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怪异家伙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7章 怪异家伙事

    小蛇从手电筒下方抻出来一截绳子。这绳子就跟卷尺中的尺子一样,小蛇一旦不用劲儿了,这绳子还会自行缩回去。

    再说这绳子,它最大的特点是很细,估计跟一根方便面的粗细程度差不多了,而且它的颜色很怪,是银褐色的。

    小蛇特意抻着绳子,问我俩说,“两位专员,能看出什么说道么?”

    我琢磨起来,也没急着回答。胡子不一样,他大体打量几眼,就反问说,“这玩意有啥用?我故意用力一拽,它就断了。”

    小蛇特意被绳子递过去,那意思,让胡子试试。

    胡子没推却,而且也能看出来,他用了实打实的力气。但无论他怎么用劲儿,这绳子一点要断的趋势都没有。

    胡子最后憋得一脸通红,小蛇看到这一幕,咧嘴笑了。

    小蛇告诉我俩,这绳子是用超纤维的材料做的,其强度和模量为普通的对位芳酰胺纤维的好几倍甚至是几十倍,极限氧指数高15倍,分解温度高为一百摄氏度,所以这种用超纤维做的绳子,具有超力学性、耐高温和超抗燃性,甚至别看它很细,但能承受住二百斤的重量。

    说心里话,小蛇这番话,有点过于专业了,我听的不太懂,而往简单了说,我把这绳子理解为,很牛掰,一个人爬在它上面,它也不会断。

    小蛇把绳子又放回到手电筒里,他又特意举了举手电筒。

    我承认,这是个好东西,既能防身又能当成一种工具来使用。

    我把目光又放在另外两个东西上,一个是大号的十字架,一个是跟手指一般大小的不知名的小玩意。

    小蛇没在卖关子,依次拿着这两件东西,给我和胡子演示并解说一番。

    这大号的十字架,其实只是表象了,实际上它内部藏着一把刀。

    这十字架是个瓷货,而在它腹中,也同样藏着一把锋利的瓷刀。按小蛇的解释,这瓷刀有个外号,叫“锆宝石刀”,是用一种纳米材料“氧化锆“加工而成的。

    用氧化锆氧化铝粉末在两千度高温下用上百吨的重压配上模具压制成刀坯,然后用金刚石打磨之后配上刀柄,这就做成了成品的瓷刀。

    因为它是高科技纳米技术制作的新型刀片,锋利度是一般钢刀的十倍以上,所以它也具备了高硬度、高密度、耐高温,抗磁化、抗氧化等特点。

    我品着小蛇的话,这一瞬间还想到了瓷刀的另一个最大的优点,我猜我和胡子带着它,等去嗒旺后,要经过什么安检设备的话,这瓷刀是绝不会被探测出来的。

    胡子拿出较真的架势,还特意抢过瓷刀。他看着刀刃,还用指甲对着刀刃轻轻滑了一下。

    我亲眼看到,也就是这么轻轻一划,他的指甲就掉了一大块。也亏得胡子及时收手,这才没弄出血来。

    胡子多多少少被瓷刀的锋利吓到了,他带着这种表情,但也发自内心的赞了句。

    至于那个像指头的东西,按小蛇说,它其实是一种炸弹,只是它内部装的不是普通的炸药,而是高浓度的可燃冰。

    我对可燃冰有印象,以前听朋友说过,说白了,它叫固体瓦斯或气冰,是一种天然气的水合物。

    我和胡子都对这“指头”炸弹的兴趣很大。胡子还多问一句,让小蛇说说,这玩意到底怎么引爆,而且炸起来后,有多大的威力?

    小蛇把“指头”炸弹握在手里,他边说边做了个假示范,那意思,使用时,只要狠狠的撅这个“指头”,直到它发热了,再把它撇出去就行,七秒后,它会自动爆炸,而且爆炸时还会产生高温火焰。

    小蛇指着我们坐的这辆吉普,也跟我俩强调,“这一个小小的炸弹,它释放的当量,能把这辆吉普彻底搞垮,甚至是让这吉普成为一堆废铁。”

    胡子嘘了一声,这也表明了他半信半疑的态度。

    我也明白,我们没法试这个炸弹,尤其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辆吉普报废吧?

    我和胡子最后把这三件武器都放到各自的小旅行包中。

    小蛇建议我们,尤其他指着那个“指头”炸弹说,这玩意算是一种杀手锏了,最好贴身带着。

    胡子问,“这玩意又长又滑的,怎么个贴身法?”

    小蛇含蓄的指了指屁股。

    胡子瞪大了眼睛,反问说,“塞那里面?”

    我突然想到了宋浩,因为宋浩就做过类似的事,把跟踪器当肛塞来用,塞到敏感的地方了。

    我总觉得,一个大老爷们,那地方塞了一个东西,能不别扭么?

    我摇头拒绝了,但胡子闷头想了想,他倒是接受了。

    他也真不客气,当着我俩的面脱了裤子。尤其吉普车的内室比较大,他跪在椅子上,撅着屁股,把这炸弹塞上了。

    我本来还能看几眼,但在胡子塞的过程中,他竟然还呻叫了几句。

    那声音,绝对能让人想到夜里旅店中才有的叫喊声。我实在看不下去,索性扭过头去。

    接下来小蛇又把椅子转回去,他继续当着司机,带着我俩赶路。

    我本以为这次我们要去小岭子机场呢,谁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北虎部队。

    北虎部队很严,一般人不得入内,但小蛇本身就是北虎部队的军官,他凭着他那张脸,一路畅行无阻。

    最后我们来到北虎部队的军用机场。

    当我和胡子从吉普车上走下来时,我看着眼前的一架飞机,整个人有点愣。

    这飞机看着稍微有点胖,机身更有种肥肥的感觉,但它的引擎很多,尤其每个翅膀上也都并排挂着三个引擎。

    小蛇指着这架飞机,跟我俩说,“以前在北虎部队服役的,是伊尔76运输机,但在去年,运20出现了,它是国内自主研发的新一代重型军用的喷气式运输机,而且它采用常规布局,悬臂式上单翼、前缘后掠、无翼梢小翼,最大起飞重量220吨,载重超过66吨,最大时速大于800千米……”

    我再次被小蛇说的这种专业术语弄的晕乎乎的。而胡子听完后还有了一个疑问。

    他强调说,“眼前这个是重型军用运输机?开什么玩笑,这飞机的机身,连个坦克都装不下吧?”

    小蛇补充了一句,那意思,胡子误会了,眼前这架飞机,是运20的改良版,也是迷你版,它有个外号,叫小鲲鹏运输机。

    胡子接话说,这还差不多。

    我趁空四下看了看。我没发现铁驴和那个神秘长官提到过的神秘帮手。

    我问小蛇,“铁驴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