,方皓钰拿出一脸严肃的样子,他没了以前嬉笑的架势。

    他跟我们说,“这样吧,我退一步,咱们折中。我跟你们去把宝藏找到,到时我当着你们面,把宝藏打开,你们也当场核实,如果这宝藏没我说的那么有价值,你们可以立刻枪决我,但如果都跟我说的一样,你们也要立刻履行诺言,甚至……我带着你们找到宝藏,这也算是立了一次功,这总行了吧?”

    我和胡子交流下眼神,我俩倒是都没啥意见。

    但铁驴慢慢睁开了眼睛,依旧摇摇头。

    铁驴也有他的理由。他说,“警方不缺人手,而且这不是谈买卖呢,你也别说什么折中不折中的话。”

    这次轮到方皓钰沉着脸了。

    我不知道他的脑瓜里又琢磨什么呢。不久后,他突然干笑起来。

    他补充说,“警方太小瞧这宝藏了,我不出面,甚至不去的话,你们就算派一组特种兵去,也未必能把它带回来。”

    这话很耐人寻味,我们仨都盯着他。

    方皓钰反问我们,“先小小透漏一下,知道真的宝藏,大体在什么地方么?”

    胡子和铁驴很默契的一起开口,催促方皓钰快说。

    方皓钰提到了一个词,“嗒旺!”

    我和胡子都对这个词很陌生。胡子还连续念叨两遍,又追问说,“这是什么鸟地方?非洲?”

    铁驴倒是见多识广,而且有那么一瞬间,他还出现诧异的表情。

    方皓钰观察着我们,他撇开铁驴,跟我俩说,“嗒旺是个好地方,在藏南,而且是动中天战争的地方,你俩不会连中天战争都不知道吧?”

    胡子拿出犯懵的架势,而我隐隐对中天战争有点印象。貌似是建国后中国跟天竺的一场战争,虽然没有中越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规模,但投入的兵力也不少,而且那里的边界领土,一直有着争议呢。

    我暗骂方皓钰真是个兔崽子,他把宝藏竟然藏到了这种地方。

    方皓钰又跟我和胡子念叨一番,其实他也想让铁驴听到。

    按他说的,嗒旺这里,一直是中国的,但那次战争后,中国因为各种原因,撤军了,而天竺国虽然被暴揍一顿,却又恬不知耻的派军队驻扎在嗒旺内。目前嗒旺还被天竺武装占领着,而且天竺国还把本国居民派过去,试图对嗒旺当地人进行奴化教育。往简单了说,真要去那里的话,一个不小心,别说找宝藏了,很可能会失去自由,成为天竺人的奴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