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天狗吞月-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599章 天狗吞月

    这个战舞持续的时间并不短,一直过了十来分钟,最后那八个勇士一起拍起手来,这也表示战舞结束了。

    我跳的出了一身汗,这时也从“广场舞”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我以为舞跳完了,接下来大家该准备一下,就此出发了吧?但我还忽略了一个环节。

    那八个勇士拍手后,又都面冲着人群。人群中有八个女子,她们先后跑出人群,分别对着八个勇士冲去。

    我猜这八个女子都是这些勇士的恋人或妻子。他们两两一对的相拥在一起,随后反应各不一样。

    有的女子哭上了,有的拿出恋恋不舍的架势,跟她的男人接起吻来。

    我心里多多少少被触动了一下,我猜在他们的心中,这次的禁地之行,也有种生死告别的意思。

    而我来村里的时间尚短,外加我也是正经人,根本没什么相好的。

    我本来这么孤单单的站着,但英子一直看着我,突然间,她忍不住的冲了过来。

    她还张开双臂,还撅起了嘴,大有扑到我怀里热吻的架势。

    我看着英子,脑子里嗡了一声。我太知道后果了,一旦处理不好,自己岂不间接承认英子是我女人了么?

    我纯属灵光一闪。我展开双臂,抱是抱住了她,但我紧紧只是抱着,让她的脸贴在我的胸口,我防止突然意外,还用手按着英子的头,怕她抬起头来。

    英子毕竟是女子,没我的力气大,而且在这种场合下,她也没法子跟我来一次角力。

    我拿出纯友情的架势,就这样拥抱了英子一会,之后我跟她分来了。

    英子拿出不甘心的样子,但其他八个勇士的女人,都选择回到人群中,英子没法当特例,她也一转身,往后走。

    而我细细品着鼻子中的余香。我刚刚从英子身上闻到了一股类似于奶香味。

    我听胡子说过,有这种香味的女子,其实都是处女。我不知道胡子这话是真是假,但我有种直觉,英子没处过男友,她应该是个很检点的女子,她对我,十有**是动了真情。

    问题是,我俩真的不合适……

    这样又过了半个多钟头,我们九个人出发了。我除了带着那个旅行包以外,还背了一个大兜,这里面有干粮和水。

    水就不多说了,都是村里的井水,至于干粮,全是风干的狗肉和土豆。

    我打心里感叹一句,如果没一个好牙口,想吃这类干粮,是绝对没可能的,而且我看着干粮,一点胃口都没有,也不知道自己饿肚子时,到底要靠什么办法来填饱肚子。

    我们九个人趁黑一起前行着。别看我是这队人的首领,但我并不认得去禁地的路。

    我因此也没法当领队,反倒走在队伍中间。

    这些猎户趁空也都交头接耳的聊上几句,而且是三三两两的。

    我挨着斗鸡眼,我本来也跟他胡扯着,但斗鸡眼这人,天生有点木纳,每次听完我的话,他都只是嗯一声,拿这个当回复了。

    我跟他最后实在没啥聊的。单凭这儿,我又想念胡子了,我心说有胡子在,哪怕他讲点荤段子啥的,也能让我走的没那么累吧。

    就这样,我们一直走到后半夜时。我发现地形出现了不小的变化。这里的树木越发的稀疏,反倒是灌木丛却越发的稠密。

    除了斗鸡眼和大根以外,其他六个猎户都分散开,互相间也离得比较远。

    我之前就发现他们做出类似于这种的情况,我当时还打心里觉得这些人笨呢,现在我突然有了另一个感觉。

    我问斗鸡眼,“为何要这么分散?”

    斗鸡眼解释,说在森林里,我们往往会遇到成群的猛兽,而且这里的猛兽善于打埋伏,如果大家走的很近,一旦中了猛兽的圈套,我们会很被动,甚至一旦被猛兽组成一个包围圈,我们会全军覆没。

    我细细一琢磨,有些明白了。说白了,这些猎人如此分散,一来能扩大警惕的范围二来真要遇到危险,只要有人报警,其他人赶过去后,也能来个首尾相顾。

    我没再多问什么。等又走了一会儿,突然间,我听到左手边的方向有喊话声。这喊话声原本很模糊,但很快的,又有几个喊话声传了过来,而且越往后,这些喊话声越清晰。

    我猜有人当了传话筒。我不知道这喊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又留意着斗鸡眼和大根。

    这俩人都显得很警惕,尤其斗鸡眼,还翻译说,“有鬣狗,有危险!”

    我意识到危险,还把挂在腰间的十字架拿了出来。我拧开十字架,把瓷刀握在手里。

    我还有往左边冲过去的打算,想支援下同伴。

    但等我跑出去几步后,我一扭头,看到斗鸡眼和大根一点要支援的意思都没有。他俩反倒站的笔直,还闭着眼睛,嘀嘀咕咕说着话。

    我心说这是什么意思,尤其看样子,他俩像是在祈祷呢。

    我特想吐槽,如果有人遇到危险,他俩的祈祷又有何用?但我又觉得,貌似事实不像我原想的那样。

    我压着性子,观察了一小会儿。

    我发现这俩人嘀咕几句后,又先后抬头看了看天。

    我顺带着也抬头。现在的天空上挂着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在明月旁边,还漂着一个形状怪异的云彩。

    我来到藏南后,有一个最大的感触,这里的云彩跟哈市或者跟国内其他地区的不太一样。

    我在村里待着的这几天,先后见过朵状的云彩,见过旗子一样的云。我怀疑这是不是跟这里的地理位置有关,而现在呢,我看到的,是一个像张牙舞爪的猛兽的云彩,而且它的移动速度还很快。

    没多久我还听到斗鸡眼喊了句汉语。他似乎把这个云彩称为狗。

    我似懂非懂。就这样,等斗鸡眼和大根念叨完,睁开眼睛后,我凑到斗鸡眼身旁,指着天空的云彩,问他怎么回事?

    斗鸡眼还是显得有些不自在,他解释说,“夜里见到天狗是不吉利的,尤其月亮在夜里给我们带来光明,而天狗却非要吞掉它,所以上天预示着,我们此次之行会遇到大灾难。”

    说完斗鸡眼又特意指着天空。

    这才隔了多一会儿?这云彩已经遮挡住月亮的边缘了。

    我特想笑,心说我小时候也听过天狗的传说,但拜托,那是哮天犬,怎么到斗鸡眼这些人的嘴里,哮天犬成了会飞的鬣狗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