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爽约-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8章 爽约

    小蛇伸了伸舌头,我搞不懂为什么一提到铁驴时,他能这么兴奋。

    小蛇指着小鲲鹏运输机,让我和胡子登机,他还强调,铁驴已经在上面了。

    我和胡子又跟小蛇告别。小蛇说了一番鼓励的话,还祝我俩一帆风顺之类的。

    我和胡子跟他客气完后,一起顺着一个斜梯,登上这个小鲲鹏。

    我俩刚进飞机时,我第一眼就看到了方皓钰。

    几天不见,方皓钰很明显的瘦了一大圈。他也没再穿着精神病的衣服,反倒穿着一身干净利索的休闲服。

    此刻的他,也在打量着我和胡子。

    我说不好为什么,反正看着方皓钰,有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胡子跟我差不多,他还皱起了眉头。

    方皓钰突然嘿嘿笑了,对我俩挥手说,“嗨!战友!”

    我和胡子都没理会他,而且我打心里压根不想跟这种变态成为战友。

    我又四下看了看,这机舱内的环境很不错,尤其这是专机,没那么多的闲杂人等。

    另外挨着机头的方向,还有一个挂着帘子的小隔间,在隔间门口,此刻正站着一个空姐。

    这空姐很漂亮,而且笑得很甜。

    她称呼我和胡子为专员,还让我俩随便坐。

    我和胡子挑了一个角落,一起往那边走。胡子还趁空问,“长官在哪呢?”

    空姐稍微一愣,随后她指了指身后。

    我猜那个隔间里也放着食物和饮品之类的东西,有一种小储物间的感觉。胡子还念叨句,“说铁驴真是个馋嘴巴,现在一定躲在那里面挑好东西吃呢。”

    我随意应了一声,也没太较真。

    但等我和胡子坐下来时,我看到,方皓钰拿出一副怪怪的表情盯着我俩。

    我总觉得他有什么话要说。我索性问了句,但方皓钰又扭回头,根本不理我。

    我们坐了有五分钟吧,这飞机起飞了。

    不得不说,它的起飞很迅速,连我这种好身体,冷不丁都出现不良反应了,有些耳鸣。

    我尽可量的做一些小动作,这能缓解我一时间的难受感。

    胡子跟我差不多,但方皓钰似乎很享受这种难受,他一边大喊着爽,一边还一摸兜,拿出一个魔方来。

    我看到那魔方的一瞬间,心头一紧。我以为那银魔方又重归方皓钰了呢,但等仔细一看,这魔方跟银魔方没法比,做工也很一般,估计是方皓钰临时从哪个商店买来的。

    方皓钰饶有兴趣的掰起魔方来。

    我和胡子一时间没什么事可做,我俩靠在椅子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胡子绝对是突然来了一股兴趣,他还高声唱起歌来,反正都是一个荤段子的歌曲。

    那空姐原本拿出陪在我们身边,随时服务我们的架势,但胡子唱这种歌,让她有些尴尬。

    空姐一转身,走到小隔间里。

    我真搞不懂方皓钰,他这一刻还突然来了素质,跟胡子说,“战友兄,你别唱了,影响不好!”

    胡子嘘了方皓钰一声,又不管不顾的继续唱着。

    方皓钰邪里邪气的盯着胡子,我倒是不怕这小子动手,毕竟我和胡子二对一,往不好听了说,他要自讨没趣,我俩绝对能把他揍的翻白眼。

    这样又过了一会儿,方皓钰突然嘿嘿一笑,也唱起来。我真是佩服这小子,他听了这才多久,竟然就把胡子唱歌的路子摸透了。

    他刚开始是随着胡子唱着,但渐渐地,他反客为主,带着胡子唱起来,而且他使坏,总往跑调上引导胡子。

    这么一来二去的,胡子一赌气,不唱了。

    而方皓钰呢,一看目的达到了,他又默默的掰起魔方来。

    我突然有点头疼,因为通过这次接触方皓钰,我发现我和胡子在耍心眼上,很可能不是方皓钰的对手。

    我担心等到了嗒旺,这小子真要憋了一肚子坏水,别把我们耍的团团转。

    赶巧这时小隔间的帘子被掀开了,空姐推着一个小车,走了出来。

    这车上放着各种饮料。空姐一边推车往这边走,一边问,“三位要喝些什么?”

    方皓钰喊了句,“咖啡,谢谢。”胡子喊了句,“橙汁。”

    而我盯着小隔间里面,心里咯噔一下。

    我没看到铁驴的影子,更别说看到那个神秘帮手了。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顾不上喝饮品了,指着小隔间问空姐,“铁驴呢?”

    空姐瞪着大眼睛,拿出一副犯懵的架势,反问我,“什么驴?”

    胡子正大口喝橙汁呢,这一刻差不多喷出来。他咳咳着,接话问,“长官,铁驴长官呢?”

    空姐依旧指着小隔间和机头的方向,说长官正架势飞机呢,但铁驴长官又是谁?

    我第一反应是骂了句娘,心说这空姐说的长官,一定是机长了,换句话说,我们跟她想岔了。

    胡子气的骂咧几句,还质问空姐。

    空姐支支吾吾,而且她最后也不多解释,一扭头推着车又回到了小隔间。

    我看着空姐的背影,现在打心里想的是,这一切真的是弄岔了?

    我掏出手机,我也不管飞机上能不能打电话的,我给铁驴拨电话。

    这时的信号不是太好,我足足打了三个,电话才被接通。

    铁驴先喂了一声,我没好气的问他,“你在哪呢?”

    铁驴嘘了一声,让我等等。我整个心都沉着,而且我趁空又缓了缓,想调整下自己的心态。

    铁驴那边没啥动静了,这样持续了几秒钟,铁驴哇哈一声,又大喊着,“命啊,咱哥们的命就是好!我亮牌给你们看看,瞧到没,最后这六张是四个二和两个王。”

    我听到电话里又有人嘀咕几句。

    铁驴大喊着,让这些人给钱。但随后铁驴又说,“不对吧,四个二是一番,两个王又是一番,你们咋少给钱呢?”

    那些人倒是狡猾,都补充说,“你刚刚不是四个二带两个王一起出的么?这怎么能算番呢?”

    铁驴跟这些人理论起来,而且看架势,压根都快把我给忘了。

    此时此刻,我气的肺都快炸了,我心说行啊,你这个死胖子,去嗒旺这么大的事,你竟然旷工不说,而且还把我和胡子诓的坐飞机了。

    我脑子里冒出两个词来,这次怎么着,也得耍一耍这个胖子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