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孙悟空的秘密-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79章 孙悟空的秘密

    我压着心头的怒意,而且也拿出耐心等待的架势。

    铁驴跟电话那头的朋友又斗了几句嘴,他这才想到我。他问我什么事?

    我故意叹了口气,回了句,“糟糕!”

    铁驴一下子变得敏感,也被这两个字吊起了胃口。他又连连追问,甚至也主动提出来,是不是我坐的飞机遇到什么岔子了?

    我打脑子里想招呢,等嗯嗯啊啊一番后,我有了计较。

    我特意压低声音,这也能显出一幅神秘感来。我告诉铁驴,方皓钰刚刚跟我说了精神病院里一个不对劲的地方。在方皓钰离开精神病院的前几天,那里来了几个陌生的男子,他们看起来痴痴呆呆,但偶然机会下,方皓钰发现这几个男子似乎是装的,他们根本没精神病不说,身上还藏着类似于炸弹的东西。

    铁驴听完第一反应是半信半疑,他还回了句,“不能吧,那里是精神病院,又不是金库?”

    我接话说,我原本也这么想,但别忘了,那里住着冷老爷子,会不会说,这几名男子的目标是冷老爷子?

    铁驴沉默了几秒钟,随后他骂了句,“卧槽的!”

    我又给铁驴建议,那意思,现在赶紧去精神病院,而且为了不打草惊蛇,你们最好换上精神病服,然后一点点的去接近这几个可疑男子,伺机调查。

    铁驴其实跟我想到一块去了,他连说对对,甚至他还感叹一番,说要不是我,这冷老爷子真出了什么事,那可就糟了!

    铁驴顾不上通电话了,我俩又聊几句,他主动把电话挂了。

    我握着手机,脑洞大开,幻想着铁驴傻了吧唧的,穿上精神病服的情景。

    我跟铁驴的通话,胡子和方皓钰都旁听到了。胡子还是对铁驴的爽约有意见,他又骂咧了几句。

    方皓钰倒是嘿嘿起来,跟我俩说,“我对那个什么铁驴,没有好印象,这次去嗒旺,只有咱们三,其实不是挺好的么?”

    我刚刚是想的少,现在听着方皓钰的声音,我突然反应过来。我心说这兔崽子比我俩要早一步坐上飞机,铁驴没来的事,他很可能早就知道了,但他一直没跟我和胡子说。

    我盯着方皓钰,心说他打心里早就打着什么算盘呢。

    方皓钰看我的目光不对劲,他不再理我,扭过头,蹲在椅子上玩起了魔方。

    只是现在的他,双脚还没恢复的那么彻底,他这么蹲着,偶尔会疼的让他呲牙咧嘴。

    我们仨拿出互不打扰的架势,又一起坐起了飞机。

    别看这次的飞机叫小鲲鹏,但它毕竟是运输机的一种,没有战斗机的速度。换句话说,去嗒旺地区,我们要在飞机上度过很长的时间。

    这样又过了两个多钟头。我看着窗外,原本我能看到地上的情景,尤其袖珍的房子和农田啥的,但现在窗外雾蒙蒙一片,我和胡子连欣赏景色的机会都没有了。

    胡子待得很无聊,尤其出发前的那几天,我和胡子休息的很好。这让现在的胡子并无困意。

    胡子打量着机舱内,他发现走廊过道上挂着几个小型的液晶电视。

    胡子喊了句,“空姐,空姐!”

    那空姐从小隔间走了出来。胡子指了指电视,问空姐,“有啥电影,放一放!”

    要换做一般的乘客提出这种要求,我不知道空姐会不会同意,但这一次面对胡子,空姐很痛快的答应了。

    她还立刻返回小隔间。

    没多久,离我们最近的液晶电视亮了。我本以为她会播点电影之类的片子呢,谁知道电视里出现了唐僧和孙悟空的影子。

    我心说好嘛,我们倒是有机会追忆下童年的感觉了。

    我们仨因此有一搭没一搭的看起来。

    在西游记中,最常见的画面就是孙悟空捉妖。胡子看着看着,他突然咦了一声。

    他又扭头打量着方皓钰,跟我念叨说,“你还记得这小子在精神病院的外号不?”

    我点点头,回答说,“孙大圣。”

    胡子嘘了一声,又跟方皓钰强调,“喂,你小子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会这个外号,还是另一个精神病给你起的。”

    方皓钰拿出很意外的架势,似乎没料到我和胡子能知道他的这个外号。

    他拿出避而不谈的架势,原本他还饶有兴趣的看着电视,这一刻,他低下头,整个脸还沉了下来。

    胡子又嘘了一声,那意思,方皓钰这人真没劲,一点都没谈话的热情。

    我一直有种感觉,总觉得这次嗒旺之行,方皓钰打心里有什么小猫腻,甚至这次找宝藏,也不会太顺利的。

    我一边想着这个,一边盯着电视。

    赶巧的是,这时电视里的孙悟空,他一掏耳朵,把金箍棒拿了出来。

    我被这画面刺激到了,而且那一瞬间,我脑中冒出一个词来,方皓钰的耳朵有问题。

    我也没精力看西游记了。我嗖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方皓钰和胡子同时看着我,方皓钰慢了半拍,也站了起来。他还咧嘴笑了,问道,“张超,你这是干嘛?”

    我不多解释什么,反倒我想直接凑到方皓钰的身旁,亲眼看看,他那两个耳朵里都有什么古怪。

    但我刚有这举动,方皓钰就跟炸庙了一样。他猛地绕过椅子,往身后的过道冲了过去。

    他一边跑,一边使劲抠着耳朵。

    就凭他这举动,我心说糟了,果然被我蒙到了。

    我提醒胡子,“快!”但胡子坐在里座,被我挡着,他一时间没法迅速冲出去。

    我和胡子因此慢了,方皓钰一直冲到过道的尽头,这里有个小门,但被锁上了。

    方皓钰没法子再逃了,他只好站下来,又使劲掏了两下耳朵。

    在我和胡子赶到他身边的一刹那,他从耳朵里掏出来一个东西,这玩意很小,很像一小节火柴棍。

    我猜这东西大有说道。我和胡子都伸手,想把它抢过来。

    但方皓钰防着我俩呢,他背冲着我们,跟我俩撕撕扯扯起来。

    方皓钰打心里也明白,他一个人,根本没法子争得过我俩,最后他张大嘴,把这小东西吞了。

    我和胡子都急了,胡子掰着方皓钰的嘴,我试图往里抠。

    但方皓钰拿出猛咽的架势,而且他也真毒,看着我试着伸到他嘴里的指头,他还拿出要咬的架势。

    我怕自己的手指被方皓钰咬断了,本能反应下,我又缩了回来。

    反正这么一番折腾后,方皓钰嘿嘿笑了,还特意伸出舌头给我和胡子看着,那意思,那东西彻底的在他肚子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