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车载炸弹-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60章 车载炸弹

    一眨眼这只右手,五指俱全,尤其食指和中指的颜色还偏黑。

    这一刻我想的是,一眨眼不仅没有断指,他这两根指头还挺有火候的,不然为啥那么黑,就跟胡子的手指做对比吧,都是扒子出身,差距明显不是一点半点。

    胡子眼睛贼,他眯着眼观察一番后,又下个结论,说一眨眼的两个手指是假的。

    我再次仔细观看,想确定一下,但一眨眼清理完手套,又把它戴上了。我没机会了。

    我只能悄声问胡子,为啥说那手指是假的。胡子说,刚才一眨眼动了动右手,那俩手指依旧僵直,没啥反应。

    说实话,就凭这个,胡子的断定似乎还太早。

    我琢磨有什么办法,能再让一眨眼脱了手套,问题是那服务员传完这道凉菜就再也没露面,整个桌上的菜也全部上齐了。

    村民们吃饭都挺快,没到一刻钟呢,一批批人就陆续离场了。我和胡子不能最后走,不然就很容易暴露了。

    我打心里也不得不叹口气,跟胡子又扒拉几口饭,填饱肚子后,随着大部队一起转移。

    我们出了门口后,溜溜达达的想绕一个大圈,最后再回到夏利车上。我没走多久呢还趁空回头看了看,一眨眼出现在他家门口,就站在账桌旁边,他没把精力放在账桌上,反倒正抬头看着我和胡子。

    我心里激灵一下,也拽了胡子一把,让他回头瞧瞧。

    但胡子纳闷的回头时,一眨眼已经转身又走到院子里了。胡子还问我呢,“让我看啥?”

    我心说难道是我乱想了,一眨眼的出现,就是一个偶然?我也摇摇头,没对胡子多说什么。

    我们回到夏利旁边时,我赶紧掏钥匙,想把锁打开。胡子手欠,提前拽了拽副驾驶的门把手。

    我本来还想损他一句,那意思这夏利车质量不太好,锁着的状态下,你这么拽,很容易让门把手坏了。

    但话没等说出口,伴随咔的一声,胡子竟把车门打开了。

    我和胡子都呆了。胡子问我,“你刚才没锁车?”

    我从不会犯这种错误,而且赴宴之前,我还特意确定过这件事。我突然冒出个念头,也把我这边的车门打开,探头往里看。

    前排车座并没什么异常,但在后排座上,放着一个小黑布包。我招呼胡子赶紧上车,我也把黑布包拿了过来。

    胡子没急着说啥,不过呼吸有点粗,这表示他心里也被震到了。

    我打开黑布包,对着手掌一倒,又是五颗裸钻。

    胡子顺手还拿起来一刻,举着查看。

    我脑子一度有点乱,还跟胡子念叨说,“在我们离开这期间,贼来过,又送了五颗假货!”

    胡子摇摇头,把他捏着的这颗钻石举起来,跟我说,“这颗是真货,不信的话你咬一咬,绝对咬不坏。”

    我冷不丁有这种冲动,问题是我也不傻,尤其钻石可比我牙齿硬多了,我这么咬下去,碎的肯定是牙。

    我回了胡子一句,说愿意咬的话,你咬吧。

    胡子趁空又看了其他那四颗钻石,最后下结论说,“五颗中,两颗是真的,剩下是假的。”

    假钻我当然没必要留着了,又放回小黑布包里,至于那两颗真钻,它那么我觉得放在兜里不保险,就把它们藏在袜子里了。

    这次意外,就发生在一眨眼家的旁边,但也并不足以说明,这跟一眨眼有绝对的关系,尤其他一直在吃宴席,压根没时间过来作案。

    我跟胡子也不急着再监视啥的了,一起商量着。

    胡子的意思,“报警吧,至于接下来怎么做,让警方拿主意。”

    我不赞成。警方现在一门心思的针对一眨眼,我怕这事说出去,一眨眼又要惹不少麻烦,甚至别弄出个冤假错案来。

    我最后来了个折中,给黎子扬去了个电话,不过没提这黑布包和真假钻石的事,只是跟他汇报下工作,顺便问了问,“另外蹲守富豪家的那组线人的进展情况怎么样了?”

    黎子扬说那边同样没什么进展,他还给我和胡子鼓劲,让我俩沉得住气,其实他说这话时,语调稍微有点尖吗,估计心里是有点急了。

    通话期间,我一直品着黎子扬的话,甚至在心里还有反复咀嚼的意思。我想通过他给我的消息,再挖出点啥线索来。

    我一只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无聊”之余,还把钥匙插到夏利车上,拧开了。

    当电路一接通后,我和胡子都听到滴滴的响声。这声音原本就不是夏利车该有的,而且这么急促。

    我和胡子都想到炸弹了。我还忍不住喊了句,“快逃!”

