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调令-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8章 调令

    从刚开始这段录音中,我和胡子只听到呃呃啊啊的声音,是一男一女发出来的,很。

    我和胡子都明白这代表着啥。胡子脸一沉,连连抱怨。一方面他觉得这段录音没啥实质性的内容,另一方面,他跟我吐槽,这种事怎么能用听得呢?得看到才行,不然联想不出那激情的画面。

    胡子很快拿定主意,说这贼绝对是个抽疯的货,也失去了继续听下去的兴趣。

    我倒没这么早下结论。我把录音往后倒了一段,等再次播放,这里面出现了两个人的对话。我本来对这俩声音都很陌生,但通过对话内容,我品出来了,一个是副局,另一个就是龙老大。

    他们在谈生意,甚至里面牵扯到洗钱和黑吃黑的事。我和胡子都快听愣了,甚至我脑门湿乎乎的,有种要流汗的冲动。

    之后的录音带里,又陆续出现了聂麻子和包子跟龙老大对话的场景。聂麻子是以副局手下的身份,包子是以龙老大小弟的身份。

    这样一直等录影带自动播停了,我还举着随声听,木纳了老半天。

    连胡子都看出这里面的猫腻了,跟我说,“这副局大有问题。”

    我点点头。而且我打心里感叹,心说副局真是个老奸巨猾。那包子原本是卧底没错,但不代表警方要调查龙老大。副局把包子安排在龙老大身边,主要是起到一个监视的作用。

    副局跟龙老大做一些背地里的勾当,借机用权换钱,但也怕龙老大不靠谱,包子就是他的一手暗棋。而那个贼,在当不当正不正的一个节骨眼上,把龙老大交给包子的东西偷了,这也彻底激发了两者的矛盾,甚至一旦龙老大追查包子这个人的底细,就很可能把副局的猫腻牵扯出来。

    副局为了保住这个秘密,索性来个先下手为强,借着涉黑的理由,把龙老大抓了。

    我和胡子则是运气很差的成为这一系列事件的炮灰了。

    我俩躲在胡同里,一直有半个钟头,这期间我也吸了好几根烟。

    胡子的意思,既然警方内部的个别人员有原则性问题,我们也有这录音带,索性把它上交,这样不就又立了个大功么?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而且这录音带里面的内容是一段段的,之间没什么间隔,很紧凑。

    我估计这录音带是后来翻录和剪接的,原版的还在那贼的手上。我跟胡子说,“这种翻录的录音只能作为旁证,对警方来说,可信性不大,副局到时也极有可能一口咬定,这是作假的。”

    胡子又说,“警方有检查声线的设备,到时让涉案这几个败类说说话,对比一下不就得了?”

    我摇摇头,觉得可行性依旧不大。我的意思,这事从长计议吧。

    我俩也总不能在这胡同里躲着。我就收好录音带,跟胡子一起悄悄离开了。

    我们回到宾馆,刚躺床上歇不到一会儿,有人给我电话。

    出乎意料,是老更夫。我前几天三番四次的找他都找不到,没想到他竟主动联系我了。

    我本来挺兴奋,但突然间,我又觉得,老更夫的出现,或许有啥事。

    我收了收心,接通后。我嘴甜的先叫了声师父。

    老更夫咯咯笑了,问我,“小徒弟,最近怎么样,任务完成了没?快快,跟我念叨念叨。”

    我故意装笨,只是把这几天的经历,挑着说给他听。至于那贼偷偷往我兜里塞黑布包的事,以及这段录音带的内容,我只字不提。

    老更夫原本还能耐着性子听,最后明显语调都急了,反问我,“就这点事?没别的了?”

    我大有觉悟的啊了一声,说还有。老更夫咯咯笑了,让我继续说。

    我把我和胡子这几天吃了啥饭,住的地方有多舒服,也念叨念叨。

    老更夫确实想听我说些什么,问题是他一直没听到。他索性又反问,“我听说沈越市治安不太好,经常有贼,你们就没遇到?”

    我说,“没有啊,就是有一个晚上,遇到个醉汉,跟我耍了一通酒疯,把我衣服都弄脏了。我回到宾馆就把衣服丢给阿嫂了,让她帮我洗了。”

    老更夫吼了句什么?估计这一刻,他在电话那边都差点急的跳脚了。

    我问他,“师父,你今儿这是怎么了?”老更夫连说没什么。

    我告诉他,我和胡子再歇两天就回哈市了,沈越这边当地的土特产,他想吃什么,我俩给他捎带回去些。

    老更夫沉默好一会儿,又跟我说起线人了。按他的意思,他听我念叨这任务,总觉得还没办利索,而我和胡子别看是线人,但也有辅助破案的神圣职责,他说他会跟哈市警方提一提,让我俩转路去广溪市,再跟那边警方一起,查一查那个盗窃案。

    我特想问他,你就是一个给警局看门的更夫,咋有这么大能力,让我俩去广溪呢?

