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囚窖-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90章 囚窖

    这女汉子一直狞笑着打量我。我脑中冒出蛇蝎女子这个词。

    我当然不想当中国最后一个太监。这一刻,我急的加快了试着挣脱的节奏。

    我因此身体也拧来拧去的,但这女汉子根本没发现我身后的猫腻,她反倒不屑一顾的嗤了几声,那意思就好像说,你挣扎有用么?

    她把小折叠刀展开后,一步步向我走了过来。

    她盯着我裤裆处,甚至还摸了一把。我被恶心坏了,也皱着眉瞪了她一眼。

    她的眼神也变了,变得没有一丝的感情,更像是野兽才发出来的目光。

    她嘴里嘀嘀咕咕着,也不知道说的啥。她举起小折叠刀,还把它竖了起来。

    她让刀尖冲下,稍微停顿了下。我猜她在心里默念着数呢,弄不好数到三之后,她就得让刀狠狠戳了下去。

    我很幸运,在她停顿的过程中,我双手硬生生的从绳索的禁锢中挣脱出来。

    而且随着双手一解放,绑在我身上的绳子也松快了不少。

    女汉子盯着我胸口的绳子,愣了一下。我不可能再给她机会。

    我现在还没法活动自由,但我有个笨招。我尽可量的要站起来,我还用脑顶对准女汉子的下巴,狠狠磕了上去。

    随着咚的一声闷响,我疼的直想流眼泪。那女汉子同样没好过到哪去。

    她都有点翻白眼了,还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趁空又使出浑身的劲儿,拼命挣扎了几下。我身上的绳子更松快了,我也因此能曲着膝盖站起来了。但这么站着的同时,整个椅子还跟我屁股“黏”在一起。

    我没发施展身手,这时女汉子有些缓过神了,她看着我,哇了一声。

    我依旧不给她机会,我索性跟蛤蟆一样,连续蹦跳了几下。等向她凑过去后,我又弯曲着身体,让肩膀狠狠撞向她的胸口。

    这一招看似笨拙,其实威力不可小窥。

    在顶在女汉子胸口的一瞬间,我明显感觉到她胸腹部的骨头了。

    我打心里感慨一句,心说这女人被她当得也真是绝了,她跟一个皮包骨头的木乃伊有啥区别?

    而且我撞着女汉子,我俩又一先一后摔到地上。我压在女汉子的身上。

    她现在又拿出懵逼的架势。我在上,她在下。我倒是有了一些优势。

    我用额头,对准她下巴,连续的来了几下子。

    这女汉子彻底扛不住,晕了过去。

    我总算能松了口气,我又折腾一番,过了一两分钟吧,我彻底跟椅子分开了。

    我随意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盯着昏迷的女汉子,心里突然来了好大一股怒意。

    我伸出手,特想扇她几个巴掌。但都说好男不跟女斗,我这只手举在空中,却迟迟没落下去。

    我最后对自己很不甘心的说了句,算了!

    我打量着这个地窖。我猜它应该在哪个土坯房的下面。

    我对这个村子并没什么好感,我原本想跟这里的村民套套近乎,不然自己孤身在藏南地区,这么一直乱闯乱走的,也不是个办法。

    但现在一看,我放弃了这个念头。我心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自己跟这帮人尿不到一壶,既然如此,不如告别。

    我起身穿好衣服,又往外走。当走出地窖门口后,我看到外面是一个小走廊。

    这走廊的尽头是一个通向地上的木梯子。这木梯子有年头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我本想继续爬上梯子,但赶巧没等走过去呢,我听到梯子上方有动静。

    似乎有人正要顺着梯子爬下来。

    我猜又有人要下来,甚至很可能是来折磨我的。

    我打心里呸了一口。

    我踮着脚,扭头又走回地窖内。我把地窖门关上了,这地窖门没窗户,说白了,就是拿烂木头拼凑而成的。

    我捡起那把小折叠刀。我蹲在门旁,静静的等起来。

    我也听的很清楚,很快的,门口传来脚步声。

    我盯着门口。突然间,地窖门被推开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我举着折叠刀,猛地站起来,还把折叠刀架在来者的脖子上。

    来者被吓得一哆嗦,而我仔细一看,这人是那个白眉老者。在他身后还有一个人影。

    换句话说,这次来的是两个人。

    我拽着白眉老者,把他弄到地窖里,这里地方相比之下要宽敞一些。

    我绕到白眉老者的身后,用折叠刀控制住他。我之前犯过一个毛病,因为自己太心善了,结果大意之下被擒了。

    这次我告诫自己,别手软,不然吃亏的还是自己。

    我知道白眉老者听不懂我的话,所以我索性冷喝一声。我这是在警告他,让他老实些。

    白眉老者嘀咕了一句,而地窖门外的那个人,竟用汉语跟我说,“别,别!”

    我听完一皱眉,这人又高举双手,示意他没危险,他还一点点的走了进来。

    我盯着他。他最大的特点是斗鸡眼,我回忆起来了,对这斗鸡眼也有印象。

    斗鸡眼看我一直没说话,尤其表情还这么冷。他又主动开口说,“壮士,手下留情哇!”

    我听壮士这两个字,有点别扭。我心说自己长得有些单薄,跟壮不沾边。

    我接话说,“勇士!”

    斗鸡眼很聪明,他立刻理解我的意思了。

    我发现他似乎还挺会拍马屁的,他补充说,“勇士!你是勇士!”随后他想了想,又改口说,“啊不,你比勇士还要厉害,你是精英,是烈……”

    我喝了一句,强行把他叫停。我明白他是想给我戴高帽子,问题是,他别再升级了,不然真叫出烈士来,我岂不殉国了?

    我当然没闲心听他拍马屁。我告诉他,让他跟这白眉老头说,只要他俩别使坏,我不伤他们,而且我这就离开,再也不来他们的村里。

    斗鸡眼听完的一瞬间,脸色变得很差,他还给白眉老者翻译了一番。

    让我诧异的是,白眉老者竟然急了,他哇啦哇啦跟斗鸡眼一顿说,而且这期间,他还急着动了动身体。

    折叠刀没瓷刀锋利,但架不住白眉老者的一番乱动,最后他脖子上被割开一个小口,一股血也流了出来。

    白眉老者不在乎,而那斗鸡眼,听老者说完的那一刻,他立刻跟我翻译,“保长不让你走,这里面有误会,保长原本是想好好照顾你的,但谁知道英子竟然偷偷把你带到地窖中来了……精英,咱们再谈谈,你一定要留下来帮我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