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偷窥者-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95章 偷窥者

    我望着素描画,愣愣发呆,就连白眉老者和老首领跟我说话,我都听不到了。

    斗鸡眼试着咳嗽几声,最后又跟我喂喂几声,这才让我回过神。

    白眉老者拿着素描画,他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斗鸡眼翻译,那意思,白眉老者把胡子和方皓钰都好一通的赞,说这俩人相貌不凡,一看就是精英。

    我对他的这一通马屁,并不怎么感兴趣,尤其他拍马屁的对象又不是我。

    我一转话题,告诉这两个老者,让他们组织人手,这就去野林里寻找两位精英。

    白眉老者想的多,他又补充问了几句。他担心村民真要找到这两个精英,怎么能带这两人回来?尤其白眉老者也问,我们这些精英之间,有没有暗号之类的。

    我暗赞姜还是老的辣,但问题是,我跟胡子和方皓钰也真没什么暗号。

    我又琢磨一番,有了计较。

    我拿起胡子的素描画,告诉斗鸡眼,“你记得,见到这位精英时,你让村民大喊,问这位精英,你是不是刷牙不洗脸,上厕所不关门,洗澡不洗腚,棒小却总吹大。”

    斗鸡眼并没觉得我这是在调侃呢,反倒一本正经的记着,尤其听完后,他还补充说,“精英间的暗号,果然不一样。”

    随后斗鸡眼主动拿起方皓钰的素描画,问我遇到这位精英时,也说刚刚的四句暗号么?

    我摇摇头,这次我也一本正经起来,告诉斗鸡眼,遇到这人,尤其这人很好认,他还有点腿瘸,你们到时不用对暗号,直接一拥而上,对他一顿爆揍就行了,等打晕后,将他带回村里。

    斗鸡眼拿出犯懵的样子,说为何要打这位精英?难不成他不是精英么?

    我又胡乱编词,那意思,这精英有独特的嗜好,就喜欢别人往死了揍他。

    斗鸡眼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我跟这三人又聊了一会儿后,他们就撤了。留下我独自在这宽大的土坯房中休息。

    但很快的,我发现自己就把自己坑了,后半夜,我经常听到外面有人喊话,他们喊着那四句暗号,什么刷牙不洗脸之类的。

    我估计是斗鸡眼正给这些要外出找人的男村民进行培训呢。

    我被影响的,睡眠很不好,但我又没啥办法,只好这么强忍着。

    这样几乎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我才悠悠转醒。

    我冷不丁睡这个土坯房的大炕,有些不习惯,尤其有种腰酸腿疼的感觉。

    我打着哈欠,溜溜达达的走出房外。

    这房外还带着一个大院子,这次院里多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两个大碗,而且每个碗都被一个石板扣着。

    我凑过去,把这两个石板都挪了挪。

    一个碗里放着肉,一个碗里放着土豆,还都热乎着呢。

    我先尝了尝肉,还是有股子骚性味。我吃了两口,就实在扛不住了。

    我边吃土豆边想,这玩意冷不丁吃一顿还行,要是上顿下顿的吃这个,谁能受得了。

    我突然觉得,在藏南这种地方,哪怕当一村的保长,幸福指数也不会太高。

    等吃完这些,我又想去院外走一走。但刚出了院子,我发现这里的村民太过于热情了。

    但凡看到我的,不管离我多远,而且不管他们正在做什么事呢,他们都嗖嗖的跑过来,跟我打招呼。

    他们说话很快,还叽里咕噜的,我根本听不懂,但为了不尴尬,我哼哼呀呀的应着。

    另外不得不吐槽,我送走了一波,另一波村民就又过来了。我为了让自己能好过一些,最后无奈的又回到院子里,还把院门狠狠的关上了。

    我心说既然自己没法出去溜达,而且身子骨还有点难受,我不如在院子里做一些活动吧。

    我本来是想热热身,比如扭扭腰,抻抻腿这类的,但真等热起身来,我发现自己竟然耍起身手了。

    我时而跟个大螳螂一样,半蹲着,一边走一边挥舞着手臂,时而我又模仿着蛇或者鹤等等。

    我很诧异,但这也更加验证了我的一个猜测,利爪的“灵魂”跟我合二为一了。

    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猜很可能跟我跳伞后的经历有关,说白了,我脑子受了什么打击,让那块芯片,彻底质变了。

    我现在没法往深了较真,尤其这里也没医院,我没法去拍个片子啥的。

    我只好往好了想,也这么安慰自己。

    之后我又打了几通拳,我不懂拳路,更不知道这拳到底叫什么,但给我感觉,应该跟点穴和铁掌功夫沾边。

    我因此也热了一身汗,被这股汗一蒸,我整个身体也好过了不少。

    我最后做了个收势,而就在这一刻,我听到鼓掌声。

    我顺着声音扭头一看,好家伙,墙头趴着一个人,是那个叫英子的女汉子。

    我对这小娘们比较头疼,因为自打来了村里,我着了她好几次的道儿。

    我觉得英子很没礼貌,也不懂规矩,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哪能随便爬别人家的墙头?

    我对她打手势,那意思,让她该干嘛干嘛去,别偷看。

    但英子看着我的举动,她不仅没走,反倒一用力,从墙外翻进来了。

    我立刻敏感上了。我跟她没法用语言沟通,只好冷冷的注视着她。

    英子跟我稍许对视后,竟然低下头了。她还捂了下脸。

    我被弄得一愣,而且我感觉得到,英子不像昨天,对我没什么敌意了。

    她不仅这么站着,还像我走了过来。

    我干等着她。就这样,她一步步的,走到了身边。

    她抬起头,羞涩的笑了,问题是,她长得也太女汉子了,这么一笑,要我说,笑的都有点豪气。

    我打了几个手势,那意思是问她,找我做什么?

    英子摸着兜。她穿的是粗布衣服,看起来也没什么款式,尤其兜还特别的深。

    英子最后把半只胳膊都快伸到兜里了,最后拿出一个圆咕隆咚的水果来。

    她把水果递过来,看我并没接的意思,她又主动拉起我的手,把水果塞到我手中。

    其实在她拉我的一刹那,她浑身小抖了一下,这并没逃过我的眼睛。

    英子还一脸通红,也不跟我说什么了,转身就跑。

    她跑的那叫一个踉跄,要我说,也就是她的腿脚好,不然换做一个腿笨的或者是一个脑血栓患者,保准会摔跟头。

    英子最后跑到墙下,还手脚并用,爬墙离开了。

    我这人并不笨,摸着手里的水果,我隐隐有个猜测,这丫头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