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特赦恶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3章 特赦恶人

    视频中,出现了一个人。他坐着,穿着一个大一号的风衣,而且这风衣的帽子,还把他整个脸遮挡住了。

    乍一听,这并没什么吓人的地方,但我跟胡子差不多,心里跟打鼓一样的狂跳着。

    因为我仔细观察下,在那风衣帽子下,压根就看不到任何的东西,细想想,就算这人把脸挡的在严实,但怎么着也得露出点下巴,或者让我能看到脸的初步轮廓吧?

    我冷不丁想到了鬼,也觉得只有鬼魂才真的没脸呢。

    铁驴倒是没表露出啥诧异来,他见到这人后,还特别兴奋。

    他对我和胡子提醒说,“起立,敬礼!”

    他还当先带头。我压下其他念头,立刻配合着。

    胡子慢了半拍,而且他明显有点懵了,他站起来时,还有些警惕的弓着身体,另外敬礼也敬反了。

    正常情况下,我们要用右手,而胡子,用的是左手。

    我本想提醒啥,但又觉得,有些事,难得糊涂,更不要再面上说出来。

    长官通过视频,把我们这边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还念叨说,“这两位是小闷和胡子吧?不错,不错!”

    我没想到他能认识我俩。铁驴听完长官的话,还特意点头附和,那意思,我和胡子确实很优秀。

    很快,我们仨又都坐下了。铁驴直奔主题,把方皓钰的情况跟长官汇报了,尤其铁驴还提出,那宝藏在嗒旺!

    胡子这人有股子直性子。他也立刻接话,把他知道的情况补充着说出来。那意思,嗒旺现在不太平,虽然是中国领土,但被天竺阿三占领着,而且听说那帮阿三,还在嗒旺推行者奴化教育,估计那里十有**还天天有武装冲突呢。

    长官默默听着,之后随口回了句,“我查查!”

    我发现邪门的事出现了,那风衣帽子里冒出一股幽冥的绿光来。我冷不丁联想到了鬼火,而且看位置,这绿光还是从长官额头处发出来的。

    我心说难道这长官是三只眼?还是说他的脑门上戴着什么特殊设备呢?

    我心里有点毛楞,另外也有些怪怪的感觉。

    这样持续了十来秒钟,那绿光消失了。长官又跟我们说,“嗒旺……这地方确实很特殊,当地除了汉人以外,还有藏地的门巴族人,而且天竺人又参与进来了。在这种地方,真要藏一笔宝藏的话,真有点灯下黑的感觉,反倒安全。”

    随后不等我们接话,他又说,“胡子,你的消息落后了,按最新情况来看,那里没什么动乱,也没什么奴化教育,毕竟中、天两国关系改善了很多,这也影响到了嗒旺地区。”

    胡子拿出半信半疑的架势,还摇了摇头。

    铁驴提长官补充一句,让我和胡子务必信长官的话,尤其他强调,长官可是个百科全书。

    我对百科全书这四个字很敏感,也隐隐冒出一股荒唐的念头来。

    神秘长官的思维很跳跃。他抛开原来的话题,又提到了方皓钰。

    他说,“我对方皓钰的印象不错,而且方皓钰这个人,绝对是个人才。既然如此,我索性再照顾方皓钰一次,让他待罪去嗒旺,配合你们一起找到宝藏。但方皓钰这个人,从里往外的还有一股子罪恶感,你们到时一定注意,如果他还执迷不顾,仍想犯罪的话,你们宁可不要宝藏,也要把他当场击毙。”

    铁驴先应了一声。而我品着长官的话,又接话问,“你们?”

    胡子也一下反应过来了。他使劲摆着手说,“我和小闷绝不去嗒旺,而且我俩现在是自由身了,帮警方纯属是一种自愿的心理,也没义务非要去嗒旺那种不靠谱的地方。”

    长官嘿嘿笑了。他还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跟铁驴说,“小闷和胡子是自己人,快快,把好烟拿出来。”

    铁驴立刻一摸兜。我印象中,铁驴的烟瘾不大,但他竟然足足揣了两包烟。

    其中一包是很普通的玉溪,另一包上,全是洋码子。

    铁驴把烟分给我和胡子。长官趁空又说,“来来,吸一根烟吧,这烟可是好东西,是铁驴的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

    我心说这话听起来咋这么耳熟呢。另外我和胡子吸了几口后,发现这烟确实味道不错,价格应该不菲。

    长官趁着我们吸烟的功夫,说了一番话。那意思,我和胡子现在是特警,身上带着保卫国家的使命的。而这次的嗒旺任务,我俩必须参加,原因再明显不过,我俩侦破过渔奴案,去过果敢,又去雅鲁藏布擒过蛊王,这一次次的经历,是别的特警这辈子都没有的。

    最后他还补充一句,两位的功劳,我都记着,这次找到宝藏,更是大功一件,甚至可以授予铜鹰勋章。

    我对大功不大功的,不感兴趣,至于那个什么勋章,我根本毫无概念,心说那是什么玩意?

    但铁驴听到勋章时,眼前一亮,他还对我和胡子使眼色,让我俩快谢谢长官。

    我碍于铁驴的面子,配合着,很“积极”的点点头。至于胡子,完全没啥表示。

    长官又拿出跟铁驴单聊的架势,他告诉铁驴,这次去嗒旺,为了保险起见,他会联系一个帮手,到时有这人在,真遇到危险了,也绝对会化险为夷。

    我听到帮手时,立刻想到了冷诗杰。我心说冷教官身手好,而且他带着一个小痰盂,那里面装的都是毒虫,尤其我还亲眼见过毒虫的威力。

    我接话提了这个建议。长官嘿嘿笑了,说冷教官要照顾他爹,不适合出远门。随后他强调,说那个帮手,比冷教官还要厉害。

    我着实被震慑到了,也难以想象,这帮手的实力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铁驴和神秘长官又谈了一会,方皓钰的事就彻底定了下来。

    长官一转话题,甚至语调也有点悲伤的感觉。他问铁驴,“这几年,外面变化大不大?”

    铁驴很敏感的看了看我俩。他没急着回答,反倒摆手示意,让我和胡子先出去,去一楼值班室等他。

    我在打心里打鼓,给我感觉,这长官好像一直没出过门,没接触这个社会一样。但铁驴拿出目送我俩的架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