    但我也明白,他跟小乔认识,或许他一个更夫办不到,但小乔能有办法,尤其到现在一看,小乔身上的秘密也不少。

    我跟老更夫随便说点用不着的,就把电话挂了

    一晃到了晚间,老更夫或者说小乔蛮有效率的,宋浩给我来了电话,说上头决定,让我们别急着回来,辅助广溪黎子扬警官,调查特大盗窃案。

    我从宋浩的语气里,听不出啥另一层的意思来。我连连应着,而且宋浩还把黎子扬的电话给我了。

    我又跟黎子通电话扬约定了时间,因为这案子也不是那么急,我和胡子就想歇一晚,等明天上午十点跟他在广溪的火车站汇合。

    黎子扬对我俩印象不错,当知道我俩能去帮忙,他很高兴,甚至还承诺,说到时他会开车接我们,也请我们吃午餐。

    之后我也把黎子扬的话跟胡子转述,当胡子知道黎长官这么客气后,他忍不住咧嘴笑了,说这警官会做事。

    但等第二天我俩准时赶到火车站后,我发现压根没我们想的那么好。

    黎子扬确实是开车接我们来的,问题是他开的是电动车,他手里还拎着三份盒饭,这就是所谓请我们的午餐了。

    黎子扬也直言不讳,说他一个月就那么点死工资,还得养家糊口,真是紧巴巴过日子,也让我俩多担待。

    我理解的点点头,甚至在黎子扬身上,我看到一个合格警察的影子。

    黎子扬说盒饭还热乎呢,别耽误了,晚吃就凉了。他带我俩在火车站前找个长椅子,我们仨并排坐着,一人捧着一盒吃起来。

    胡子因为理想和现实落差太大,吃饭时一直绷着脸。黎子扬误会了,还跟胡子说,“我不太饿,我这盒里的一半饭都分给你吧?”

    胡子摇摇头。我让黎子扬别理胡子,还多说一句,“我俩今天在宾馆吃的早餐,胡子仗着是自助餐,光煎蛋就吃了六个,你想吧,他现在能饿才怪。”

    黎子扬拿出一副懂了的架势,说胡子现在绷着脸,原来是早饭撑到的缘故。

    随后我们仨挤在一辆电动车上,一同去了警局,这电动车除了比大奔宝马少两个轮以外,在城路的道路上奔走,速度并不吃亏。

    到警局后,黎子扬单独申请了个小会议室,跟我俩一起在里面碰案子。

    因为我俩是线人的缘故,黎子扬并没把这案子说的太详细,只告诉我们,上次跟我们分开后,盗窃案有了新进展,目前警方把嫌疑犯锁定在一眨眼的身上。

    这一眨眼是一个人的外号。他又介绍了一眨眼,说这是个八十多岁的老头,但在七八十年代,这老头很不简单,撬锁偷东西,下手都很快,也就一眨眼的时间,门就开了,东西就到他手上了,所以才有了这么个的外号。

    这人一次失手,被警方抓了,蹲了几年的牢子。十年前被放出来后,他做了个金盆洗手的仪式,宣布不干了,这也是广溪市的一号人物,听说当时黑白两道都去了人,见证他重新做人的那一刻。

    但黎子扬的意思,这次盗窃案如此邪乎,警方想来想去,也只有一眨眼的本事能做出来了,而且前几天也有当地线人反映,一眨眼确实鬼鬼祟祟的。

    警方一方面放出话去,说有个原籍广溪的富商回来探亲,带着不少贵重东西,另一方面,警方派线人分别在这“富商”家和一眨眼家的附近蹲守,看能不能抓到啥证据。

    我听明白了,这又算是一次钓鱼。我顺着黎子扬的思路细想,也觉得这一眨眼的嫌疑不小。

    我问黎子扬,“有这人的照片没?”黎子扬从一堆资料中,把照片找出来了。

    我看着照片里的人,特想知道他是不是就是我遇到的那个醉汉,但他满头白发,也没红鼻头,外加一脸褶子,跟那个醉汉相差十万八千里。

    胡子听黎子扬说完,就一直眉头不展。

    我了解胡子,他这种样子,表示心里有事。我问他,“想到啥了?”

    胡子很肯定的说,“一眨眼不是嫌犯!”

    我和黎子扬没料到胡子会这么说,黎子扬还立刻反问,“你怎么这么肯定?”

    胡子把手举起来说,“各行有各行的规矩,知道在扒子这行当里,金盆洗手代表着啥么?”

    我承认想的太传统了,我和黎子扬都没接话,我还示意胡子继续说。

    胡子比划着告诉我们,“在扒子里,比命都重要的是那两只手指,金盆洗手代表着改邪归正,所以这代表扒子的手指也一定要用钳子硬生生夹断。都说十指连心,这两只手指没了,才能表示他改邪的决心。”

    老九祝大家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