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坠机与劫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80章 坠机与劫机

    胡子气的直骂娘,还拎着方皓钰的脖领子强调说,“吐了,你个兔崽子把东西给老子吐出来!”

    方皓钰依旧坏笑着,他料定胡子不敢对他怎么样,所以他拿出绝不妥协的架势。

    我气的直捏拳头,但等又琢磨一番后,我有个计较。

    我返身往小隔间走去,我也没先喊什么话,直接进了小隔间。

    那空姐这时正在小隔间里做类似于瑜伽的动作呢。她微微叉开腿,撅个屁股,还活动着身体。

    我猜她这种空姐,长年累月的高空飞机,都有点腰颈椎方面的职业病,她这时也借着这种动作,还给自己的身体调理一下。

    她没料到我会出现,尤其从我这个角度,都能看到她的底裤了。

    我咳嗽一声,而她一扭头,还吓了一跳,尖着嗓子问,“你要干嘛?”

    我心说我看起来有那么色狼么?我也没多解释。

    我打量着整个小隔间,在一个角落里,放着饮品和各种水果。

    我凑过去,一个个的挑起来。

    我印象中,有几种水果和饮品是不能一起同食的,比如葡萄加海鲜,蜂蜜加豆腐等等,因为水果的酸性会与其他食物的蛋白质发生化学反应,进而引起腹泻。

    我一边回忆着,一边挑选着。

    这小隔间内并没有海鲜,也没有豆腐,所以最后我选的套餐是牛奶加橘子。

    这两者的搭配,劲头不算太大,但我想靠量取胜。

    我找了个大杯,倒了多半下子的牛奶,我又翻到几个橘子,我懒着慢斯条理的剥皮了。

    我直接用手使劲捏着,把橘子汁都挤到牛奶中。

    空姐旁观着,她一脸的懵逼样。她其实也懂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她提醒我说,“你不能这么吃,容易拉肚!”

    我回了句,“谢谢提醒。”

    但我手上动作不减,这样等又捏了几个橘子后,我端着这一杯黄黄的牛奶,又走出小隔间。

    胡子还跟方皓钰死磕呢。他把方皓钰推到一个座位上了,他压着方皓钰,让方皓钰面冲下。

    胡子腾出一只手,对着方皓钰的后背使劲敲着和拍着,那意思,要给这兔崽子催吐。

    我喊了句,给胡子提醒,让他躲开。

    随后我端着杯子,站在方皓钰的身边。

    方皓钰这时已经坐起来了,他很得意,因为胡子根本没搞定他。他还邪笑着,对胡子做鬼脸呢。

    但等他看着我手里的杯子,尤其这杯里的“水”,又发白又发红的。他愣了一下。

    胡子也拿出迷糊的架势,问我这是什么?

    我回答说,“这是小闷牌的肠清茶!”

    胡子和方皓钰都秒懂了,胡子哈哈笑了,连说这个好!

    方皓钰又想捂嘴,但这一次我们不是让他吐东西,反倒要给他灌东西。他想抗拒,没那么容易了。

    我和胡子一起动手,等把方皓钰老老实实的推靠的坐在椅子上后,胡子捏开了方皓钰的嘴巴,我举着杯子,给方皓钰来了个强灌。

    方皓钰本来很抗拒,还一直哼哼呀呀着,但我提醒他说,“你乖乖把这一杯橘子牛奶喝光,不然,我会再配十杯出来,给你灌一个水饱!”

    方皓钰跟我对视着,他通过观察我的表情,知道我并没夸大。方皓钰拿出一副很仇视我的目光,不甘心的妥协了。

    这样过了几分钟,我们仨又都回到座位上。方皓钰有点矬,蜷着身体,显得很不好受。

    我跟胡子一同打量着他,我还提醒胡子呢,这小子什么时候上厕所了,咱俩都跟着。

    胡子想多了,拿出恶心的架势捏了捏鼻子。

    我本以为会等到方皓钰闹肚子的那一刻呢,谁知道突然间,整个飞机都晃悠了起来。

    我们身在机舱,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说实话,我们都被吓到了。但我们能做什么?只能紧紧的坐在椅子上,四下观察着。

    这次抖动持续的时间不短,等熬过去后,胡子急的大喊,让空姐出来说说情况。

    其实空姐也没好过到哪去,她从小隔间里稍微露了一面,说让我们仨等一等,她这就跟机长联系。

    随后她又缩回小隔间里。

    我留意着窗外,原本窗外都是白雾。但很快的,这白雾淡了。

    胡子有个猜测,说刚刚我们会不会遇到什么气流了?

    我不懂飞机和航空的东西,因此没法下判断,但方皓钰盯着窗外,这么又品了品后,他跟我俩说,“咱们仨是不是被卖了?他娘的,你俩看看窗外。”

    我和胡子都往外面留意着。我发现地面上出现了农田、森林和村庄,而且这些东西都很大,根本不再是迷你版的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胡子没想的太明白,他还问方皓钰呢,“什么被卖了?”

    方皓钰整个脸都狰狞起来,他补充说,“咱们现在绝对是低空飞行呢,我目测这种高度,不会超过一千米。现在窗外又是森林又是农田的,根本没到嗒旺呢,而这飞机又低空飞行了,这告诉我们什么?”

    胡子脸也有点变了,接话说,“不会是紧急降落吧?”

    我一直看着窗外,这里哪有机场或者临时跑道,现在要是降落,跟坠落有什么区别?

    我们仨互相看着。胡子又扯嗓子喊空姐。

    这次空姐出现的很快,她还推着一个小车,此时的车上,放着三个小包。另外在空姐的身旁,还站着一个男子。

    这人穿着深蓝色的军服,他对我们仨敬了一个军礼,而且他嗓门很亮。

    他说,“三位专员,原计划有变,我们没法把你们送到嗒旺的周边了,但这里离嗒旺还有一百公里左右,现在我们执行计划,这是三个跳伞包,三位赶紧戴上,一会机舱门会被打开,三位跳伞后,再自行赶往嗒旺吧。”

    我们仨的脸都沉得厉害,胡子还突然爆发了,指着这个军人和空姐骂起来,那意思,你俩身为军人,靠不靠谱?现在飞机也没坏,什么叫计划有变?赶紧的,把老子送到嗒旺去!

    这男子和空姐并没接话,男子还示意空姐,这空姐又把小推车往这边推近一些。

    方皓钰一直观察着我和胡子,他倒是有了一个计划,突然间,他往我这边凑了凑,悄声说,“娘的,咱们可没这么好欺负,一起劫机,让机长乖乖的送咱们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