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窗外的录音带-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章 窗外的录音带

    古惑刚来沈越市的时候,就说过他有新任务,而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新任务竟然是保护我和胡子。

    我还留意到,他手腕上也带着一个金色小剪刀的手链。我诧异了,知道他一定也见了那么磨剪刀的。

    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手上的同款链子。古惑留意到我这举动,他冷冷一笑说,“欢迎加入组织。”

    我心说什么组织?难道磨剪刀的还有帮派不成?

    这时胡子还连连称赞古惑,大有拍马屁的意思。胡子这种人,能有这态度很少见,也足以说明,他彻底佩服古惑。

    但古惑对这马屁倒不怎么受用,他随意摆摆手,又训斥胡子说,“你这废物,身手什么时候能强起来。”

    胡子被说得脸色不好看,赶巧有个敌人挣扎着要爬起来。胡子索性拿他撒气,凑过去,给对方又狠狠来了两个眼炮。

    古惑不多待了,他也很了解现在的形势,让我和胡子立刻报警,随后他奔着上坡跑去,看架势,想排查下这上面还有没有敌人了。

    我掏出手机,发现现在有信号了,不过不是很强,一个格。

    我费劲巴力拨了好几次,才勉强跟110联系上。

    这次警方不太给力,二十分钟后才赶过来,我和胡子趁空往回走,找到王中举了。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都是血。

    我本以为这家伙死了呢,谁知道等一检查,我发现他受的都是皮外伤。

    那帮人砍王中举的时候,耍了巧劲,原本用十分的力道往下砍,等眼瞅着砍上时又收了一多半的力道,这让王中举并没伤到骨头,只是皮开肉绽罢了。

    但王中举昏迷了,任由我和胡子掐人中掐大腿根的,就是不起来。

    警方跟我们汇合后,他们有专人对现场处理,而且也来了一辆救护车。我和胡子,包括王中举,都一起坐车去医大一院了。

    医护人员觉得王中举伤的严重,直接把他拉到抢救室了,我和胡子只是初步包扎一下。

    这医院大晚上的也变得热闹起来,来了几个警察。但他们一时间都没精力找我和胡子。

    我不想在这种地方多待,外加我们也不用住院观察。我就跟胡子说,“先撤吧,警方想录口供的话,自然会联系咱们的。”

    我俩衣服都没换,上面脏兮兮的,还有几个血点子。我俩跟个乞丐似的,就这样刚走到医院大门。

    有辆警车从远处过来,原本急着往里进,看到我俩后,车突然停了,武悦从里面走下来。

    我苦笑着看武悦,又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这样子。这一刻还有股疼劲儿上来了,我忍不住的一咧嘴。没想到武悦不先关心我们伤势如何了,反倒问,“王中举呢?听说伤的挺重,他人呢?”

    我脸一沉,胡子脸色同样好不到哪去。

    武悦反应快,知道她这么问不太恰当了。她又我、我的念叨几句。

    我心说算了,人家一颗心都放在王中举那怂货身上,我告诉武悦,赶快去抢救室吧。

    较真的说,王中举能活下来,一来是最后关头敌人手下留情了,二来绝对跟我和胡子几次三番的救他有关,但我救他是处于内心的一种善良,也不想把这事搬出来说。

    我俩跟武悦告别,医院门口也停着两辆出租车,但他们都选择拒载了,估计被我俩这样子吓到了。

    他们一辆接一辆跑空车的离开了,我和胡子没招,只要脱了外衣,这让我俩看着能好看一些,另外我俩沿着路边走上了,想去一个大路口,这样打车也方便。

    之前我俩体力亏空的厉害,这次走了没多远,都有点累了。我俩随意找个路边的公交站点,那里有石凳,我俩坐着歇一会儿。

    胡子还忍不住的娟啊、小丽啊的念叨着。我听这名字,品了品后问他,“这几个老娘们都是谁啊?”

    胡子说这都是爱他的人。他又说,“看人家王中举,不管人咋样,至少被砍了一顿,还有个关心的吧,而我呢?”

    我明白了,胡子这是嫉妒了,他也希望能有女人疼他。问题是,这娟和小丽,我头次听他提起。

    我又问,“这俩人是不是你办正事时嫖的小妹吧?”

