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神秘长官-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2章 神秘长官

    我承认,方皓钰这番话着实震撼到我了。胡子跟我差不多,听完还骂了句狗艹的啊。

    铁驴一直没发表任何意见,但他有小动作,偶尔揉了揉太阳穴,估计他对这个宝藏,也头疼了。

    方皓钰又往下说,其实他的意思很明显,想通过嗒旺的乱,来衬托他自己的用处,尤其他这个埋宝藏的人,真要过去了,能带着大家用最快速度办完事,再一撤离,这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但铁驴听了一小会儿后,对方皓钰摆手。他告诉方皓钰,“继续躺着吧,我们要跟长官再商量下,看怎么处理宝藏的事。”

    方皓钰显得很不甘心。在我们仨一起往外走的时候,方皓钰还喂喂几声,让我们回来。等我们出门时,方皓钰更是扯嗓子吼上了。

    但这个病房的门的隔音真好,在门关上的一刹那,我耳边完全的清净了。

    原本带我们来病房的护士,她并没走,就守在不远处的走廊里。她这时迎了过来。

    这护士的身份绝不仅仅是护士这么简单。她说了几句让我和胡子都听不懂的暗语。

    铁驴回了几句,这护士点了点头。

    我猜铁驴是告诉护士,好好守着方皓钰。

    随后铁驴带头,我们一起往精神病院外走去。

    我趁空问铁驴,“长官那边什么时候能有下一步的消息?”

    我其实打着另一个算盘呢,我想起夜叉了,这批人去了西伯利亚,这都几天没他们的消息了。我心说既然方皓钰的宝藏的事,跟我和胡子没太大关系了,我俩何不找个理由离开哈市,去跟夜叉汇合呢?

    但铁驴的回答,出乎我意料。他说现在就带着我俩去见长官。

    胡子还特意看了看时间,说这是午夜,难道长官不睡觉?

    铁驴神秘的笑了笑,这也算是回答胡子了。

    他开车带着我们,直奔警局。在路上,胡子又好奇上了,问铁驴,“长官在哪个小区住着?”

    铁驴回答,说我们的目的地是警局。

    我突然有点犯懵。但我当然不像胡子那样,我也没有多问。

    我们回到警局时,今晚不是那个老警员当班,但值班民警很客气。

    铁驴让民警拿顶楼的钥匙,说我们要开会。民警立刻屁颠屁颠的去准备。

    我从没到过警局大楼的顶楼,而且印象中,哈市警局的会议室都在一二楼呢。

    但等我们来到顶楼后,我发现最里面的房间门上,写着多媒体会议室的字眼。

    胡子对多媒体很有感触,跟我说,“以前他上学那会,学校就有多媒体教室,说白了就是机房,里面放着十多台土掉渣的586。”

    我发现此刻的铁驴,他心情不错,他还趁空跟我和胡子解释一番。

    按他说的,警局的多媒体会议室跟学校的多媒体教室,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往简单了说,这种会议室,可以开各种报告会、演讲会,也可以进行学术讨论和技术交流,更重要的,它可是实现多语种同声传译的国际会议,甚至是引用虚拟终端,对案发现场进行模拟和推测。

    我和胡子都听愣了,我心说案发现场模拟,这玩意一直只是在电视剧中看到过,没想到哈市警局竟然也有这种技术了。

    我带着一种好奇,在铁驴推开会议室大门时,我立刻探头往里看。

    但实际跟想象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这会议室看起来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依旧是一张长条的大桌子,一个大投影布,但在投影布下方,摆放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仪器设备。

    值班民警并没多陪我们,而且他分明是有意回避的,在他离开时,铁驴还特意把会议室的大门反锁上了。

    我和胡子帮不上什么忙,只好找个地方坐下来。

    铁驴自己在那一堆不知名的仪器前忙活了好一番,最后投影布上还出现了一个画面。

    这貌似是什么系统的登陆界面。

    铁驴又从这堆仪器中,拿出了一个看着像是摄像头的东西,但摄像头内出现了一股绿光,这绿光整个横着,上上下下的移动着。

    铁驴把脸凑了过去,尤其让绿光扫着自己的右眼。

    我和胡子听到嘟的一声响。胡子还喊了句,“扫二维码?”

    其实他纯属是调侃了,我俩也都明白,这是眼虹膜密码。随后铁驴又对着另一个小设备按了指纹。

    在这两个“密码”完全相符的情况下,投影布上有了登陆成功的界面。

    接下来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尤其整个系统用的是一种古怪的文字,不像不说,甚至也不像是英文、俄语之类的。

    我和胡子都凑近一些,打量着这种文字。

    铁驴瞪个大眼睛,用无线鼠标正操作着,他点开一个又一个的选项。

    胡子先赞了句,随后问,“这是什么语言?”

    铁驴回答,“北斗语!”

    胡子没多想,这一刻还诧异的又问,“狗艹的,外星语言?”

    我倒是猜到了点啥,还解释说,“这应该是国内军方独立开发的北斗系统,而这系统用的,都是专门的语言了,也就是所谓的北斗语。”

    胡子念叨句,“不错嘛!”他也问铁驴,“你用多长时间学会了这种语言?”

    铁驴倒是挺实在,他骂了句,“学会个屁啊,我最不爱学习。”

    胡子拿出不信的样子,指着投影布说,“你不会还能操作的这么熟练?”

    结果铁驴来了句,“蒙着来吧!”

    我和胡子都无语。就这样,铁驴试着老半天,也点了无数个选项,最终投影布上出现了一个视频通话的界面。

    铁驴喊了句,“成了!”

    他还让我和胡子都规规矩矩的坐着,因为我们马上要跟长官见面了。

    我和胡子都没当过兵,也没这方面的培训,但在这种场合下,我和胡子都不得不装装样子,尤其胡子,把胸挺得特别突出,乍一看我都怕长官把他误认为女子呢。

    这样又缓冲了一会,视频彻底接通了。我盯着画面,而且我也幻想着,这长官会是什么样?会不会是一个带着上将军衔的老人,又或者是带着总警监肩章的一个很干练的男子?

    我默默期待着最终结果,但实际上,当我看到视频中的那个人时,我彻底愣住了。

    胡子在诧异之下,都忘了挺胸了,他一下子还弓着身体,这是一种警惕的反应。

    他念叨句,“这……这他娘的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