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痛苦的回忆-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5章 痛苦的回忆

    我当然知道这珠子是干吗用的,顺带着,我想起自己曾经的遭遇了,别看当时是在全麻下进行的,但醒来后的痛苦……

    我的双脚也多多少少有点发麻了。

    胡子盯着这个一闪一闪的红珠子,他也想说点什么,但方皓钰突然又歇斯底里起来,这让胡子根本没开口的机会。

    小蛇并没被方皓钰影响到,他扭头看着铁驴。

    铁驴示意了一下,让小蛇这就动手吧。小蛇应了一声,随后他举着铁盒子,踏着正步,往方皓钰身边凑去。

    我还留意到小蛇的一个小动作,他边走边吐了吐舌头。

    我知道,接下来的场面会有点“狠”。我不想眼睁睁看着这一切,胡子跟我想的一样,我俩互相看了看,又一起默默的退到病房外。

    没多久,铁驴也出来了,他还轻轻的把门关上了。

    我问铁驴,“这手术还多长时间?”

    我想的是,如果需要几个小时,我们也没必要在门口死等了,但铁驴回答,说只需要半个小时。

    我们仨各找地方,坐了下来。那个女护士并没走,反倒站在铁驴身边,她拿出随时听候命令的架势。

    至于铁驴,他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弓着身子,低着头想事情。

    他时而笑一笑,时而绷着脸,甚至是对着自己的额头摸一摸。

    我和胡子挨着坐在一块了,把精力都放在铁驴身上。胡子观察着铁驴,又偷偷跟我说,“大长脸怎么了?你看他那德行,不会是犯啥病了吧?”

    我并不这么觉得,尤其当铁驴总摸脑门时,我想到了神秘长官,那神秘长官的额头上,当时还放出幽绿的光芒……

    时间一秒一秒的走过,原本按铁驴说的,手术需要半个小时,但实际上,才过了二十分钟,病房门就被推开了。

    小蛇端着大铁盒子,板正的站着,出现在我们面前。最显眼的是他的舌头,不仅伸到嘴外,还有节奏的动来动去。

    就凭这儿,我算明白为啥他叫这么个外号了,而且他伸舌头的同时,也间接说明他心里很兴奋。

    铁驴一直在想着事,并没留意到小蛇。我只好喊了一句,给铁驴提醒。

    铁驴回过神后,一脸诧异,还念叨句,“你咋刚进去就出来了?”但他又看了看时间,又变得一脸释然。

    小蛇跟铁驴汇报,说“手术”很成功,而且小蛇强调,那跟踪器的位置很深,除了他和几个特定的北虎部队的军医以外,其他人很难把跟踪器安安全全的取出来,不然非要硬取的话,方皓钰面临的,是腿瘫的风险。

    铁驴赞了小蛇几句。

    而我听完,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我也很想知道现在的方皓钰怎么样了,我又对胡子使个眼色,我俩一起走进病房。

    我原本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心说这一刻,病房里是不是一片狼藉呢?尤其病床上,甚至挨着病床的墙和地面上,会不会分布着大小不一的血点子?

    但实际没有那么糟,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整个病房里,连一滴血都没有。

    方皓钰平躺在床上,整个人沉沉的闭着眼睛。我猜小蛇也给他打了麻药,另外约束衣被脱了下来,叠的整齐的放在床边。

    我和胡子都来到方皓钰的身旁。我看着他的双脚。

    他双脚上缠着厚厚的一层纱布。我很想把纱布打开,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尤其缝了多少针。

    但我也明白,自己这么做,容易让方皓钰感染。我就又放弃了这个打算。

    胡子原本把精力放在约束衣上,他把约束衣拿起来,摆弄和把玩了一番,但很快的,他失去了兴趣,把约束衣团成一团,随意丢到床边。

    他又站在方皓钰的脑袋旁。他推了推方皓钰,喊了句,“喂,爷们,能听到我的话不?”

    其实胡子就是随便的问一问,但没想到的是,方皓钰竟然皱了皱眉。

    胡子咦了一声,还看着我问,“他没被全麻?”

    我有个猜测,有些人对麻药是有抗性的,比如酒鬼,也因为他们长期喝酒的缘故,而至于方皓钰,他一直被关在精神病院,不可能总喝酒,他之所以也对麻药有抗性,我猜绝对跟他的体质有关了。

    胡子继续扒拉方皓钰,试图把他弄醒了。

    但方皓钰没那么大的精神头,而且被扒拉一番后,他迷迷糊糊的,突然哭了。

    两行泪顺着方皓钰的眼角,哗哗的留了出来。方皓钰还念叨说,“妈妈、妈妈……”

    胡子嘘了一声,说一个大老爷们,咋还想妈了呢?

    我想得多。而且绝对被方皓钰这一幕震撼到了。我承认,方皓钰在入狱前,是个绝对的魔头,烧杀抢掠,就没他不敢做的,但话说回来,我也相信,方皓钰之所以这样,绝对跟他童年的遭遇有关,再往简单了说,他脑中有太多负能量的烙印了,这烙印还刺激出他的邪恶之心,甚至是心中的罪恶之手。

    我盯着方皓钰,尤其是他的眼泪,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对他突然有了一股子同情心。

    这样又过了一小会,铁驴也走了进来。他并非是来看方皓钰的,他对我俩摆摆手,那意思,我们要离开了。

    我俩和小蛇一起坐着铁驴的车。铁驴先送的小蛇,之后把我俩送到格林。

    我和胡子回到房间后,都已经是后半夜了,我俩简单洗漱后,就睡下了。

    接下来的三天,我和胡子没什么事了,警方也没找我俩。

    我趁空给夜叉打了个电话,但他的手机关机了。算一算时间,我怀疑他们那五个人,很可能已经去了西伯利亚,甚至正坐着雪橇,在冰天雪地中转悠呢。

    我其实很担心这五个人的安危,但又联系不上,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只好给夜叉发了个短信,让他开机会立刻联系我。

    这三天时间,我和胡子也没一直宅在酒店,我俩出去逛了一会街。

    但此时非彼时,外加我俩都当过线人,警惕性很高。我俩逛街时,总会发现一件怪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