    胡子点点头,又强调,说别看他们只是一夜情,但那时候,这俩小妹也挺兴奋,跟八爪鱼一样,把他缠的死死地。

    我不多问了,而且也没啥意思。但胡子一直这么念叨着,把我也弄出伤感情绪了。我想了想,也有女人这么关心过自己,她就是杨倩倩。

    结果没多久,我跟胡子成了唱对角戏得了,他娟啊丽啊之后,我就接着念叨句,倩倩啊

    我们回到宾馆时,前台服务员并不知道我们今晚的经历,但也被我俩的样子吓了一跳。

    她倒是挺热心,还给我俩找了两身干净衣服。胡子大为感动,还问这服务员叫什么。她说叫她小敏就行。

    等上楼时,胡子又小敏、小敏的念叨起来。

    我俩简单洗个澡,就睡了。这一觉也真沉,第二天上午,我被电话吵醒了。

    是聂麻子的电话。接通后他告诉我,我和胡子蹲守要调查的那个嫌犯,昨天落网了。换句话说,我俩的任务全部结束了,考虑到我俩昨天的意外遭遇,他让我们安心调养两天,之后就能回哈市了。

    我心说这哥们可以嘛,撒谎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的。我也没点破他,就恩恩的应着。

    这期间胡子也醒了,他在旁听着,别看没直接跟聂麻子通话,却也猜个不离十。

    我撂了电话,胡子的意思,既然都消停了,我俩也来个大懒,再睡一会。

    我也是这想法,还一头摘到枕头上,但我无意间的一扭头,又吓得哇了一声坐起来。

    胡子紧随其后,甚至紧张兮兮的看着我问,“你干嘛?”

    他这种紧张,绝对是被我影响的。而我是真看到一个怪事。我指着窗户。

    这窗户的外边,居中的位置上,贴着一个录音带。现在这年头,都是3、4的时代了,录音带很少见了。

    胡子啧啧称奇,我俩也不睡了,全凑到窗边。

    我隔着玻璃观察一番,这录音带上被贴了双面胶,也因此能黏到窗户上。

    胡子说,“一定有人爬上来过,不然想从楼上把录音带撇上来,根本不可能赶巧粘的这么紧,而且位置这么正。”

    我想到一个人,就是那个贼。他前几天塞给我假钻石,没想到昨晚又来了,送给我这么个怪礼物。另外不得不承认,他身手真强,竟然能在所有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爬上来。

    我想知道这录音带里有什么,就跟胡子说,“胡子哥,我拽着你,你爬到窗户外面,把这录音带摘下来。”

    胡子脸色一变说,“你开什么玩笑?我恐高好不好?”

    我特想呸他,心说他以前也是个大贼,坑蒙拐骗偷,他啥不会?现在就算想偷懒,也找个好理由吧?

    我也不跟他计较了,索性让他保护我。我嗖嗖爬出去了。

    窗外的风不这倒是给我增加了很大的压力。但我很稳的保持住平衡,伸出胳膊,抠了几下,把录音带弄到手了。

    意外的,当我要钻回来时,楼下有人扯嗓子喊了句,“那小伙,干嘛呢?”

    我被吓得差点踩秃噜了,低头一看,楼下站着的,是给宾馆负责打扫卫生的大妈。我心说这也真是个事儿妈,我干嘛呢?用她管么?

    我也没理她。等跳到屋里后,我和胡子又想,什么地方能弄到录音机。

    胡子的意思,只有去之前买防狼电筒的黑市淘货去了。

    我俩不耽误,立刻出发。也不得不说,真挺难买的,我俩在黑市里足足转悠了半个多钟头。

    我也没想到这么巧,最后我都要放弃这里了,等见到卖我俩防狼电筒的那个贩子时,我随口问了句。他翻着货兜,竟找出了一个破不溜丢的一个老款随声听。

    这小子那忽悠的劲儿还没改,立刻举着随声听说,“别看它外表破,其实是国外那边弄过来的,知道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么?没错,这就是小布什小时候听过的随身听。”

    我冷不丁都想笑,胡子更是拿出一副完全听不懂的样子问,“小布什是谁?”

    那贩子又比划一番说,“就是被记者撇鞋那个。”

    我也不跟他扯这些用不着的了,而且这次不用胡子讲价,我直接出马。

    我问他,“多钱?”他一口价,说吐血大甩卖,一百!

    我摇头说,“三十,”行的话我立马掏钱。他学着我,使劲摇头,说哥们啊,咋也是总统用过的随身听,你再加点,它就归你了。

    我说,“行,尤其看在我俩总买你东西的份上,恩”我又说,“二十?怎么样,卖不卖?”

    他不相信的啊了一声,说有你这么加价的么?不升反降是不?

    我又报了十五块的价,而且大有他不卖,我就和胡子立刻走人的意思。

    这贩子也一定看出来了,从我俩身上,榨不出啥钱来。

    最后三十块,我们成交了。我和胡子又随便找个超市,买了两块电池。

    我都有些急不可耐了,也没等回到宾馆,就找个没人的胡同,我俩钻进去,一起把耳朵贴在随身听上,我把录音带播放了。

    昨天看了其他作者的章节,都是两千字一章。咱们这本书从一开始都是三千字一章。

    我想了想,还是坚持现在这种写法吧,这样每一章有两到三个大场、十个左右的小场,适合剧情把控,也为后期申请出版做准备。另外每天保底更两章、六千字,绝不糊弄。

    大家可以监督,发现哪里写的不好,在评论区留言,我每天都会仔细看大家的评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