    黎子扬以为我跟他说的呢,他一诧异,又急忙反问怎么了?我没空理他,甚至也不接手机了。

    我和胡子争先从车上逃出去,我不知道这炸弹什么时候会爆炸,甚至威力如何。我也怕自己只顾着跑,别因此炸弹崩了,把我伤到。

    我跑出四五米远后,急忙扑到在地,甚至双手抱头,蜷曲着身子,等着接下来危险的到来,这期间手机也被我甩出去了,就落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在地上躺了得有十多秒钟,夏利车一直没动静。胡子本来也跟我一样,趴在地方,但他又先抬起头看了看,还壮着胆子爬起来,一步步小心的往夏利车靠去。

    我心砰砰跳的厉害,眼神也一刻不离胡子。他随后打开车门,品了品后,对我摆手,那意思不是炸弹。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我的手机被这么一摔,估计是摔到哪了,出了点小毛病。

    黎子扬一直给我回拨电话,却一直是振动,没有响铃了。我起身捡起手机,犹豫着接通后,黎子扬还问刚才什么情况呢。

    我随便找个理由,把这事搪塞过去了,不然总不能说我俩被一个假炸弹吓成这样吧。

    我不知道黎子扬心里咋想的,他沉默了一小会。我俩又聊几句,他让我俩蹲守时有啥问题随时汇报,就挂了电话。

    我回到夏利车后,胡子已经坐在里面找原因了。最后他从方向盘下方拽出两根电线来,这电线被做过手脚,上面绑着一个跟u盘一样的小设备,也就是这小东西,滴滴的总响。

    胡子问我,“那贼跟咱们开玩笑么?”

    我也搞不懂贼怎么想的,另外也不能让这小设备一直留在车上吧?太干扰我俩了。

    我对车电路不太懂,问胡子,“能不能把它卸下来?”

    胡子不敢盲目操作,我俩来这个村时,沿路看到过几个修车行。我和胡子先把蹲守的事放在一边,一起开着夏利,找修车行去了。

    其实我俩蛮可以去一个人,留守一个人,但留守的人,不安全。我们就打定主意同去同回。

    赶得好,有个修车行还没下班。当技工看到这小设备后,他被逗乐了,拿出怪眼神看我和胡子。

    或许他心里想着,这两位是不是奇葩?为啥把这滴滴响的怪东西接到车上了?

    但他也不想想,这东西如果是我俩接的,我俩还犯得着请他把这东西卸下来么?当然了,我没过多解释啥。

    足足折腾了一个钟头,我俩又回到一眨眼家附近,这次在我建议下,我俩又换了个地方。

    新蹲守地点也挺偏僻的,旁边还挨着一片树林。

    胡子的意思,要不要他抽空爬墙,观察下一眨眼家,确保那老家伙还在家里?

    我说没这个必要,而且这一次我们也不把主要精力放在一眨眼身上了,反倒是严密观察四周。

    一晃到了半夜。我正呼呼睡着时,胡子突然扒拉我几下。

    我以为有情况呢,急忙噌的一下坐起来。我四下看着,但黑咕隆咚的,啥事没有。

    我又看向胡子,他一脑门的汗,甚至忍不住直呲牙咧嘴,指着自己肚子说,“要大号,你替我守一会儿。”

    我让他快去。我们蹲守这地方,不远处就有一片小树林。

    胡子下车后,捂着屁股撒丫子跑过去。我本来没什么,但是等胡子解决完回来时,我肚子也有点小疼了。

    我心说咋这么邪门呢?胡子倒是有个分析,说我们晚上吃的宴席有问题,饭菜不干净之类的,我刚刚睡觉时肠子蠕动慢,倒没什么,现在醒了,这劲就上来了。

    我觉得胡子是瞎分析,但我冷不丁也想不到另外的解释。

    我先不管这些,也不想等着疼大发了再去。我又跟胡子替换了,这次轮到我捂着屁股跑下车了。

    我也没去胡子刚刚蹲的地方,怕不小心踩到“人造地雷”。

    最后我选了个灌木丛比较密的地点,蹲在其中,这样省着胡子隔远一看,能发现我裸露在外的屁股。

    我这肚子时不时总疼,所以蹲大号的时间也有点长,另外我翻遍兜里,只有一张面巾纸了。

    我给胡子打电话,那意思让他趁空过来送点纸。

    胡子说他也没纸了,刚刚就是随便抓一把草,擦一擦解决的。他也让我效仿着这么做吧,毕竟都大老爷们,敞亮些!

    我在心里把胡子埋汰够呛,心说这跟爷们不爷们的有啥关系?而且他咋不找个石头刮呢?

    我决定一会把这面巾纸好好利用下,估计也勉勉强强够用。

    又过了一小会,正当我准备擦屁股时,毫无征兆间,我屁股上传来啪的一声轻响,随后我明显感觉到,有个手摸我,而且这手再往下一点的话,就能帮我擦屁股了,甚至再一往前的话,就能摸到我的敏感部位了。