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强行闯入-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6章 强行闯入

    我俩的身后方总会多出一对情侣来。他们也一直跟我和胡子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和胡子想到一块去了,这情侣是警方的人,说白了,警方怕我和胡子跑了,别因此不去嗒旺啥的。

    胡子很不满意,还跟我强调,说咱们哥俩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么可能会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我听完的一瞬间,瞥了胡子一眼。我心说他是个资深的扒子,偷鸡摸狗的事还少干过?另外我也明白,胡子肚子的墨水少,他想表达的意思,是想说我俩做事敞亮。

    我倒没太把跟踪的情侣当回事,也跟胡子说,让他就当这俩情侣是空气吧。

    胡子试了试,但他没我心大,最后他还烦了,也因此不怎么出去逛街了。

    这样等到了三天后的上午。我和胡子因为夜里喝了酒,现在都趴在床上呼呼睡懒觉呢。

    突然间,有人敲我俩的房门,而且这人还喊道,“服务员!”

    我以为她要打扫房间呢。而且我现在睡意十足,就随口回了句,“不需要打扫!”

    但服务员并没走,她又砰砰的敲着门。

    胡子忍不住骂咧一句,那意思,也就是老子脾气好,不然换个矫情的,保准把这娘们拉进来,艹哭她!

    我倒是没胡子这么嘴损,我直接拿着枕头,把它压到我的脑袋上。

    等服务员又敲了几下门后,尤其我俩也没去开门,突然间,我听到叮咚一声响。

    我一下反应过来了,心说这服务员竟然用她的房卡,把门打开了。

    我没法再睡了,把枕头一撇,一下坐了起来。

    胡子这时刚刚睁开眼睛,而且一脸的怒意。

    我没理胡子,反倒光脚下床,等往门口一看,我心里嗖的凉了。

    服务员很规矩的站在门外,但有一个熟人,他举着大铁盒子走了进来。

    这人是小蛇,他边走边把舌头伸了出来。

    我对他很敏感,我先喊了句胡子,又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问小蛇,“你来干嘛?”

    胡子看到小蛇后,他更直接,喊了句狗艹的呀,他还直接站在床上了。

    小蛇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还很严肃的回答说,“长官让我来接两位去机场。”

    我猜这个长官要么是那神秘长官,要么就是铁驴了,而且去机场……这代表着啥,不言而喻。

    我和胡子都盯着小蛇手里的大铁盒子,这么沉默一小会儿后,我俩又放松了不少。

    小蛇腾出一只手,打着手势,大有催促的意思。

    胡子接话说,“你去外面等着,我哥俩要收拾收拾。”

    小蛇摇头,说不用那么麻烦,东西他都带着了。

    胡子呵了一声,又强调说,“我们这次要去藏南,要去嗒旺,拜托,这可是大旅行,再怎么着,也得到两件衣服吧?”

    小蛇依旧摇头,说东西都准备好了。

    我想起之前去雅鲁藏布的经历了,那一次,我和胡子穿上了组织特意准备的衣服。

    胡子上来犟劲儿了,而我觉得,小蛇也是被组织安排过来的,我俩没必要跟他死磕。

    我劝了胡子几句。

    五分钟后,我俩跟着小蛇一起下楼。

    格林的大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吉普,这吉普也都贴膜了,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小蛇先给车解锁,还钻到了驾驶位。

    我和胡子都坐在车后座上。这车的内室也很宽敞,尤其我坐着还能把腿伸直了。

    我猜这种吉普属于军方特供的那种。

    胡子也特意赞了句,随后他又好奇的问,“你说准备东西了,在哪呢?”

    小蛇一边开车,一边回答,说东西都在他的座位下方呢。

    我让小蛇继续开车,我特意俯了俯身体,对着驾驶位下方掏了掏。

    最后我拿出两个旅行包。这俩旅行包并不大,而且瘪瘪的。

    胡子皱着眉,把这俩旅行包都打开了。两个旅行包内放着同样的物品,包括一个大号的手电筒,一个有一尺来长的十字架,还有一个手指那么长、外表很光滑的小玩意。

    我和胡子盯着这些东西,全愣住了。

    胡子指着这些东西,反问小蛇,“警方他娘的搞呢?这就是为我俩准备的东西?我们这次去嗒旺,难道是要去当传教士么?”

    小蛇说我俩误会了,他还特意把吉普车停靠在路边。

    我发现这吉普车的猫腻太多了,小蛇对着驾驶位下方摆弄几下,我听到咔的一声响,这车座竟然立刻扭了一百八十度。

    这么一来,小蛇正面的面对我俩了。

    小蛇先拿起一个手电筒,还特意举着让我俩细看。

    这手电筒的做工很不错,尤其外表是一层很纯的黑漆面。小蛇还把手电棍打开,里面的白光亮度也很足。

    胡子呵呵几声,拿出笑而不语的架势,而我也搞不懂,这手电棍对我有什么用?

    小蛇举着手电筒,特意把它往我俩身边递了递,随后他指着开关说,“长按这里七秒钟,这电筒就成了强力电棍,你们看……”

    他用手一指压着开关,没一会儿,电筒上突然出现了两道电弧。

    我没形容错,一般的电棍,上面都是啪啪的电火花,而这个手电筒,打出来的,竟然是电弧,另外这电弧还是深蓝色的。

    我和胡子虽然没被电弧打到,尤其跟它还隔了一定的距离,但它一出现,我就觉得浑身上下的不自在。

    小蛇并没让电弧出现的时间太长,突然地,他松开了开关,电弧立刻消失了。小蛇拿出一副心疼的架势,解释说,“这手电筒的储电量不低,但这种电弧耗电量很高,所以务必要省着点。”

    我和胡子都盯着小蛇。我俩此刻的头型有了变化,都有点杀马特了,所有头发都立着。

    胡子很不习惯的挠了挠脑袋,试图让自己好过一些,他还发自内心的赞了句,“这手电筒,很牛掰。”

    小蛇兴奋的伸了伸舌头,他用这种方式,回应了胡子。

    但这还没完,他继续举着手电筒,跟我俩强调,“两位专员有所不知,这里也有乾坤。”

    他摸着手电棍的底部,示范的往左拧了三下,又往右拧了三下。

    突然间,我听到手电筒里传来咔的一声响。

    小蛇还从手电筒底部,拿出一个让我和胡子很诧异的东西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