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食人禁地-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96章 食人禁地

    我怀疑她为什么会爱上我?毕竟我俩根本没好好接触过几次,但我一想到这些,心里立刻产生了一个底线。

    我心说一来我都有小乔、杨倩倩和小柔了,虽说这几个女人都不太靠谱,尤其小乔、小柔,一天天竟想着从我身上索取珍贵的东西,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有事实了,我总不能再找一个女汉子吧?二来我和这女汉子,我俩在生活上没啥交集,我的身份也很特殊,凭这些,我们不可能做夫妻三来,就她长得那样,想想也更不可能了。

    我倒是挺清楚自己的立场和态度的,另外我也怕这个英子,别隔三差五的来骚扰我,甚至有事没事的总爬墙头。

    我无奈了一会,但我总不能一直在这种事上纠结。我强压下这些念头,又在院子里溜达一番……

    这样我在村里待了三天。这期间,村里组织了四波人手去野林寻找胡子和方皓钰的下落,而英子也会每天都来看我。但我特意找各种理由,对英子避而不见。

    另外我也找白眉老者聊了聊,了解下那些天竺恶少来村里的规律。

    按白眉老者说的,恶少每个月的月底都会进村,让村子交“保护费”,甚至他们还会作作恶,“调戏”下妇女,外加选一选新的壮劳力啥的。

    我一算时间,现在正好是月初,离月底还有一段距离。我倒是有个初步概念,想争取在这次月底前,把方皓钰宝藏的事弄利索,而且也想法子,把这个村子的人都弄走,最好是让野狗帮或10k党给这些村民在南方找一个栖身的场所,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了。

    这样等到了三天后的晚上,我在土坯房里跟八个男村民开了个会,这八人中,有七个是猎户,还有一个斗鸡眼。

    要在哈市,我跟什么人开会的话,整个会场的空气会很干净,毕竟这是开会呢,没人会在会议上吸烟啥的,但在这村里就不一样了。

    这八个男村民,全是老烟枪,他们还不习惯做椅子,全蹲在上面,一人捧着一个烟杆抽着劣质的烟叶。

    这把我熏得,看着整个屋内的烟雾环绕,我都快翻白眼了。

    我最后不得不把屋门全打开,我们就在这种环境中,一起交流和说着话。

    斗鸡眼把这七个猎户的意思汇报给我听。这七人来自于那四个搜查的队伍,这些队伍经过三天的寻找,尤其把村子附近方圆百里内都找了个遍,却没发现胡子和方皓钰的人影。

    我边听边把定位仪拿了出来,这定位仪也是我当上保长后,特意从这些村民手中抢回来的。除此之外,我还把瓷刀、手电筒和那个小炸弹要了回来。

    我捧着定位仪,也把它打开了,但上面除了有一张网格外,一点其他的提示都没有,这说明定位仪也搜不到方皓钰。

    我打心里特别的愁,其实更主要的不是愁方皓钰,而是胡子。

    这次来藏南,我本来就只有胡子一个伙伴了,现在他失踪了,我心里根本没底。

    我还回忆了一番,心说当时我跳伞后,胡子也应该很快就跳了下来,这么一算,我俩落地后,不应该离太远才对,但整个村子的猎户,把方圆百里都找了,竟然找不到胡子,想起来,这里面充满了矛盾嘛。

    我整个脸还沉了下来,我让斗鸡眼替我翻译。我跟他们高声说,那意思,你们是不是偷懒了?就算没见到那两个精英,但怎么着,也能发现蛛丝马迹吧?比如看到天蓝色的碎布,或者发现可疑的脚印等等的?

    这七个猎户听完我的话,尤其看我脸绷的这么厉害,他们都有些不自在了。

    这七人先后叽里咕噜一番,似乎是解释了什么,我听不懂。

    我发现坐在最靠外的那个猎户,他也是最后说的。他反复提到一个词,钝折,而且其他人听到钝折后,脸色全不好看,包括斗鸡眼。

    斗鸡眼也耍了滑头,没把这话翻译过来。

    但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我特意问斗鸡眼,“什么是钝折?把刚刚他们的话说给我听。”

    斗鸡眼显得极不自在,但最后他还是说了。

    钝折是他们土话的叫法,翻译过来,是魔鬼的意思。另外那个猎户说,这次四个队伍搜查时,并没去钝折禁地。他怀疑那两个精英,会不会在禁地内。

    我对这个禁地突然来了兴趣,而且我想了想,方皓钰那兔崽子,跳伞跳的早,落地后,或许真有可能离这个村子比较远,甚至是在百里之外。

    但胡子落地的位置,十有**是在禁地内。

    我问斗鸡眼,“那个钝折禁地,到底有什么说道?”

    斗鸡眼想了想,估计是要组织下语言。之后他回答说,“这个禁地里有很多食人魔,它们成群结队,很可怕。村里以前赶上闹饥荒时,被逼的实在不行了,会有几个猎户结伴,去禁地找吃的,但都是有去无回。”

    我对食人魔这个字眼很在意,我问斗鸡眼,“食人魔是什么东西?而且我当然不会笨的以为是鬼呢。”

    斗鸡眼这次回答挺利索。他说,“食人魔是猎狗,保长你每天吃的肉,其实就是食人魔的肉,但这食人魔不是从禁地里猎来的,都是从野林里发现的散户。”

    我听完第一反应是不信。我心说猎狗嘛,说白了就是能用于追猎的狗,印象中,狼狗、金毛啥的,都能当猎狗,尤其我也不是没吃过狗肉,狗肉那么香,不可能是骚性味吧?

    我对斗鸡眼摇摇头。斗鸡眼明白我啥意思,他这人遇到事时,冷不丁会有点心急。

    他又一会汉语一会叽里咕噜说土语的把食人魔解释一番。

    我边听边琢磨下,别看听的费劲,但我明白了,而且心里咯噔了一下。

    准确的说,斗鸡眼说的是鬣狗两个字。

    我没接触过鬣狗,但这种动物的臭名,早就远扬在外了。

    在非洲那里,鬣狗也叫草原二哥,它们是仅次于狮子的恐怖猎食者,尤其这帮畜生,别看没有狮子的尖牙和力量,但往往凭借数量取胜,而且它们善于用一种流氓绝招tao肛。

    我还自行脑补一番,想到tao肛时,我承认,自己多多少少被影响到了,屁股里还突然一紧。

    我这也意识到,这钝折禁地,果然不一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