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战舞-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97章 战舞

    在我想着鬣狗时,整个屋内并不安静,那些猎人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斗鸡眼也没把这些话翻译出来。

    等我回过神后,我打量着这些猎人,尤其观察他们的表情,其实我也猜到了,这些人对禁地充满了恐惧。

    说心里话,如果还有选择的话,我也绝不会涉足那种地方,毕竟真要被鬣狗群围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甚至到最后,很可能还会来个死无全尸。

    但经过三天的搜寻,方圆百里其他的地方都被排查了,胡子很可能很倒霉的降落在这禁地内。

    我在乎胡子,虽说我不知道这一刻他是死是活,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到时找到的是一堆残骸,我也要带他走。

    我拿定主意,而且特意拍了拍桌子,等所有人都看向我时。我绷着脸,很严肃的下了命令,也让斗鸡眼翻译。

    我让村内选出一个猎人小组,包括我和斗鸡眼在内,一共九人小组就可以,而且这九人立刻收拾一番,在午夜前务必出发,赶往食人禁地。

    这些猎人听完的一瞬间,又炸锅了,但这是死命令,我拿出根本没商量的架势。

    我发现这些猎人跟军人很像,他们有着服从命令的天性。很快的,这些人都离开了,他们各自准备去了。

    而我把小旅行包都打开了,我把自己现有的武器又掏出来查看了一番。

    手电筒、瓷刀、可燃冰炸弹。我默默地逐一摆弄着它们,我相信有这几个宝贝在,我能带着这些猎人化险为夷,而且只是带着他们在禁地转悠一圈,之后活着回来……

    我本以为这些猎人只是准备下而已,没那么麻烦呢,但也怪我不了解这个村子的传统。

    在接近午夜时,整个村子变得很“热闹”,这种热闹也有些诡异。

    在村头的空地上,架起了三堆火。每一堆火也很有特色,都架着九个粗木杆子。这粗木杆子被弄成锥子形,而且在九个木杆的内部,还堆着一堆石块。这都是黑色的石头,而且它们遇火后,燃烧的很旺。

    另外在每个火堆上,还横着架着一个狗头。这狗头应该是鬣狗的,只是这些狗头都显得有些干瘪,估计被保存了很久了,而且这村里有能人,他一定很善于雕刻,他把这三个狗头打扮了一番,乍一看有股子人头的感觉,也像极了传说中的妖怪。

    这九堆火,按照一、二、三、三的规律排列着,我有个猜测,这九堆火也组成了锥子型个,而整个锥尖所冲着的方向,就该直指禁地。

    我被斗鸡眼特意拽着,一起来到这个现场。我看着这里的情景,尤其发现还有不少猎人都化了妆。

    他们的脸上被涂着黑黑白白的燃料,乍一看,也有点像鬼怪。

    我问斗鸡眼,“这是要做什么?”斗鸡眼解释,说去禁地是很大的事,而且为了图顺利,村里人决定要为九位勇士做一次祭祀,甚至再跳一跳战舞。

    我对战舞这个词比较在意,甚至较真的说,貌似只有在打仗前,在这种相对原始的村里才会跳战舞吧?

    换句话说,他们把这次去禁地,绝对当成了战争了。

    我打心里突然很感谢这些勇士,为了找胡子,为了我这个保长,他们真的是豁出去了。

    我不懂战舞,更从没参加过,所以我本想拿出旁观的架势。

    但我这种消极,根本行不通。很快的,斗鸡眼叫来一个小男孩。

    这小男孩一看就是个野孩子,浑身披着胡乱拼凑的粗布衣服和兽皮,不仅如此,他耳朵上还挂着两个兽牙,就跟耳坠一样,另外他还戴着一排蛇骨项链。

    他看到我时,叽里咕噜的说了一番话,估计是向我问好呢,而且他嘴里一直嚼着东西呢。

    我挺纳闷,心说在这种村落里,难道有口香糖的存在?

    没等我多问,斗鸡眼跟我说,邀请我这个保长参加战舞,而且他还要给我化妆。

    我没法推却了,尤其自己还身为首领。我并没表露出不太乐意的想法,反倒“欣然”接受了。

    斗鸡眼用他那一双脏兮兮的大手,这就对着我的脸搓啊搓的。

    我能闻到,他双手上腥呼呼的,有股子血味。我强忍着,等他觉得我整张脸绝对干净了后,他又说,“保长,伸出手来,给你染料。”

    我绝对是笨了,或者说绝对是太相信斗鸡眼了。我伸手后,又看着斗鸡眼,想知道他的染料在哪,尤其此时的斗鸡眼,又没背包或者他的衣服上也没衣兜之类的。

    斗鸡眼对我呲牙笑了笑,随后他指着小男孩,嘀咕了几句。

    这小男孩突然间鼓起了腮帮子,对着我的手心,狠狠唾了一口。

    我想起胡子的一句格言:咱们都是有文化的人,不能粗俗的骂人,所以一旦遇到啰嗦了,咱们一言不合之下,直接往死了唾就行了。

    而这小男孩就是这种风格,他一唾之下,伴随啪的一声响,我手心上多了一大块黏糊糊的黑东西。

    这把我恶心完了,而且还不仅如此,斗鸡眼立刻抠着黑东西,之后他把黑东西涂在了我的脸上。

    我简直有些崩溃了,但随着缓了一会儿,我又闻了闻。

    我发现这黑东西的味道很熟悉,让我想起了刚刚铺完的板油马路。

    我心说难道这玩意是沥青?

    我因此多问了一句,“这黑东西是从哪弄到的?”

    斗鸡眼一边忙着给我化妆,一边解释说,“离村里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山谷,那里很怪,山谷里的石头都是黑色的,但被太阳暴晒之后会变软,或者被人咀嚼一番后,就变成了这个德行,而且把它放在火上,它们还会燃烧,所以村里人就把它称之为黑油石。”

    我一时间愣住了。我猜自己没猜错,这绝对是沥青之类的东西,再往深了说,我猜那个山谷里绝对有石油。

    我太知道石油的价值了,这一刻我又打量着斗鸡眼,甚至是周围这些村民。

    我心说自己真应该把他们召集到一起,给他们上一堂课,讲一讲什么是石油,而且想想中东地区,那里的人是什么生活?挨家挨户简直都富得流油,赶上阴天下雨啥的,屋内一冷,那些人弄不好都烧钱取暖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