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外科手术-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4章 外科手术

    我和胡子没机会再多接触神秘长官了,我俩一同起身离开。

    我最后还负责把会议室的门关上。在门即将关上的一刹那,我听到一个乌字,是铁驴对长官说的。

    我知道有乌这个姓氏。我猜测,这长官姓乌。

    我和胡子溜溜达达的来到值班室后,值班民警很客气,跟我俩胡扯起来。

    相比刚刚开会,胡子更喜欢现在这种聊闲的气氛,他又挥出水平来,跟民警打成一片。

    我倒是想跟这民警套套话。我拿捏着,等找到机会后,我问他,“今天开会,我现乌长官很博学,他以前是不是警校的高材生?”

    民警拿出一愣的架势,念叨说,“乌长官?”

    我特意指了指楼上。

    那民警哈哈笑了。我现这爷们很滑头,他回答了几句,但都无关紧要,最后他还把话题绕开,跟胡子继续胡扯。

    这样足足过了半个钟头,铁驴下楼了。

    这才多久没见,我现铁驴的眼眶红红的。胡子还问铁驴,“你哭了?”

    铁驴搓了搓鼻子,而且一搓之下,我现他鼻涕都出来了。

    这都是刚哭完的表现,但铁驴嘴硬,不仅不承认,还推脱说,“卧槽,我好像感冒了。”

    铁驴并没待下来的意思,他还带着我俩,要回精神病院。

    我猜铁驴是想继续跟方皓钰谈判,单从这点看,我心说铁驴办事效率挺高。

    我们仨又坐回车上,铁驴当司机。但我观察着车外的情景,等过了一会儿,我意识到不对劲,因为这不是去精神病院的路。

    我问铁驴怎么回事?铁驴说还要接一个人。

    但这人是做什么的,他没透漏。

    最终我们的车奔向北虎部队。这是个王牌的特种部队,而且在哈市的郊区。

    像一般人,平时根本不敢来这种地方,尤其在这部队的近边,经常会看到一个提醒牌,上面写着,“军事重地,闲人莫入”的话。而且听朋友说过,真要有那种傻了吧唧,不管不顾非要硬闯的主儿,下场往往是被枪决。

    我和胡子都想不明白,大晚上的,铁驴到北虎部队接什么人?

    胡子看铁驴把车开的很快,还很忐忑的提醒铁驴一句,那意思,稳着点,别出现误会啥的。

    铁驴似乎对北虎部队这里很熟,他回了句,让胡子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我们的车,一直开到北虎部队的正门口。这时这里除了有两个端着步枪站岗的军人外,还徘徊着一个干瘦的男子。

    这人也穿着军装,另外背着一个墨绿色的大铁盒子。

    这铁盒子让我冷不丁想起了小时候装糕点的礼盒,但我明白,这个大铁盒子里,装的绝不是这种东西。

    这人也好,那两个岗哨也罢,都认得这车牌。干瘦男子还一路小跑的往车这边靠了过来。

    铁驴给我们简单介绍一番,我因此知道,这干瘦男子叫小蛇。

    这肯定是代号了,另外我注意到,小蛇的肩章是三星一杠,这应该是个连长级的军官。

    小蛇很沉默寡言,坐上车后,低个头不说话,而且他双手紧紧搂着大铁盒子。

    我和胡子被小蛇这么一弄,也没了聊天的气氛了。

    车内一下子安静了不少,铁驴放着车载mp3,我们都听起歌来,接下来,我们直奔精神病院。

    等来到方皓钰那个病房前时,我看到,那个护士还在。

    她不知道从哪搬来个椅子,正坐在门口呢。而且我们刚一出现,她就站了起来,拿那种架势来迎接我们。

    胡子指着病房,问小护士说,“那兔崽子怎么样了?”

    护士摇头,说她并没进去过。我本以为这护士很敬业,现在一看,她也就是表面工程吧。

    至于胡子,他很不满意的瞪了护士一眼,随后他把门打开了。

    门刚开的一刹那,屋内很静,但等再推开一些时,屋里立刻传来方皓钰的叫骂声。

    我心说这爷们的精力倒真挺旺盛的。

    胡子冷冷望着房间里,铁驴顶替胡子的位置,当先走了进去,我和胡子又紧随其后。

    小蛇并没这么积极,反倒蹲在门口,还把大铁盒子放在地上。

    我没太留意小蛇,我进去后,铁驴还示意,让我把房门关上。

    方皓钰骂了一通,或许是觉得累了,他歇了口气,这期间他表情怪怪的打量着我们。

    铁驴开门见山,告诉方皓钰,说组织上刚刚连夜开会,经过慎重考虑,放宽了尺度,同意了他的请求。

    铁驴说的都是套话,他还想再强调点什么,尤其是组织性纪律性这一块。

    但方皓钰听不下去了,他嘿嘿笑了起来,抢话说,“组织就放心吧,我这人说到做到,不会乱来的。”

    随后他又催促我们,那意思,赶紧把约束衣这种鬼东西从他身上拿开。

    我和胡子都没摆弄过这种东西。胡子拿出试试看的架势,还往方皓钰身边凑去。

    但铁驴把胡子拦住了,他还冷冷打量着方皓钰。

    铁驴并没第一次出现这种举动了。

    方皓钰都快有阴影了,他反问,“你到底要耍什么幺蛾子?”

    铁驴回答,“从现在开始,你是一名减刑线人,需要通过立功赎罪的方式,来一点点让自己恢复自由身,但你也要明白,减刑线人的身上,必须要有跟踪器。”

    方皓钰一愣,又盯着我和胡子。

    我实打实的点点头,示意方皓钰,这话属实。

    铁驴继续说,“对一般的线人,组织会随便找个法医或军医,让他们把跟踪器移植到线人的脚踝中,而对于你,组织特殊照顾,请来一个狠角色,知道么?他是北虎部队的专家,精通解剖和外科,他会让你遭受到最少的痛苦,而且还会把跟踪器放到最深的地方。”

    这话乍一听是为方皓钰好,其实我们谁都听出来了言外之意。

    方皓钰很抗拒的喊了句,“不!”

    但铁驴不管这些,他又使劲敲了敲病房门。

    房门立刻打开,小蛇挺着身板,拖着那个被打开的大铁盒子。他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

    铁驴指了指方皓钰,小蛇洪亮的喊了句,“遵命,长官!”

    方皓钰又嗷了一嗓子,而我和铁驴看着那个大铁盒子,这一刻我有种流汗的冲动,因为这铁盒子里,是各种刀具和药剂,最角落的一个小格子里,还放着一个小葡萄粒般大小的珠子,这珠子正一闪一闪亮着红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